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杰佣)三十六场婚礼·沙雕文2

今天是道系杰克专场。
小声bb:最近手机被管起来了,更文得悄悄的,估计不会每天发了,但请组织(?)放心,文都写在本子上,一有机会就往手机上倒!

二、道系杰克的十二场婚礼
又名“薛定谔的婚礼——神他妈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宛如智障般的深井冰婚礼”

前方深井冰预警,请保持心态!
前方深井冰预警,请保持心态!!
前方深井冰预警,请保持心态!!!

1、道系菜鸟杰克×道系菜鸟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神啊,他们来到您的面前,望您祝福这对新人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恋人。”
克利切忍不住吐槽道:“司仪,这是最终版的台词么?”
瑟维(不动声色):“别问,不知道。”
“那么请问,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么,奈布先生?”
“我愿意。”奈布爽朗一笑,期待的看向身边身着墨绿色礼服的男人,“谁叫我总是三分跪呢?”
“那么请问,你愿意娶这个男人么,杰克先生?”
“我愿意,”杰克揉了揉身旁的小个子男人栗色的头发,温和地笑着,“谁叫我除他外总是抓不到别人呢?”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刷!”
杰克一爪将身旁的奈布击倒在地。
“最后,请杰克先生送奈布先生出大门,婚礼完成!”瑟维神色有些古怪地看向踏着红地毯,走向门外的新人。
“我觉好正常,好套路。”他说。
克利切(疑惑):“正常一点不好么?”
“可是你想想杰克的设定……我觉得下一场绝对会出事”瑟维一脸认真地说。

2、道系菜鸟杰克×佛系人皇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神啊,他们来到您的面前,望您祝福这对新人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恋人。”
“那么请问,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么,奈布先生?”
“我愿意!”奈布爽朗一笑,用期待的眼神,看向身边穿着墨绿色礼服的男人。
“那么请问,你愿意娶这个男人么,杰克先生?”
“我拒绝。”杰克的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坚决果断的说。
瑟维(黑人问号脸):“what?”
“看着小奈布如此期待的眼神,我竟有些不想答应呢~”杰克继续微笑着拨弄司仪的神经。
瑟维:“……求别闹。”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刷!”
杰克一爪将身旁的奈布击倒在地。
“最后,请杰克先生送奈布先生出大门,婚礼完成!”瑟维看着杰克一如既往(?)地抱起了奈布,松了口气,继续背着台词。
然后就看到杰克一脸愉悦的将怀中人放到了狂欢之椅上。
众人(尖叫):“oh~shit!”
克利切(猛踹瑟维):“SB瑟维你个乌鸦嘴!”
在司仪、灯光师、助攻都(被吓)跑了后,奈布回到庄园,冲杰克咆哮道:“搞毛线啊!”
杰克只是淡淡笑了笑,抱紧了他:“我只想让你留下来,一直陪着我,一次次地看着你走出大门,而身边却没有我,我十分失落。”
“谁叫我抓不到你呢?小奈布。”

3、道系屠皇杰克×佛系菜鸟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神啊,他们来到您的面前,望您祝福这对新人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恋人。”
“那么请问,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么,奈布先生?”
“我愿意。”奈布爽朗一笑,期待的看向身边身着墨绿色礼服的男人。
“那么请问,你愿意娶这个男人么,杰克先生?”
“我拒绝。”杰克温和地笑着,坚决果断地说。
瑟维(尖叫):“所以……奈布快跑啊啊啊啊啊!”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刷!”
杰克立马传送到了门前,将即将跑到门口的奈布一爪击倒,然后放到了椅子上。
游戏后,庄园里——
奈布(微笑里透着mmp):“这次是什么理由?”
杰克(友善的微笑):“帮你练练技术而已,请不要生气。”
“说真话。”
“我一次都不想放你走,你得留下来陪我。”
“好。”

4、道系屠皇杰克×佛系人皇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神啊,他们来到您的面前,望您祝福这对新人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恋人。”
“那么请问,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么,奈布先生?”
“我愿意。”奈布爽朗一笑,期待的看向身边身着墨绿色礼服的男人。
“那么请问,你愿意娶这个男人么,杰克先生?”
“我愿意。”杰克揉了揉身旁的小个子男人栗色的头发,温和地笑着说。
瑟维有些反应不过来,疑惑地问:“怎么突然按套路走了呢?”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然后杰克一脸愉悦地将他砍倒,传送到大门口,刷刷两刀,将已经到大门口的克利切和海伦娜放倒在地。
众人(尖叫):“oh~shit!”
奈布(捂脸):“……这次砍的是我的队友啊。”
杰克(愉悦):“所以,奈布先生请尽快离开吧,我不想和您纠缠。”
奈布看了一眼那对透着兴奋的猩红的眸子,老老实实地穿过他倒地的队友,走向门外。
在走到空气墙边上时,奈布突然看向即将进入雾隐状态的杰克:“杰克,你不会是在报复我老在你面前皮吧?”
杰克笑了笑:“怎么会呢?我可喜欢看你在我面前皮了。”
“所以呢?”
“谁叫你为了队友,老是皮断腿上椅子呢?所以这次,请让我留下你的队友,恭送您离开。”杰克朝奈布微微鞠躬,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奈布看了看杰克,突然爽朗一笑:“不了,我留下来,免得你一个人太孤单。”
“游戏不就是为了开心嘛!”
(一众倒地的人呐喊道:“他孤单个屁啊!!!”)

5、道系菜鸟杰克×道系菜鸟奈布
依旧坐在观战席上的玛尔塔,撑住脑袋,一副看透一切的表情,对身边的特蕾西说:“我敢说,这四场肯定要出事,肯定!还有你怎么下来了?”
特蕾西也撑了撑脑袋无辜地说:“这不是自然的么?我昨天开了60台机和12扇大门还要被喂狗粮心很累,所以就下来休息休息呗~”
“好吧。”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神啊,他们来到您的面前,望您祝福这对新人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恋人。”
“那么请问,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么,奈布先生?”
“我愿意。”奈布爽朗一笑,期待的看向身边身着墨绿色礼服的男人。
“那么请问,你愿意娶这个男人么,杰克先生?”
“我愿意。”杰克揉了揉身旁的小个子男人栗色的头发,温和地笑着。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没有变红。
瑟维/克利切(黑人问号脸):“???”
“抱歉,我忘了带挽留。”杰克垂下眼睑,有些失望的淡淡地说。
奈布看了看杰克的脸,爽朗一笑:“没关系,等我一下!”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出教堂。
“你们戏真多。”瑟维忍不住感慨道。
杰克(依旧垂着眼睑):“……”
“当当!”
“系统提示:奈布·萨贝达已受伤”
瑟维/克利切:“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奈布带着一身伤跑了进来,挥了挥手上的遥控器笑道:“还好,危险墙旁的箱子里开出了特蕾西的机械傀儡。现在,杰克先生可以将我‘一刀斩’了!”
“刷!”
杰克抬起眼睑,勾起一丝微笑,一爪将身旁的奈布击倒在地。
“最后,请杰克先生送奈布先生出大门,婚礼完成!”知晓真相的瑟维兴奋地大喊。
“真是意外,你竟然会为了我做出这种事。”
“没什么好意外的,你故意不带挽留,不也是想试试我么?怎样,满意不?”
“十分满意。”

6、道系菜鸟杰克×道系人皇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神啊,他们来到您的面前,望您祝福这对新人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恋人。”
“那么请问,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么,奈布先生?”
“我愿意。”奈布爽朗一笑,期待的看向身边身着墨绿色礼服的男人。
“那么请问,你愿意娶这个男人么,杰克先生?”
“我愿意。”杰克揉了揉身旁的小个子男人栗色的头发,温和地笑着。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等一下!”奈布突然拦住正准备出手的杰克,很严肃地说,“机会难得,请让我干件我一直很想干的事。”
杰克(微笑):“好啊。”
然后杰克就跟着奈布放完了所有的板子,翻开了所有的箱,然后一声枪响杰克眩晕,仙女小棒变来变去,手电打光克利切失业,护腕弹射了解一下……
最后晕倒在杰克怀里。
杰克笑着抱起快晕死的某人,开心地说:“还皮么?”
“不敢不敢,头好晕。”
“说起来,我也有件事,一直很想干呢……”
然后一脸愉悦地将怀里的皮皮虾抱到了VIP地下室中。
奈布(眼神死):“VIP室……你很优秀啊兄die。”
杰克(愉悦):“谁叫你这么皮,激起了我将你收藏的欲望呢?”
而且,我的实力一直不足以带着别人来到地下室,好不容易有机会抓到你,怎么能不带你来到这个我一直向往的地方呢?
奈布看了看即将隐身的某人,思考了一下,突然明白了对方的想法:“喂,菜鸟杰克,过来一下……对对,头再低一点,靠过来。”
杰克有些期待地低下头,靠近那人的脸,然后不出所料地感受到了唇齿间的柔软。
“以后,我陪你来VIP室……不过只能在自定义哦!匹配排位看心情!”
“好。”

7、道系屠皇杰克×道系菜鸟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神啊,他们来到您的面前,望您祝福这对新人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恋人。”
“那么请问,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么,奈布先生?”
“我拒绝。”奈布爽朗一笑,坚决果断地说。
瑟维(快哭了):“能别闹行吗?”
奈布(保持微笑):“和这个深井冰屠皇结婚,我大概这辈子都皮不了了,不能皮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瑟维决定无视拒绝的奈布,转头看向杰克:“那么请问,你愿意娶这个男人么,杰克先生?”
“我拒绝。”杰克淡淡笑道。
瑟维(哭):“别闹!”
杰克(保持微笑):“谁叫他太不听了呢?”
瑟维(崩溃):“这个司仪我不当了啊!”
杰克/奈布/克利切:“别闹”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刷!”
杰克一爪将身旁的奈布击倒在地。
“最后,请杰克先生送奈布先生出大门,婚礼完……哎哎?等等……啊!”
瑟维又一次被砍倒在地。然后杰克就传送到大门口,将克利切和海伦娜也砍倒。
在将其余三人都放上椅子后,杰克回到教堂,抱起了一直没有起来的奈布,在地图上慢悠悠地走着,直到来到未开启的地窖旁。
杰克将奈布放下轻轻说:“这个叫地窖,如果我追着你却不打你,或者抱着你走过狂欢之椅,那是因为我想放你走地窖,不要再跑,不要再挣扎了,好吗?”
奈布坐在地上,停止自愈:“好,我答应你。”
地图的另一侧,传来三声惨叫,瑟维三人已经被放飞,地窖随后开启。
就在这时,杰克抱起了奈布,然后走向地窖边上的狂欢之椅。
“杰克你知道吗,我总是跳不了地窖就是因为你老是皮这一下,懂吗?”奈布非常认真地对杰克说。
杰克笑了笑:“下次一定放你走。”
“我不信。”
“真的。”

8、道系屠皇杰克×道系人皇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神啊,我不想再做复读机了!”
“所以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么,奈布?”
“我愿意。”奈布爽朗一笑,看向身边身着墨绿色礼服的男人。
“那你愿意娶这个男人么,杰克?”
“我愿意。”杰克揉了揉身旁的小个子男人栗色的头发,温和地笑着。
瑟维默默缩了一下,努力在下面两人强大的气场间生存。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奈布立马跑向最近的墙边。
“刷!”
杰克一个闪现,蓄力一爪将准备秦王绕柱的奈布击倒在地。
“最后,请杰克先生送奈布先生出大门,婚礼完成!”瑟维抽了抽嘴角,不知该吐槽些什么,只好背起了台词。
然后就看到杰克又一次一脸愉悦地将奈布放到了狂欢之椅上。
众人(尖叫):“oh~shit!还来!”
奈布坐在椅子上,微笑里不禁透着些mmp:“闪现一刀斩,讲究啊……早就预谋好的吧?”
杰克(愉悦):“是呀~”
奈布看了看男人,叹了口气,然后猛吸一口气,用尽丹田之气,呐喊道:“瑟维救我!”
又是一个世纪过后——
这一场,瑟维和克利切依旧在门口吃着由艾玛小姐和特蕾西博士亲情培养的瓜。
“为什么明明可以跑掉的,还要继续纠缠?”克利切啃着瓜疑惑地问。
“大概这就是人皇与屠皇间的爱,”瑟维一脸风轻云淡、看破一切啃着瓜淡淡地说,“说起来,杰克的闪现CD该好了吧?”
“当当!”
“系统提示:奈布·萨贝达已倒地”
克利切(认真):“瑟维你下次还是别说话了。”
瑟维:“……”
不远处出现标志着监管者的红色警示灯,然后他们就看到杰克抱着捂脸的奈布,将他放到了椅子上。
“瑟维救我——!”
听着熟悉的呐喊声,瑟维与克利对视一眼,达成共识,向空气墙外跑去。

9、道系菜鸟杰克×法系菜鸟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最终版:神啊,请祝福这对新人。”
“那么……”
“我拒绝。”奈布爽朗一笑,掏出信号枪指着杰克说道,“为什么明明都是菜鸟,我总是打不过他?”
杰克优雅地挥了挥指刀:“大概是移速问题?”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砰!”
奈布有了上次的教训,他直到门开才开枪,然后立马跑向大门口。
然后对上了带了传送所以矗立门口的杰克。
奈布(微笑):“甘霖娘,聪明了啊……”
杰克(微笑):“毕竟菜鸟级别中,监管者更强,所以你跑不掉的。”
“刷!”
杰克走上前,一爪将震惊的奈布砍倒在地。
“最后,请杰克先生送奈布先生出大门,婚礼完成!”瑟维强忍住笑意,表情抽搐地看着杰克将一脸不甘的奈布抱了起来,送出门外。

10、道系菜鸟杰克×法系人皇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神啊,他们来到您的面前,望您祝福这对新人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恋人。”
“那么请问,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么,奈布先生?”
“我愿意。”奈布爽朗一笑,什么也做,看向身边身着墨绿色礼服的男人。
瑟维:“等等……不是应该掏出信号枪么?”
“没事,跑三个也是赢。”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刷!”
杰克一爪将身旁的奈布击倒在地。
“最后,请杰克先生送奈布先生出大门,婚礼完成!”
杰克没有动,只是淡淡笑了笑:“你们先走吧。”
瑟维/克利切/海伦娜:“???”
在其他三人都走了后,杰克抱着奈布来到地窖边放下。
奈布有些奇怪地看向杰克:“不把我放椅子上么?”
杰克淡淡地说:“只是突然想放你走而已。”
“说真话。”
“因为你不甘,即使是在婚礼上,即使对象是我。对你来说,胜利第一,逃出第二,不是么?”
奈布沉默了很久,没有跳下地窖。
杰克突然笑了出来:“再不走我就真的把你放椅子上了啊~”
“行啊,只此一次。”

11、道系屠皇杰克×法系菜鸟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神啊,请祝福这对新人。”
“那么请问,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么,奈布先生?”
“我拒绝。”奈布爽朗一笑,一枪崩向身边身着墨绿色礼服的男人。
“砰!”
“婚礼,哪有胜利重要?”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此时奈布已经跑到大门口,正等着海伦娜开门。杰克淡淡笑了笑,没有行动,直到奈布和海伦娜、克利切都跑出了空气墙。
瑟维忍不住问道:“你不去追么?这样婚礼就失败了啊!”
“没什么失败,甚至非常成功。”杰克笑道,“胜利,就是我给他最好的婚礼。”
瑟维(愣):“……”
然后杰克又愉悦地补了一句:“谁叫他平时在我面前总是三分跪呢?”
瑟维(捂脸):“果然。”

12、道系屠皇杰克×法系人皇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我可以现在就到大门口吃瓜么?”
“请便。”
台下,杰克和奈布正在激情对峙,眼神间迸发出刀光剑影——他们明明是在微笑,但却让人莫名觉得压迫。
场面在很久以后,又一次陷入沉寂之中。
克利切缩了缩,凑到瑟维身边:“为什么但凡人皇和屠皇的婚礼……都,都这么……”
瑟维(保持微笑):“用心感受,不要问我。”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你走吧。”杰克突然说道。
“放水?”奈布冷冷地说。
“反正,放三个,放四个,我无所谓,都是你的胜利。”
奈布看着杰克淡淡的笑容,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为了胜利,他曾经多少次地利用了他的爱?那么,为什么我就不能为了他,破一次例呢?
——不能,这是游戏,这是对决,为了胜利,我可以不择手段。
——所以,对不起,杰克。
杰克一直缓缓地在他们身后走着,用猩红的双眸目送着他的离开。
奈布走到门口,停了下来,转身看向背后因为没有存在感无法隐身的杰克,突然一把扯过他的衣领吻了上去。
“出去后,我们正正经经在庄园里办一场婚礼吧,不要再在游戏里了。”
“不用。”
“刷!”
杰克笑着一爪将他身前的奈布砍倒在地,然后抱起走回教堂,然后又一次走过红地毯,来到大门口,将怀里的人放到了空气墙边。
“好了,现在婚礼办成了。”

后续:
依旧在观战席坐板凳的玛尔塔面无表情地说:“本场最佳——海伦娜。”
特蕾西:“?”
“不,你又错了,”海伦娜敲着盲杖上前,“本场最佳——大门、地窖、狂欢之椅。”
特蕾西:“???”
玛尔塔(疑惑)“那你不累么?”
海伦娜(扶眼镜)“不累,因为平时都在被迫遛屠夫,从来没有如此安静地拆过机。”
玛尔塔/特蕾西:“……”

封仄(安详):沙雕使我快乐。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