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未知心跳3

“当当!”“园丁已倒地”
最终沉迷拆椅拒绝破译的园丁皮皇断腿,被放上了椅子。

就在这时,艾米丽发来一条信号,让他们专心破译。

奈布看了眼标志着医生的图标上的红色,皱了皱眉头:“艾米丽被注视?杰克今天换天赋点了?”
不对,一般他不是带张狂和挽留的吗?

“咔!”
“看样子艾米丽会去救艾玛的,快修机吧。”海伦娜冷静地破译完最后一点进度,赶去下一台密码机,顺便不忘吐槽道,“到现在才开始解第二台……这局有点悬啊……”

“好吧。”奈布无奈地跟上海伦娜的步伐,放下心中的疑惑,将注意力移到密码机上,开始碎碎念,“居然逼迫一个佣兵修机……太残忍了!”
“闭嘴。”

不过总觉得今天的杰克不太对劲啊……错觉吗?

“当——!”“医生已倒地”

奈布/海伦娜:什么!!!

与此同时,被恐惧震慑的艾米丽正倒在艾玛面前,保持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抚摸着自己的腿……不是,开始自愈。

居然玩心理战套路我……不妙啊,今天的杰克怎么那么认真?!
艾米丽突然升起一股凉凉的情绪,一边与艾玛闲侃,一边抓紧时间自愈。

另一边,沉默寡言的盲女依旧破译着密码,苦逼的佣兵不得不重操旧业,欲哭无泪地抛下电gay,前往远方的红色轮廓处。
“姐姐你在搞什么啊!!!”
对于奈布灵魂的悲鸣以及差不多要凉凉的这局,海伦娜表示不想嗦发,沉默修gay。

奈布悄然无息地靠近残奥会现场,给倒地选手艾米丽递去一个眼神:自愈得怎么样了?

ojbk了,等你骗刀!
艾米丽回以一个信任的眼神,等待救援。

奈布放下心来,看了眼杰克的位置,迅速跑到上椅选手艾玛面前,扯了一下绳子立马弹开。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杰克并没有出刀,纹丝不动地立在原地,甚至开始雾隐。

带了耳鸣所以知道奈布过来的杰克:我假装不出刀实际上是真的不想出刀。

啊……今天走保险派路线了吗?奈布看了眼即将进入雾隐的杰克,深吸气。那就直接——
救人!

奈布看准时机迅速救下艾玛,于此同时艾米丽自愈起身。

“跑!”奈布大喊一声,跟上艾玛,与艾米丽分头跑开。
杰克看了眼分头跑的三人,沉默地跟上艾玛与奈布。

封▪解说员▪仄:本世界设定监管者游戏内无法发言。

评论(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