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老福特有毒

精神/心理障碍设定

玖小染:

就是因为要尊重读者所以我的一个涉及人格分裂的文还没动笔………
目前大量收集资料中


你的铃堡:



奉劝大家写精神/心理障碍设定或者题材之前查阅大量资料,不论是案例研究,论文,新闻,纪实书籍,专业书籍,纪录片,全都看一看。那种看了三天维基百科或者百度百科就来掰扯的,说实话,三句话就能看出破绽来。原因很简单,这个领域哪怕只选取特定的一个知识点也会牵扯到你对专业知识,社会问题,著名案例,医学历史的多方面知识储备,很少有人能够在本身不了解的情况下顾及所有方面,胡诌得令人信服。并且,专业心理治疗/疏导/干预中有反常识的理念和程序,创伤后心理障碍的成因和症状背后也有很多反常识的理由,平常人没查资料瞎掰的话很容易写出符合常识却完全不专业的内容。





另外写精神和心理问题要注意和时代背景、社会阶层接轨。比如说,古希腊PTSD患者,中世纪PTSD患者,一战PTSD患者,二战PTSD患者,越战PTSD患者,驻中东美军PTSD患者,他们对自己疾病的认知、别人对他们的看法和对疾病的解释,他们受到的对待是完全不同的。其他障碍和疾病同理。不同宗教文化地区对精神和心理问题的态度大相径庭,不同收入水平的人获取帮助的欲望和负担得起的专业帮助也是不同的。要写什么就去查对应的资料,求你们不要瞎掰了。








DSM都不知道是啥就别写这题材了。


不要浪漫化任何一种疾病。自闭症,精神分裂症,抑郁症,进食障碍,各种人格障碍,也许有时候看起来很酷炫,但因此浪漫化它们是极其恶心的行为。








不要强化对疾病的刻板印象。记住患病的个体都是不同的,不论是症状表现,严重程度,和个人性格。更不要顺着现存的不正确刻板印象来描写,比如“所有精神病人和天才都之有一线之隔”,“自闭症患者都有出众的特长”,“自闭症患者都安静沉默高冷” “强迫症患者都是洁癖”etc.





现代设定下瞎编医院设定和用药类型/方式是编不好的,谢谢。

没有查阅大量资料、对整个现象有整体认知和分情况讨论的能力,那是很难描写出令人信服的性侵受害者和虐待受害者的,胡编是极不尊重的行为。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词别乱用,大多数时候你想说的是创伤情结(Traumatic Bonding)。








不要查酷炫的心理障碍/人格障碍然后瞎套用了!!





遭受打击/性侵之后“疯了”大多数情况下都不是精神分裂症,而是PTSD或抑郁等问题。








搞清楚什么叫恐惧症,什么叫强迫症,什么叫惊恐发作,什么叫过度呼吸,什么叫精神崩溃,什么叫急性精神病发作,不要半懂不懂为了酷炫乱用词。








说到用词,很多时候民间中文病名病症翻译解释十分混乱,真认真的话还是在脑子里存一份英文版的释义和单词索引吧。








病人进入精神问题的治疗机构不是受到迫害,爱人和家人99%的情况下对于患者的情况了解得不比医生多。








爱和支持不能治愈疾病,也不比专业的心理治疗和处方药物有效。别他妈散播这种观念了。








你们笔下大多数“心理医生”都他妈有毛病。不同种类的心理治疗师和精神病医生请先搞清楚哪个是哪个。








求求你们不要乱诌任何关于儿童心理学,儿童心理治疗,儿童发展方面等玩意了,误解够多了。自幼精神分裂,神奇天才儿童天生反社会人格/冷血精神病态,可爱乖巧傻子神童,“自闭症”等设定请你们至少花一周去仔细查查资料圆一下设定,小孩很可怜,谢谢。








我并不是觉得精神/心理障碍不能当梗,也不是觉得没有专业背景的人不能碰这个题材。只是想说多查资料不碍事儿的,了解多了写起来也有意思是不是。而且,内容做到准确无偏见也是尊重现实中的患者,医学工作者和患者亲属朋友,毕竟没有一种疾病和障碍是不痛苦的,不管它看上去有多“酷炫”,“独特”和“萌”。描写疾病和障碍请多少涉及它们的全貌,而不是一味浪漫化、刻板化它们,或者散布关于治疗的的谣言和误解。




•••喔对了,精神病拟人这个圈子的恶臭大概就来源于圈内作品基本没有做到本文说的任何一点…








我微博ID:@SCP-凉师爷-K,有兴趣欢迎交流。


第一周作死打卡

时间:8月22日

主题:木偶
相关:控制,灵异,刀(可能)
限定cp:杰佣or常殓or蜘机

若某限定cp投票数率先过三我就写。

请投票~

—————————————————

投票截止,恭喜常殓胜出,那么这周的主题“木偶”将由常殓出演。

感谢支持~

(=^▽^=)

吐血作死

我发现真的没动力诶……
尤其是长篇,根本不想写。

但我励志做一个有坑品的垃圾文手。
所以,从今天起,我要给自己立好flag!(够了,你的flag都倒了多少了!)

从今天起,每周发布一致两个主题,多个cp(或人物)。想看这个主题的哪个cp请在评论中投票,只要有三个人投这个cp,我就写!

当然是短篇。

栗子:

[封仄
主题:论坑品
人物/cp:封仄or言仄
请投票]
假如表示想看言仄的论坑品评论数达到三,我就写(如果没有第二天删)

摸鱼

不想码字不想码字……

我应该码字的,应该趁着这难得的机会码字产粮。
但为何我控几不住寄己摸鱼的手?
哦~
WTF!
……好吧我明天争取更。

二手智能手机怎么挑?

如题,我想买一部二手智能机码字,不要求性能有多好,能联网,能同时装得下QQ和老福特就差不多,当然能下个第五人格也可以。
就是不知道怎么挑,在哪里买,有人知道吗?

(常殓)盖棺定论·楔子

楔子:安息

[当你将死之时,你尚未死去;]

“哈……哈……”
夜店无人的街角,有人在奔跑。

[当你咽气之时,你仍旧存活;]

再快点……那个混账玩意儿没我快……哈……哈……
青年惊惶不安地奔跑,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街巷。他是多么渴望着有人能看到他、帮助他!

然而在这片灯红酒绿的街区中,只有享乐于酒与美人的醉鬼,可没有愿意停下狂欢来倾听他诉求的好心人!

[当你入殓之时,你就会死去,
因为一切都将盖棺定论——]

再快点……再快点……前面就是大街,混入人群,他就追不上了……
前方是大街的光明,身后是阴魂不散的恶鬼,青年带着越来越激动的心情,奔向希望。

——直到那个执伞的灰发青年堵住了光明。

[你所拥有的不再被你拥有;
你所厌恶的不再令你心烦;
你所心心念念的一切都与你无关——
一切都将离你而去。]

完了……
“铛!”
耳边传来一声巨响,震得青年头晕目眩,不受控制地跪倒在地。

随后他感觉自己的衣领被扯过,身后手执中式铜铃的黑衣恶鬼拖着他走向了街口的灰发青年身边。
他惊恐地看到,青年不知从何地取出了一副棺材,正蹲在棺材遍,静静地看着恶鬼将他丢入棺木。

“不不!我还要报仇!我要杀了那个碧池!放开我!!!”
青年狰狞地咆哮着、挣扎着,但无济于事,一切早已注定。
灰发青年闭了闭眼,将棺盖合上,取出棺钉,一串简洁的悼亡词自口中缓缓而出——

“恩皮塞·休穆尔,一个耽淫嗜酒、不求上进的堕落青年,于三日前死于车祸,时28岁,愿你安息!”

“铛!”

[所以接引亡灵的守灵人将会来到你的身边,
引你归去。]

棺材在被钉上后如雪花一般消逝,灰发青年无言地起身,默默看着收起铜铃走来的黑衣恶鬼。

“墨迹!”先前追踪亡灵的恶鬼冷冷的嘲讽道。
青年知道他是在嘲讽他的悼亡词,也不反驳,只是带上口罩平静地吐出两个字:“习惯。”

恶鬼冷哼一声,原地消失。
青年无奈地吐出一口气,收起伞,走向了大街的人群。

[愿逝者安息!]

TBC

封仄(激动):旧坑不填,又开新坑!因为我太兴奋了!!!先不说宿伞之魂的技能有没有用,光看说明就好带感啊啊啊!
早就想写这对的灵异文了,那我就做个死开坑好啦!
文中中括号里的短诗改编自我同名常殓短文里的诗,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我加了专属tag“盖棺定论”,以后更新不定时,可以翻tag看。

(常殓)未命名1

1、古宅尸影(1)

[伊索,你说人死后会不会得到永生?]

伊索站在高楼之巅,平静地注视着高楼之下依然繁华喧嚣的城市。
微风拂过,吹起缕缕灰发;白色的口罩在漆黑一片的楼上,成了唯一的亮点——可他最终还是取下口罩了。

该走了。
他沉思了一会,踏入虚空。

预料中的坠落感没有传来,一阵眩晕之后,眼前是一个破旧昏暗的房间。
伊索不可思议地看了看完好无损的自己,又看向四周,有三个同样茫然的人也在打量着自己和对方。

灯火从房间中央传来,他们立马看了过去,只见一个提着油灯的胡茬中年男人正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不知所措的他们。

“请问,这里是哪儿?”身边一个带着布帽的胡茬青年紧张地问,“克利切……应该已经死了。”
“是的,你已经死了,正常来说。”男人说。

“所以这里是死后的空间?”戴礼帽的青年问。
“勉强算是,”男人点点头,坐了下来,“这里是欧利蒂斯庄园,专门接收死者的地方。”

四人中唯一一位女性看起来一直很不安,终于她忍不住问:“那,那我们,需要做什么呢?还有,你是谁?”
“我叫奥尔菲斯,是你们的引路人,而你们的目的就是在‘房间’里找到生门并逃离出去。”自称奥尔菲斯的男人有条不紊道,“你们目前所在的地方叫做‘房间’——你可以理解为游戏场所——生门,就是逃离的方式,你们需要通过合理地推理、发展剧情,才能找到生门。
这里是第一个房间,以后将由我带领你们进入更多的房间。
当然,如果你们能找到‘窗’的话……说不准能复活离开呢!”

伊索看着奥尔菲斯意味深长的笑,沉默了一下,问:“所以,在房间里死了呢?”
“死?!”女人惊恐地捂住嘴,随后又强行冷静下来,“不可能吧?我们已经死了,不会再死一次吧……”
“唔……虽然我想安慰你,但不得不说卡尔先生的直觉更敏锐,”奥尔菲斯耸耸肩道,“在房间里游戏确实可能会死——哦,我忘记说了,你们现在处于死与不死的状态,如果在房间里又死一次,就会回到现实死去。至于为什么?”
奥尔菲斯停了下来,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嘎嘎笑道:“因为这里有‘鬼’呀~”

“啊啊啊!”女人被吓得身子一软,坐到了地上。
伊索三人也冒了些冷汗,他们自知自己本该死去,却莫名活了过来,来到此地。此时任何科学的解释都不成立,唯有相信这个并不可信的“引路人”的话。

“不过不用担心,”奥尔菲斯安抚道,“我这么说是希望你们注意,房间里的鬼无处不在,但真正能伤害你们的都被关在死门里,只要你们不作死或者太非一般不会死的。
庄园主为了照顾你们这些新人,特地给了你们一次复活机会,所以,你们大可放心。”

四人都长舒了一口气,有什么能比得知自己不会立马莫名其妙地死去要好呢?

这时奥尔菲斯突然起身,将油灯一放,拍了拍自己的大衣,向门外走去:“好了,该说的基本已经说完,更多的不如你们体会一次再说。
顺带一提,你们目前的剧情等级为‘D’级,请不要做多余的事,以防剧情升级。”

“啪!”
奥尔菲斯说完便离开了房间,独留四人沉默不语。

“都别多想!”之前的礼帽青年吹了声口哨,故作轻松道,“先互相认识一下吧!我是瑟维·勒·罗伊,生前是个魔术师,你们呢?”
“克利切·皮尔森,那个……克利切是流浪儿……”最先发言的青年畏畏缩缩道。
“伊索·卡尔,入殓师。”常年与尸体打交道的伊索并不擅长与人交流,只得干巴巴地吐出几个字,说明了自己的身份,随后沉默。
女人看了看伊索他们,似乎是冷静了点,深吸气一口气说到:“我叫特雷西·雷兹尼克,是个机械师,抱歉我有点胆小……之后请多多关照了!”

众人点点头,随后瑟维率先走向刚才奥尔菲斯离开的,也是这个房间唯一一扇的门,拉了拉却没拉动,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说是游戏场所,为什么出不去?难道这个小破屋就是‘房间’?”
众人面面相觑,瑟维依旧在想办法开门,克利切也凑了上去看了看,又说:“克利切觉得……可能打不开了,门没有任何问题,可能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不让我们离开。”

伊索则是坐了下来,思考这里的一切,但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什么,只得作罢。
突然,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自身侧传来,伊索立马拎起油灯看了过去,只见几个尚未干涸的的血字浮现于上。

“我的尸体在哪里!”

“啊啊啊!”
猩红的血字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狰狞,不经意间看过来的特雷西又被吓得腿软。听到声音立马转身的瑟维两人也被下了一跳。

就在这时,一阵阴风吹过,门,打开了。
“吱呀——!”

(常殓)鹊桥仙

1、温文尔雅宿伞之魂×沉默寡言伊索卡尔
2、七夕贺文哦~

正文:

清风拂过,湖面微皱,水波抚得白玉净。月光照彻,雕栏玉砌,何人在轻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伊索一到桥头,便看见那身着白衣的男子倚靠着汉白玉制的桥栏念念有词,微风撩起缕缕青丝,显露出那平静如水的面容。
此情此景,甚是温馨,伊索不由得询问道:“你在念什么?”

“《鹊桥仙·纤云弄巧》,一首古代的情诗罢了。”男子淡淡笑了笑,走到伊索轻轻理了理他的发丝问,“刚处理完所有尸体?”
伊索点点头:“七夕殡仪馆可不放假。”
“地府也是,”男子笑了起来,“今日突然邀您同游,可否有所耽搁?”

伊索摇摇头:“不耽误,请个假的问题,倒是你身为无常鬼却跑到人间来邀请我过七夕节,不会被怪罪吧?”
“无妨,来此本就为了带走一人,正好陪您走走。”

无常鬼又笑了笑,走向桥的另一头,伊索沉默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无常走得并不快,这使得伊索可以很好地打量他所经过的汉白玉桥。
桥面上雕刻着一只只栩栩如生的喜鹊,桥的两端刻着一首首诗歌——但来自英国的他一首也看不懂,虽然他也不关心。

走下桥,来到一处偏僻的街区,一股股浓厚的血腥味自街角传来。
伊索皱了皱眉头,不由得带上了口罩问:“这人是怎么死的?”

“殉情。”
无常的衣服突然染上黑色,温文尔雅的气质冷落成冰,手上一串黑色的锁链显现。
无常将锁链甩向血腥味传来的地方又一扯,一个颓废沮丧的青年就被栓了出来。

青年似乎还在哭泣,口里念念有词,失魂落魄地看着虚空。
伊索挂掉打向警察局的电话,一言不发地看着无常将青年放入腰间的锦囊里,不由得想起他们的相遇——事实上每当这种时候他都会想起。
那人也是一身黑衣,在殡仪馆的停尸间里,将即将杀了他的怨魂带走。
自那以后,他总能在许许多多的地方见到他,随后不经意间,认识了他。

“现在走吗?”伊索问,每一次都是这样,将亡灵捕捉,随后回去交差,每一次都说不上几句话——虽然他也不喜欢说话。
可这次无常去摇了摇头,散去一身阴气走到他身边:“哪敢,是我邀您共游,哪敢早早离去。走吧,今日虽不是十五,但也可以共赏佳景。”

于是两人又无言地回到了桥上,伊索看着弯弯的月牙突然有点不好意思,明明是人家抽空来找自己游玩,他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
果然平时还是太孤僻了。
伊索苦恼地按了按脑门,随即僵硬地吐出几个字:“那人,为什么殉……”
一开口伊索才意识到,今天是七夕,是这里的情人节,似乎问得不是时候,连忙闭嘴,又尴尬地扭过头,盯着桥上的喜鹊一言不发。

无常似乎并不在意,只是低低笑一声道:“那男子往日与爱人你依我浓,甚是欢爱,这几日反倒不似往前,他疑心于爱人,却得不到满意的回复,便自绝于此。”
“这样吗……”伊索微不可察地抽了抽嘴角,不由得感慨这些年的小青年们越来越脆弱,竟因此而终结了生命。

话题似乎就此终究,二人毕竟是常年与死人打交道的人,对于死亡早已看透。
好在伊索终于找到了新的话题,他指着桥上的喜鹊问:“为什么这座桥要做成这样?”

“大抵是有‘鹊桥’之意,”无常立马回复道,顿了顿,似乎又想起伊索是个外国人的事,又补充道,“出自牛郎织女的故事。相传牛郎为农夫,织女为仙女,二人意外相恋却被织女之母王母发现,王母为阻拦二人,便拔簪一划成了银河。
牛郎织女隔河相望不得见面,日日相思感动了王母,便特赦二人于七夕相见,而这鹊桥,便是架在银河之上,令二人相会之桥。
这便是七夕由来。”

伊索皱了皱眉头,来自西方的他并不认可这种爱情,他不由得反驳道:“那这王母还真是冷漠!竟然连自己女儿的爱情都阻拦!”
无常只是笑笑:“这大抵是我等对情爱之识,至于情节,不提也罢。”
“所以你们对爱的看法就是不见也可?”
“大概。”

两人间又一次陷入沉默,这次似乎再也没了可聊之物。
无常是内敛之人,伊索又不擅长言语,似乎这次真的无话可说了。

伊索沉默了一会,淡淡地问:“你也该走了吧?”
无常点点头。
“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
“有缘自会相见。”

伊索叹了口气,每次分开,无常都会说这句话,虽然他们似乎有着一种难舍难分的缘分总能相见,但听到这话难免会起一些不必要的想法。
当然他也无话可说,这是无常的分内之事。
所以他只是问:“你之前念的那首诗后面是什么?”
无常道:“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伊索猛然一惊,抬头看向无常,却只是捕捉到那一抹温柔的笑意,旋即消失。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伊索呆呆地盯着脚下的鹊桥,仿若一尊雕像,良久才缓过神,往家走去。

THE END

封仄(微笑):临时赶出来的贺文,可能有些粗糙请多多谅解~最后,祝大家七夕快乐~早日找到能与你“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之人!

(裘模)我杀官方

食用需知:
1、手机党新人暴躁裘克×脸T化男嘲讽翻车模型,请接受这个安利。
2、你没眼花,没错就是模型!每天卡得手机党玩家死去活来的场景模型!!!(笑容逐渐变态)
3、ooc肯定是有的,无法解释的世界观硬伤也是有的,请一定无视!
4、其实这是来自一个手机玩家的发泄,每天因为模型而翻车的手残你伤不起……

正文:

1、

你,是小丑裘克,一个零人格新手,在机器人局里学会了拉锯,懂得如何让求生者学会保护菊花的方式。

于是你,自信满满地来到了真人局。

2、

你,作为低端局的王者,很快便抓住了一个律师送上了椅子。
涉世未深的你,并不知道救人一说,于是你,离开了狂欢之椅附近。

恰逢开小号来皮的皮皇佣兵在附近流浪,于是还没走多久的你,就发现自己刚绑上去的律师被救了。

于是你反手就是一锯,装了小竹笋的你自信身娇体弱的律师躲不过你的菊花警告。

然而你错了,显然不是连人格都没满的一看就是萌新的律师的问题,而是你在拉锯经过刚才的椅子时与它确认了眼神。
狂欢之椅表示,你是对的人,并挽留了你。于是你,撞到了狂欢之椅——的边缘。

“嘭!”

这一声巨响,不是普通的一声撞模型声!它代表着千千万万的手机玩家的心声!它意味着一段非同寻常的互怼生涯的开始!

这,是跨时代的一声巨响!

3、

你,输了,一无所获。

因为撞了模型后,你就跟丢了律师,加上那个佣兵在自己眼前浪,心情不好的你立马怒吼着向佣兵锤去。

也许多年以后的你才会知道,佣兵皮起来,跟本抓不到,不如趁早走,起码保平不放手。
然而你不知道,所以你被遛了整整一局,甚至怀疑人生。

更别说,这个皮皇还有一个神助攻,它,就是无处不在的——模·型!

4、

最近你开始怀疑人生,怀疑自己,甚至不敢拉锯。
你觉得你一定是被庄园针对了,次次拉锯撞墙,局局卡死角追丢,明明看起来只是一小块很不起眼的突出,却能让你卡得动弹不得。

你很暴躁,让你的前辈们都望而兴叹。

5、

有一天,你在庄园的花园里喝假酒,这一局卡住他的不是板子,不是椅子,也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突出,而是密码机。

你很绝望,你觉得再也不能愉悦地玩耍了,于是你决定喝完假酒就潇洒地离开庄园,不带走一片云彩。

就在这时,你眼前出现了一位身着环境保护色兜帽衫的小个子男人,他一言不发地坐到了你身边,点上了一根烟。
是你最初遇见的那个皮皇。

“断腿了?”你幸灾乐祸地使用刚学会的词揶揄道。
佣兵以一种放空自己的眼神注视着眼前的一花一草,良久才吐出一个带烟的字:“嗯。”

“怎么断的?说出来让丑爷乐乎乐乎~”你拍着某奈姓佣兵的肩膀哈哈大笑。
于是某奈姓佣兵翻了个白眼,决定不再理会这个喝了假酒浪到飞起的小丑,遂起身准备离开——直到他终于看到了你手上明晃晃的意大利火箭。

某奈姓佣兵看了看周围一望无际的平地,最终在脸和菊花中选择了菊花,于是声情并茂地悲愤欲绝地说:“我卡模型了——我开局撞鬼,正打算放个板子遛他,结果在板子旁的一堆杂物上卡住了……”

“hiahiahia……”喝了假酒的你立马发出杰克式嘲讽笑声,随后笑声戛然而止,因为你突然回想起这些天被模型卡得死去活来的悲惨经历。
于是你身同感受地又拍了拍佣兵的肩,十分认真地建议道:“和我一起离开吧,也许我们手机党不适合这个庄园。”

“不要,”佣兵不假思索,不经大脑地拒绝,“我又没你这么菜,而且我在电脑有大号。”

你很惊喜,于是给了他一个皮皇标准结局,并很有爱地送他去了医务室。

6、

最近的你越来越暴躁。
如今你已经到了抬手拉锯便撞墙的境界,哪怕与模型隔着一条银河也能因为不可抗力而撞到上面,一排排的灰色洗刷着你的心情,甚至你遇上了久违的人机局。

你看着被锤倒的四个机器人,邪魅一笑,装上靓仔快乐笋和小翅膀开始放飞自我。

“铮铮铮!”那是放飞的心情。
快快快!那是你不曾逝去的梦想!
你笑着,叫着,这世上仿佛再也没有阻止你的事物,你畅行无阻地绕完了第一圈。

“Duang!”
哦,撞了。

这次是什么?
哦,求生者,还是律师。

f*ck you!

7、

你觉得你可能撞出脑震荡了,居然开始幻听。
每当你撞到模型上时,总有一个听起来很欠揍的少年音在耳边发出杰克式笑声。

你,怒了。

于是这一局的求生者吃着爆米花,惊悚地看着你日了一整局模型。

一天后,皮皇佣兵担忧地找了过来,问你是不是压力太大,你十分冷静地表示,你想太阳庄园主并毫(sen)无(sen)波(han)澜(yi)地说出了幻听的事。

某奈姓佣兵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并诚恳地建议你下一次游戏稍微晚点离开。
你答应了。

8、

你按照皮皇的指引,在求生者该放飞的放飞,该逃脱的逃脱后,你留了下来。

“hiahiahia……”
背后传来一阵爽朗的杰克式笑声,不再和以往一样虚无缥缈。
你爆喝一声,转身就是一个无限拉锯锤倒了笑声源。

低头一看,只见一个带着板子模样发卡的栗发少年正抱着脑袋做求生者状蹲在他面前。
少年琥珀色的猫儿眼委屈地瞥向他,白白净净的小手抱住栗色的头发,看起来很是无辜。
他抿了抿嘴唇,不高兴地嘟囔:“你弄疼我了!”

你很冷静,淡定的很想再给他来一刀,皮皇说得不错,场景模型是有意识的,没错他确实被针对了。

“每天卡着老子不让我好好拉锯你很开森对嘛……”你保持着友善的微笑,拎起了少年的衣襟。
“你自己技术不好还怪我咯!”少年不服气地看了回去。

你笑了笑,扔下少年,此时拉锯CD已尽,于是你当着少年的面装上小竹笋,并开始拉锯,然后很快便停了下来。

你微笑着,指着与最近的模型隔着一个求生者身高距离的自己,问:“还有什么遗言吗?”
少年(捂耳):“我不听我不听!”

你,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于是你走到少年面前,拖着他的衣领前往庄园深处。
你坚信,身为模型意识的少年不是欠打不是欠骂,而是欠艹……

(以下省略N个字的车,不要逼我开婴儿车,我从来不开车!)

9、

最近你没有再遇到模型意识了。
但你过得十分舒心,因为你再也没有撞过模型了。

胜率刷刷刷地往上蹭,虽然也曾遇到过人皇而失败,但总而言之,没有模型的困扰,你格外欢乐。

大概你这辈子的运气都拿来巧遇皮皇了。
你,又碰到了皮皇佣兵。

佣兵很惊讶,因为他也没想到会在千千万万的监管者中恰好遇到你,于是十分惊喜地冲向了身旁的小木屋。

你立马拉起装好靓仔快乐笋的火箭,并给了皮皇第一刀。
但皮皇已经来到小木屋,正立在窗前躺地嘲讽,你怒不可恕,用眼神给了皮皇第二刀。

事实证明,在没有封窗的情况下和皮皇在无敌点兜圈子是一件让人绝望的事。
皮皇凭借着风骚的走位和无比强大的意识,在窗前翻来翻去,绕得他十分烦躁。
就在这时,技能CD好了。

于是你立马装上小竹笋,狞笑着冲向皮皇,但皮皇已经靠近窗边并翻了过去。
你深吸气,决定撞到窗边改抓他人。
就在你做好撞墙的心理准备时,你,穿了过去。

系统提示:佣兵已倒地。

坐在狂欢之椅上的佣兵用一种你是不是和模型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py交易的眼神看着你,你沉默不语地装了一个小翅膀。

求生者们表示不愿意救开局跪的佣兵,于是你,有了做实验的时间。
你抬手又是一锯,笔直地撞向皮皇,并在皮皇惊恐的眼神下,穿了过去。
对,穿了过去。

10、

你被禁止游戏了,因为皮皇佣兵在上天出去后的第一时间就举报了你,并私信给你劝导你不要走上邪路。

你翻了个白眼,表示自己看透了佣兵的本意是在报复你拿火箭戳他。
但你暂时没心情理他,你,来到了自定义。

11、

“滚出来……”
你鬼畜一笑,站在一众倒地机器人间阴森森地喊道。

“又有什么事!”少年在最近的大树后出现,不高兴地看着你。
“你是不是又改我的数据了?”你面无表情地看着少年质问。
“对呀!开心不?我再也不卡着你了,有问题吗?”少年用着不高兴的语气反问,但他勾着的猫儿眼却显示出他的“良苦用心”。

你很开心,抬手又是一锯,还没有改回数据的你无视了树的阻挡,又一次锤倒了欠艹的模型意识。

你(友善的微笑):“知道错了吗?”
少年(不甘):“我哪里错了!这不就是你的意思吗!”

你决定不再和少年嗦发,拎着少年前往地下室……

(问:二十四个字中,第七和第八个字是什么?)

12、

你的数据终于正常了。
不再是抬手撞墙,也不是幽灵过板,逐渐学会手机拉锯的你一往直前,重振监管者荣耀。

这一天,你正在抓人,湖景村内无限拉锯的声音不绝于耳。

“Duang!”
突然一声巨响,拉锯停止,你看着这似曾相识燕归来的卡模型沉默不语。

局后,你立马前往自定义,并吼出了模型意识。

“你干的对吧?”
“呃……是,是的……”
“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丑爷轻点……”

果然三天不艹上房揭瓦,你表示教(tiao)育(jiao)模型路还很长,任重而道远。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