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杰佣)24h异族绝杀6

封仄:以下我与狱言的对话是我的精分产物,就是自己吐槽自己,这里才是真的要说明的。听一位太太说链接不太方便,所以以后我就把原文放上来算了……有需要的话,我把前面的原文也放上来好了……吐血嘤


封仄(发神经):玩游戏卡关是常有的事,卡文也是常有的事……mmp我想弃坑啊啊啊!这章卡的好痛苦啊!

狱言(认真):别闹。

封仄(突然正经):说起来,如果我把游戏里的角色写死……不会被打吧?

狱言(非常认真):别闹!

 

6、卡关

自从杰克坦白自己的身份后,他们相安无事地度过了很多天,游戏进度出乎意料进展的很慢,直到第十一天时,游戏进度才勉强升到79%,用克利切的话来说就是“卡关”了。

“这都好几天了,进度跟蜗牛似的,升的这么慢还要死不死地卡在79%,这让我很难受啊!”是夜,克利切走在人群稀少的街上,恨恨地对身旁的瑟维吐槽道——作为一个三十一世纪的强迫症患者,他表示无法接受这样的数据。

瑟维耸耸肩,表示自己也很绝望:“系统说的是‘无变量事物发展的必然结果’,所以你还不赶紧想想这样下去是个什么结果?”

“谁知道……喂,瑟维,你怎么看?”

“唔……一般而言,应该是‘目标身份被人类领导发现,在一番波折后或者被承认或者被击杀’。”瑟维摸摸胡茬,仔细想了想说。

克利切抽了抽嘴角:“你当这是小说啊!”

瑟维一脸认真的回复:“这不就跟小说似的吗?什么怪物啊、猎人啊……也许还可以加上一段与主角的爱恨情仇,最终二人或者在现实或者在天上缠缠绵绵到天涯,也许中途会杀出一星舰的配角和主角争目标……”

“咳咳!住嘴吧,我就不该问你的!”听见瑟维越扯越远,克利切连忙踹了他一脚,打断他的脑补。

“那你说该怎么办?我怎么知道系统杰克是怎么设定的?”

“我想想……既然是以‘欧利蒂斯’为蓝本的游戏,‘怪物’的结局应该只会被关……”克利切喃喃自语,最后几个字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应该什么?”瑟维不禁问道。

“……没什么,”克利切微微摇摇头,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对了,奈布呢?”

“又被叫去帮忙‘收货’了。”瑟维耸耸肩,面色古怪。

克利切也耸耸肩,无言以对。

自从那天后,他们的攻略目标反而和刚加进来的奈布关系越来越好,甚至杰克从两天前就开始拜托奈布帮忙接收他医院朋友送的“食物”。对此克利切他们问过好几次,但奈布只是说“没什么好说的,与以前发现的一样”,唯一能知道的,就是负责接头的,是一个名叫裘克的星际特警。

事实上,奈布确实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喔~今天又是你帮忙接收啊!”裘克吹了声口哨,嘎嘎一笑,脸色阴沉——他们自两天前再次见面就撕破脸皮了。

奈布扯了扯兜帽檐,冷冷回复:“快把钥匙给我,我可不希望在这里多待。”

“你以为我愿意和你在这个该死的gay吧多待?”裘克翻了个白眼,将一串车钥匙丢了过去,然后面带杀气狠狠瞪走了一个试图上前勾搭的男人。

没错,接货地点,还是“冰吻”,对于选地点的人的恶趣味,奈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快速收货离开。

“车停在老地方,待会自己去开,找你过来是有东西给你。”裘克提起地下的被包装得很典雅的脸盆大小的盒子,放在奈布面前,面部扭曲地笑笑,“既然你知道里面是什么了,我就不多说了,我这边是‘地狱’难度。”

听着被裘克加重了的地狱二字,奈布默默点点头,略有些头疼——他们会撕破脸皮是因为自己问了裘克一些关于“礼物”的事,本来他以为他问得够隐晦,不会出事,裘克竟会直接暴走——但他还得再问一下。

“里面,是谁?”奈布看了眼“礼物”上的红玫瑰,微微皱眉。

“你的‘前任’——我不能再说了。”裘克嘎嘎一笑,面部扭曲,然后不等奈布多问,起身离开。

奈布在原地又坐了一会,直到又有一些不知好歹的人凑上前搭讪,他才拎着盒子,离开gay吧,走向已经几乎无人的巷子里,开走了里面的面包车。

很快他便回到了猎人基地,奈布将盒子放在放尸体的床上,从一个隐秘的通道将尸体推进地下室——地下室里,披着人皮的怪物已等候多时。

“辛苦了,又麻烦您帮我取食物了。”杰克笑了笑,上前扶住床的另一头,帮奈布移动尸体,又看向床上放着的“礼物”,微微皱眉,“这是……”

“‘礼物’。”奈布淡淡地说。

“我知道,”杰克难得脸色有些不太好,“你……知道里面是什么吧?”

“是。”

杰克低了低头,随后悠悠说道:“如果我告诉您,我并不希望接受这种‘礼物’,您会相信吗?”

“信。”

“所以,为什么要替我接受了呢……”杰克低喃道,在尸体放好后,又淡淡说,“现在已是深夜,我想您平时应该早已进入沉眠,所以请早点回去吧,我就不再烦劳您了。”语气里是淡漠的拒绝。

奈布点点头,转身离开,在杰克将注意力集中到“礼物”上时,迅速将一个窃听装置安在角落里的床下,然后不动声色地往住处走去。

[系统提示:第十一天结束,目前存活人数——43

您所在的小组存活人数——4

游戏进度——81%,超过5个小组的进度,请继续努力!

是否开始第十二天?是/否(31/43)]

奈布沉默地看着减少一个的存活人数,大概知道他的“前任”是谁了——希望不要是玛尔塔。

奈布躺在床上,心里有些不安,这几天他去“收货”时注意过,新运来的尸体边上并没有克利切所说的“红玫瑰”,但地下室的尸体边上有,而且一直十分新鲜——就如同有人每天更换一样。

不可能是送货人,如果是,那么他接收的“货物”应该附有红玫瑰才对;应该也不是负责人杰克,如果是,那么这一切就是自编自演,这样这个目标的评级就不应该是“普通”——最好别是!

反正,如果他还能活到拿到窃听器,就能知道了。

第十二天,猎人基地——

“嘿!我的伙伴们,姐回来了!”一进办公室,就见一个英姿飒爽的女性拎着一堆包,对他们爽朗的笑着。

“原来你还活着啊,玛尔塔。”克利切立马绕到玛尔塔身边,有些兴奋地说。

“说得好像你很希望我死似的。”玛尔塔翻了个白眼,将一个盒子丢到克利切头上,“喏,你要的礼物。”

克利切立马接住,当场拆开——是一尊非常精致,镶满假宝石的艺术品——但看起来无论如何都是女孩子才会喜欢的东西。

瑟维一看,眼神立马变得意味深长起来:“喔~克利切你还喜欢这种东西啊……”

克利切吐吐舌,嘿嘿一笑:“看起来值钱就行。”

瑟维(无语):“……财迷。”

“哦,还有瑟维的一套魔术用具——话说这玩意你自己网购不就成了?这里可是一千年前哎,你们就不能要点复古的东西吗?”玛尔塔将最大的一个箱子甩给两眼放光的瑟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说。

“哎哎!轻点!都是易碎品!”瑟维连忙抱住箱子,小心翼翼地放下反驳道,“还有,二十一世纪的魔术道具就不复古了吗?”

克利切也放下艺术品跟着嚷嚷:“对呀,二十一世纪的艺术品也很复古不是吗?”

“行行行!你们都对!”玛尔塔扶额,决定不再和这两个品味奇特的家伙纠缠,转头看向一直安静的做背景板的奈布,将最后一个袋子扔了过去,“好久不见,‘佣兵’,知道你什么都不稀罕,就给你买了身衣服——别成天穿着跟‘厂长’头上一样颜色的兜帽衫了!”

奈布抽了抽嘴角接住袋子,“厂长”是星际特警的队长,真名里奥·贝克,非常喜欢布玩偶。当然他最出名的不是他的恋物癖,而是他头顶的绿帽子——几乎全星际都知道星际特警队长被一个名叫“弗雷迪”的律师绿了。

至于弗雷迪本人——他是奈布以前呆的星舰上的指挥官。

感谢弗雷迪,奈布很多次任务都是在他的指挥(和拉仇恨)下顺利完成的。不过奈布曾看到过弗雷迪和“厂长”单独会面过——当然这是题外话。

“谢谢,不过比起衬衫我更喜欢兜帽衫,而且我不是未成年。”奈布打开袋子看了看,无奈地说——玛尔塔给他买了一身一看就是男孩穿的衣服。

对此,玛尔塔爽朗一笑:“没事,我估了码子,你穿得了。”

“哈哈哈!玛尔塔你不是在嘲讽奈布的身高吧?!”克利切立马狂笑出声。

“没有,真的。”玛尔塔很“认真”地说。

奈布无奈的耸耸肩,比起其他雇佣兵,他只有一米六,确实比较矮,再加上他长得比较年轻,所以他的同伴们经常开玩笑说“招了未成年人”。

“好了,先别笑了,玛尔塔,你认识昨天死的那个人吗?”奈布将袋子关上放到一边,很严肃地问道。

玛尔塔玩笑开够了,也正经起来:“认识,这次任务就是我和她出的——她是个妹子,也是星际雇佣兵。本来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但昨天下午她突然说又接到了任务,然后就再也没回来了。她和我打招呼时,看起来像松了口气,然后自言自语地说了句‘终于解脱了’,就出去了——你们知道发了什么吗?”

克利切和瑟维都停下把玩礼物,面面相觑,奈布皱着眉头,沉默不语,最后克利切开口和玛尔塔简述了最近的事,然后把他的猜测说了出来:“我想,大概是奈布接了‘收货’的任务,所以就不需要她了……”

奈布点点头,接着说:“不过我想,应该不是负责人杰克干的——我昨天拿到了她的尸体,或者说与送给歌星杰克一样的‘礼物’。”

“你怎么保证不是这个杰克的自编自演?”玛尔塔皱了皱眉头,有些怀疑地问。

“只能相信,”奈布淡淡地说,“不然我们这组才应该是‘地狱’难度。”

玛尔塔沉默了好一会,才缓缓说道:“其实,我跟踪了她——她和一个红色爆炸头见面了,听你的描述,应该就是那个裘克。”

“可这样就说不通了,昨天奈布不是见过那个红色爆炸头吗?”克利切有些疑惑地说,“总不能是怪物变的吧?”

“难说,再看看吧。”奈布回到自己的座位,直觉告诉他,克利切想的对,但一切还得看窃听器听到的内容。

奈布微微看向身旁的一个方向,那里什么都没有,但感觉告诉他,那里有人,或者说怪物在盯视他。

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游戏进度依旧卡在81%,依旧有人死亡,此时游戏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但依旧没有人通关——奈布突然觉得,系统杰克不希望任何人通关。

现实世界——

“怎么样,还没攻破吗?”

“报告……还没……”

“那就通知一下军队,武力解决……”

“报告!刚才‘杰克’突然攻击了封锁网,然后……然后将一些类似现场的视频直播到了各大平台……”

“什么!”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