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常殓)黑白寻踪2

早上的两节课很快就过去了,在下课铃响起的一瞬间,三个人就冲出了教室,前往行政楼。

路上,幸运儿一边喘着气一边不安地念叨:“不……不会出事吧……”
但很显然,幸运儿具备乌鸦嘴的资质,三人在跑到行政楼二楼的时候,就听见了来自尽头的阵阵敲打声。

“嗒——嗒——嗒……”

“幸运儿,也许你确实应该改名叫‘厄运儿’。”海伦娜镇定地扶了扶眼镜,一步一步向办公室靠近。
幸运儿欲哭无泪地捂脸,与伊索一同跟了上去。

门,是开着的。

透过那一道门缝,向只剩下办公桌的空房间看去,里面空无一人。但那嘈杂的敲击声却仿佛在说——
我在这里。

“嗒,嗒,嗒……”
随着他们的靠近,敲击声愈发的急促,似乎已迫不及待地想迎接贵客。

海伦娜深呼吸,压下躁动不安的心跳低声问:“谁进去?”
“我去吧。”伊索扯了下口罩,走了进去。
幸运儿有些害怕,但看到伊索进去了,也不好意思继续待在外面,咬了咬牙,也跟了进去。

“嗒、嗒、嗒……”
敲击的频率越来越快,连带着人的心跳也更快地跳了起来。
伊索紧张地捏了捏手,丝丝细汗从掌心冒出。他倒不是害怕即将看到的场景,多年的经历让他早已淡然于心。
只是这一次没有守护神,没有他们在,他能顺利解决吗……

“嗒嗒嗒……”
绕过一排排落灰的办公桌,前方便是尽头,便是声音的发源地。
伊索深吸气,跨过最后一张办公桌走到了尽头,那里,一个头部大到夸张的人偶正蹲在地上,用一把燃着鬼火的火炬一下一下地敲击着地面。

似乎是感到有人靠近,足有两米高的人偶突然停下手站了起来,巨大的头部带着上半身猛的向伊索二人方向折了90°,唇部的木片发出诡异的笑声——
“好玩吗?”

“啊啊啊啊啊!”
幸运儿惨叫了起来,伊索看着人偶那泛着红光的双眼瞳孔骤缩,立马扯过浑身发抖的幸运儿向门外跑去。

但就在这时,密闭的室内突然起风,将门刮上了。
“嘭!”
伊索擦了擦额角的细汗,连忙抓起门口用来打扫卫生的拖把挡在幸运儿身后大喊:“快开门!”

此时人偶已经起身,拎着火炬摇摇晃晃地笑着向他们走来。

“好玩吗?好玩吗?”
“不行啊!扶手能拧动但门开不……啊啊啊啊啊!”幸运儿看着一步一步靠近的人偶惊恐地大喊。

遭了,还有一只鬼……伊索叹了口气将拖把丢下,靠在了门口的办公桌旁。

门外海伦娜焦急的声音不断传来,幸运儿慌乱的砸门声不绝于耳,伊索闭了闭眼,挡住在了人偶的必经之路上。
这样幸运儿就有机会离开了,希望他的名字还管用,伊索无奈地想,如果我有带上他们就好了。

“嘭!”
就在这时,门被人从外界踹开,一个个子略矮的男生在门口大喊:“快出来!”

幸运儿欣喜若狂,连忙跑了出去,伊索也立马反应过来跟了上去,就在他跑出去的一刹那,门又被关上,将人偶关在了办公室里。

“呼……呼……”
刚刚死里逃生的二人扶着墙喘气,海伦娜立马上前关切地问:“都还好吧?还好萨贝达同学来了,不然就糟糕了。”
伊索愣了愣,这才注意到将门踹开的男生是班上的英语课代表,奈布·萨贝达,连忙道谢道:“谢谢!”

“没事!我也是路过才注意到这里的!”奈布爽朗一笑,“刚才真刺激!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会动的人偶呢!”
幸运儿立马哭丧着脸抗议:“是啊!刺激得要死啊!”
“呃……哈哈……没事了……”

“咔!”
就在几个人有说有笑的放松心情时,一声轻微的开门声从身侧传来,紧接着一声尖锐的笑声自门内发出——

“好玩吗?”
人偶笑着走了出来抬起握有火炬的右臂向离门最近的奈布砍去。

“小心!”
伊索立马出声提醒,但为时已晚,火炬划过奈布的左肩,带出一道血痕。
奈布面部抽了抽,才忍住痛楚,与众人一同跑向走廊外。

但人偶突然停止了走动,立在原地晃动着脑袋问:“好玩吗?”
“好玩你M/B!”幸运儿破口大骂。
人偶却仿佛听懂了幸运儿的话,又歪了歪脑袋,火炬上的鬼火突然消失,然后“啪”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地上的人偶,不敢移动,最后伊索上前,搬起人偶的脑袋看了看,然后对他身后的同学们说:“没事了。”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奈布捂了捂伤口,好奇地上前,只见人偶之前眼中的红光消失不见,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人偶。

“走了?”奈布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失望,伊索点点头肯定了他的话。

“那么,接下来去医务室吧。”海伦娜沉默了一会指着奈布的肩上的血渍提议道。
“好。”

医务室——
“所以都说了要小心了!”校医艾米丽不高兴地拿着酒精在奈布肩上的伤口上擦着,“这都第几次进医务室了?真当这里是家呀!”
“诶嘿……辛苦你了黛儿医生!轻点……”奈布龇牙咧嘴地陪笑。

幸运儿看着奈布肩上的一大片血红有些担忧地问:“不用去医院吗?”
“去个毛线,皮质层都没完全破开,擦点酒精完了!”艾米丽潇洒地将酒精一甩,坐到了沙发椅上,气鼓鼓地开始看书。

一旁的伊索三人大气不敢出,只能小声bb。
“校医有这么凶残吗……”这是来自幸运儿弱弱的吐槽。
“我记得挺温柔的。”海伦娜扶了扶眼镜,表示疑惑。
伊索扭过头看向了窗外,表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嘶……对了,你们为什么会去那里?”奈布动了动肩膀,突然问到。
伊索将之前拿到的纸递了过去说:“为了调查这个……”
伊索突然有些词穷,事情的经过虽然不算复杂,但一次性陈述如此多的话,对他而言还是过于困难。

好在奈布并没有在意他的断片,因为他的注意力都在文字之上,只见他眉头一皱,冷笑着开口:“这不是杰克的字迹吗?怎么,他又抽风了?”

TBC

封仄:对不起……今天更不完啦!卡在这里是因为我也词穷了!后面的情节该怎么描述啊……哭唧唧……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