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杰佣)黑箱子4

食用须知:
1、每一章的篇幅很长,每一篇差不多有五六千字,但本文章节数不多,请酌情食用
2、作者是渣玩如果有bug请默念三声“作者是渣渣”然后一笑而过
3、本文悬疑正剧向,感情部分其实比较牵强(小声bb:谁叫我是先想到剧情,后有别的呢……)
4、奈布视角,私设很多,有伏笔且剧情比较紧凑

4、箱子
那几天,大家都很兴奋,杰克提出让他们与自己对局,以自己连败为代价,强行把奈布的分刷到了1000以上,还顺带将一些平时分比较低的几个求生者的分刷到了安全线上。
自那以后,杰克放水放得更猛,更明目张胆,用自己“杀三放一”和“杀一放三”交替重复的对局,给求生者带来了无限的好处。
被差点砍死的玛尔塔自那以后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她写的同人本内的刀子数有所下降。
地图:军工厂
求生者:律师,机械师,空军,佣兵
监管者:“杰克”
“咔哒咔哒……”特蕾西正在和弗雷迪努力的修机。
“滴!”“佣兵已倒地”
“砰!”“哎呀!”特蕾西一个不小心炸机了。
“奇怪,奈布先生也会被一刀斩么?”弗雷迪皱了皱眉头,有些奇怪的说。
“这个大概怪我,”听到炸机声赶过来的玛尔塔有些歉意地说,“因为这一局是‘杀一放三’,所以……呃,我就建议奈布去尝试一下修机……好吧,我以为杰克不会对他下手的。”
“监管者也会放这么狠的水?”弗雷迪感到十分惊讶。
玛尔塔耸耸肩:“这个嘛,因为我们刷分的那段时间你在养(被厂长打的)伤,所以不知道也正常。”
“……我都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他了,光打我。”弗雷迪咬牙切齿地说。
“不是你绿了他么?”玛尔塔翻了个白眼简单的阐述了一下,又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不然你以为你们这两个拖油瓶能与杰克对局啊!”
因为胆小而经常炸机爆点的特蕾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因为绿了厂长(可能)而长期被监管者们围殴的弗雷迪小声bb:“我真的没有绿厂长啊……我绿一个下等人有意思吗……”
“说起来,杰克先生真的很好呢。”特蕾西突然停止修机,喃喃道。
“你怕不是忘了被杰克砍的滋味吧?”玛尔塔狠狠敲了一下特蕾西的脑袋,“他是监管者,就算cp是奈布。”
“我知道!”特蕾西不高兴地揉揉头,“但他真的挺好诶!尤其对奈布……你没发现吗?自从杰克来了以后,奈布心情好多了!”
“砰!”
万年一炸机的玛尔塔站在她刚刚炸掉的电机旁,不可思议地说:“你说什么?奈布不是一直都那样么?”
特蕾西吓了一跳,有些结巴地说:“那个……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吧……奈布,奈布先生自从杰克来了后,明显话多了不少,也没老是有意无意地找死了……我,我想,也许真的和杰克有关吧?”
“……这就是你一直坚持杰佣的原因么?”玛尔塔抽了抽嘴角说,杰佣是监管者那边坚持的cp,不该出现在求生者阵营里。
“对啊~杰佣也很好吃嘛,嘻嘻~”
小木屋里的电机旁——
“你似乎真的不能修机,”杰克悠悠地擦拭掉指刀上的血道,“竟然这么简单就被我砍倒。”
“密码机的声音会让我想起被敌人炸死在身边的队友,”奈布扯下他的红色兜帽,淡淡地说,“而红色,只会让我想起被我砍死的同胞。”
“所以为什么不换一种颜色呢?那样就不用难过了。”
“现在我也有同伴,红色可以提醒我以前的教训。”奈布抬起头,盯住那张面具。新的面具与旧的不同,上面有许多典雅的花纹,至少看起来比纯白色的要舒服不少,纯白的总会让人想起骷髅,然后感到毛骨悚然。
“奈布,最近新来了一位名叫红蝶的女性监管者,是个来自东方的舞女,”杰克沉默了一会,突然将奈布横抱起来,不顾他的挣扎,笑着走向地下室,“她说红色在他们那边是喜庆的颜色,通常和婚礼有关——这事玛尔塔小姐她们应该会知道的。”
奈布在听到杰克的话后猛的停止挣扎,脑海里闪过他无意间看到的,玛尔塔同人本上的内容——
[……杰克捧着一束玫瑰,走向红教堂内部,并不出意外地看到了,那一道似火的身影。
“红蝶说,红色是婚庆的颜色,所以你是来迎娶我的么?亲爱的奈布先生。”杰克放低了声音,轻轻地说,他多希望这一秒能静止,他想永远地看着那个如玫瑰般火红的身影。
“那就过来自己动吧,”奈布冷笑一声看向某个卑微的身影,“来吧,用行动证明你对我的爱,然后我会考虑你说的内容。”
“好的,奈布先生,我会的,我会向您证明我的爱。”杰克取下面具,露出一个凄美的微笑,如飞蛾扑火般,扑向那抹火光……]
“啪!”奈布的一条名为理智弦崩断了。
他……他不要再看到类似的段子了……什么凄美的微笑、卑微的身影……一想到杰克会露出这样的姿态,奈布就忍不住浑身发抖,起一身鸡皮疙瘩。
奈布突然生出从未有过的强烈的求生欲,立马决定回去就换回他一开始的灰绿色兜帽衫。
“怎么突然露出如此痛苦的表情?是我砍得太重么?”杰克将奈布放到椅子上,没有绑起来,反而很温和地询问着。
“杰克……你要知道……女性们总会有一些奇怪的爱好,所以不要对我这么特殊。”奈布听着比平时更加撩人的嗓音,求生欲再一次生起。
“你是指,她们写的同人本么?”杰克取下面具,露出他俊美的脸,然后若无其事地说“不要过于在意,奈布先生,那不过是小姐们打发无聊时间的方式而已。最近我还听说瓦尔莱塔小姐和红蝶正在合写一本我们的同人本,打算扔到你们那边挑衅玛尔塔她们。”
“……我只是想让你解释一下你那些让人误会的行为。”
“奈布,我想我大概忘了些什么”杰克解下指刀,神色突然变得十分危险,“我现在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说的那些‘令人误会的行为’,是我的习惯,从很久以前养成的,深深刻进灵魂的习惯。”
“我很清楚,我一直想杀了你,但我下不了手,只能拖着你一起去死,所以,一定是我忘了什么。”
——我在床下放了一个黑色的箱子,里面放着所有我想知道的东西。
——什么黑箱子?对了,我床底下是有一个黑箱子,回去后打开看看吧。
奈布挥去脑内回荡的话,突然看见杰克身边升起淡淡烟雾,然后走到他的面前,轻轻抱住了他——
对他上下其手,左右其口。
奈布(原地炸裂):“杰克!老子去去尼玛!甘霖娘!信不信老子违规阉了你啊!”
杰克(愉悦):“我早就想这么做了,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有,请不要叫太大声,我想您应该不希望引来玛尔塔小姐他们的。”
求生者阵地的花园里——
海伦娜非常喜欢在这里放松心情,相比监管者阵地中除了杰克的玫瑰外什么都没有的花园,这里有更多的花和植物,在园丁艾玛的照顾下,显得十分温馨而且充满着一种浪漫的文学气息。
在这片花园里,海伦娜总能找到许许多多的创作灵感,不是平时和其他女生们交流用的同人本——虽然她也很喜欢写那个——是真正的文学,诗歌、散文、戏剧,哪怕没有人能读懂,她依旧日复一日地创作着,等着一个可以读懂的人。
但今天除外,因为有个与典雅很出入的人,在非常破坏氛围地抽烟。
“奈布先生,在花园里抽烟会让艾玛很生气的。”海伦娜皱着眉头对穿着绿色兜帽衫的奈布说。
“呼——!”奈布吐出一口烟,神情有些恍惚。
“刚才我被杰克猥琐了一整局,海伦娜。”而且一点也不觉得反感,这让奈布很是迷茫。
“报仇!必须报仇!”海伦娜突然激动了起来,被杰克猥琐了一整局?这怎么能忍!虽然她主吃裘杰,但佣杰也不是不吃,所以逆cp的事,她绝对不允许发生!
至于文学气质……那是什么,能吃吗!
“报仇?”奈布继续抽烟,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思考自己的反应,没有注意到跟他说话的是谁。
“对!被一个男人猥琐了整整一局,这事怎么能忍?我是你的话早就提着军刀去监管者阵地阉了那个混球了!”所以快去吧!啊啊啊!我想看佣杰修罗场啊!海伦娜在内心咆哮着。
“阉了……军刀?对,我应该去的。”说完奈布随手将烟一拧,起身回房。
——我是不是该送他些什么?毕竟他送了我那么多东西。
——咦?什么?
看着远去的灰绿色背影,海伦娜忍住大笑的冲动,掏出一个小机械傀儡联系特蕾西。
“喂喂?特蕾西么?我是海伦娜,待会奈布会去监管者阵地找杰克,请立马启动小型飞天摄像机,跟踪围观!!!”
奈布腰间别着自己的廓尔喀军刀,又一次穿过双方阵地间间隔的丛林,来到那一片红玫瑰所在的庄园。
因为不知道杰克在什么地方,奈布只好在四周徘徊着思考对策。
“嗖——!”
奈布侧身躲过班恩扔过来的锁链,然后提腕挡住随锁链过来的班恩的攻击。
“咣!”武器砸在护腕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不该过来的,该死的求生者。”班恩阴沉着说。
“我来找杰克,不要拦路。”奈布后退一步侧身躲过班恩的下一击,趁他回力前绕过其身,向别墅走去。这样也好,反正他也不知道杰克在哪,干脆闯进去不就完了?只要进到别墅,总能找到他的。
“站住!你找他干嘛!”班恩怒吼。
奈布想了想,一时没想出他到底过来干什么,于是他随口用海伦娜的话回到:“我来阉了他。”
然后再一次躲过班恩的攻击,冲进大门,啪的一声关上大门,借门的阻拦,甩开班恩。
“……现在勇者奈布已经运用他的智慧,甩开了看门人铁锁鹿头,打入恶龙的洞穴内部,我们坚信,勇者一定能打败所有走狗,成功见到公主!”正在特蕾西工作室里观看的艾玛,手舞足蹈地说着。
同样在围观的玛尔塔直接笑崩:“哈哈哈!勇者是什么鬼啊!还有公主是谁啊!”
“杰克。”艾玛认真地说。
“那恶龙呢?”
“庄园主吧,大概?”
“哈哈哈哈哈哈!小心庄园主扣你分哦~”
“讨厌!这么长时间,我们连庄园主的影子都没看到,扣什么分啊!”艾玛立马冲过去,推了玛尔塔一把,“还有我这不是在照顾看不到的海伦娜么,揶揄什么啊~”
另一边一直听着的海伦娜耸耸肩:“我觉得艾玛说得挺有道理的,阻拦求生者和监管者的不就是庄园主么?”
听到有人赞同,艾玛立马士气高涨:“对吧对吧!我就说嘛~庄园主是恶龙有什么不对?”
“那个,我觉得杰克是公主不太对,”一直忙着操作操作着摄像机的特蕾西难得回了一句,“虽然杰克的脸很阴柔,但身高不符啊!”
艾玛继续翻白眼:“一米九了不起啊!还不是个受——哦哦!勇者先生再一次完美地躲过靓仔火箭筒周可儿的冲刺,向前进了一步!哦!他看过来了!看过来了!好帅好帅!酷哥娶我……”
“艾玛冷静点。”艾米丽忍不住拉住兴奋的艾玛,有些酸酸地说。
“对哦,应该是——酷哥加油!上了那个公主!”
“唉……”
奈布敏捷地穿过瓦尔莱塔布置的蛛丝阵,一个冲刺,向二楼跑去。
其实他早就发现跟在身后的摄影机,不过他懒得管,有也正好,如果他不小心皮断了腿,特蕾西还能让飞行器过来接他。
所以现在关键是——杰克特么到底在哪?!
“啪!”
奈布将刚从厨房拿的餐刀甩到里奥娃娃的脖子上,摧毁了它,然后一脚踹翻堵住路口。他很确定以他目前造成的动静来看,只要杰克在别墅里而且耳朵没聋,绝对知道有人进来了。
那么问题又来了——杰克特么到底在哪?!
奈布有点崩溃,他已经在别墅里将除杰克外的五个监管者遛了快一个小时了,杰克还是没有出现。他真的很后悔没有找特蕾西要一个高音喇叭,也很后悔没有带一些炸弹过来,没办法趁机搞一下破坏。
突然,一团浓雾飘到了眼前,没有戴面具的杰克挥去身边的雾,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我以为是玛尔塔小姐带着同伴们来报我的仇了。”
“在历经种种磨难,勇者甩开了所有的走狗,顺利见到了公主,哦哦!他蹲了下来!是要亲吻公主的手么?不是,他蹲了一会,将军刀扔给了公主!看来我们的勇者已经很累了,他需要公主的安慰……”艾玛继续絮絮叨叨地扭曲着现场的情况。
“哦!勇者对公主开口了!他在说什么呢——‘美丽的公主我来接你回家了’还是……”
“‘刀子拿着,给我自宫了’”玛尔塔干脆利落地甩了一句,打断艾玛的脑补。
“不要这么残忍嘛~反正听不到,就不能脑补一些温馨的嘛~你说是不,艾米丽?”艾玛气鼓鼓地扑到艾米丽怀里求安慰。
因为怕被发现,所以即使摄像机上装了窃听器,也没办法知道奈布和杰克在讲什么——虽然她们不知道奈布早就发现了。
艾米丽叹了口气,摸摸艾玛草帽下的头,宠溺地说:“是,是,我亲爱的伍兹小姐,你说的都对。”
“嘿嘿……哦哦!有新情况!公主收下了军刀,然后……提起了勇者的手亲吻?什么情况?!”
“同度春宵的情况。”海伦娜扶了扶眼镜,眼底闪过一道精光。
当然,事实是——
遛了五个监管者一小时的奈布,在见到杰克后,立马半蹲下来喘气——他真的累疯了!
“我不知道是您来拜访,真是抱歉……”
奈布喘过气,将腰间的军刀取下扔了过去:“给你,拿去自宫,老子没力气了。”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玛尔塔真的挺懂奈布的。
杰克:“?”
“呼……呼……好了,东西送到,我走了。”奈布直起身子,整了整衣服,将因为极限遛鬼而掉下的兜帽戴起,准备返回。
突然杰克走到了他的面前,弯腰拿起他的手亲吻手背,微笑着说:“招待不周,是我的失误,所以现在我邀请您共进晚餐,希望您能接受。”
“你先自宫了再说,”奈布翻了个白眼,抽回手,“还有你怎么不戴面具了?脑抽?”
“新的面具我一直无法习惯,所以就不戴了。”杰克保持着他完美的微笑,自顾自地走向餐厅。
奈布抽了抽嘴角,一边嘀咕刚刚他造成的破坏为什么恢复得那么快,一边跟了上去说:“要不我把旧的还你算了,那个我已经找艾玛粘好了,虽然右侧的弹痕没办法补起来,但还是能戴的。”
“它已经是你的了,我说过。”
“哦,我又忘了你是个伪绅士。”
特蕾西工作室——
“他们……他们要去哪?哦上帝!不会是去房间吧!”艾玛兴奋地抱住艾米丽,“然后进行一场灵魂与肉体的交流?”
顿时全工作室的(腐)女子们露出了带着某种兴奋的诡异的微笑。
“啪!”突然镜头一黑。
(腐)女子们:???
然后她们就听到一个清脆的女声说道:“哎呀~这不是特蕾西小姑娘的摄影机么~杰克你们的幽会被围观了哦~”
“我们知道。”奈布面无表情地看着墙上的抱着被蛛丝黏住的摄像机的瓦尔莱塔说。
“那这个就当做擅自闯入的赔礼,给我拿回去研究啦~”说完瓦尔莱塔就笑嘻嘻地抱着摄像机跑开了。
目送瓦尔莱塔离开后,杰克淡淡地说:“听说,瓦尔莱塔小姐的下半身残废了,所以必须靠机械义肢来活动,希望研究完特蕾西小姐的杰作后,她可以在机械臂里待得更舒服。”
奈布:“……”
应该是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她站起来的……不……我在想什么?为什么我要为一个监管者考虑?
看不到更没听到后续的海伦娜很是失望,她又一次地憎恶起她的眼盲,虽然盲杖可以帮她感知世界,却只能是三维的、立体的,像屏幕上的画面那样的二维画面是无法感知到的。
不知道现场,看不到后续,海伦娜很生气,所以她直接找到了当事人之一的奈布,当面询问。
“嗯?你说后来的事?”奈布耸了耸肩,“在监管者那里吃了顿晚饭,然后就回来了呗。让你们失望了,没有发生别的什么事。”
“呃……你知道我们在围观?”
“机械傀儡的体型还是很大的,对我来说——看得爽不爽?”奈布无奈地说,大概是因为曾失去过,所以他总是拿现在的同伴没办法。
“我看不到,奈布,我一直在听艾玛的勇者、公主与恶龙的故事。”海伦娜面无表情地说。
“对不起,我又忘了,”奈布歉意地说,然后话锋一转,带着些愤恨地质问道,“所以,请告诉我,为什么你们那么希望我和杰克在一起?有意思吗?!”他不觉得海伦娜会因为眼盲伤心,反正都这么多年了,都习惯了。
海伦娜沉默了一会,非常认真地回答:“奈布,你和杰克是突破口——因为庄园主的规则,求生者和监管者一直互相仇恨且伤害着。”
奈布脸色也沉了下来:“我知道。”
“可是我发现,我们没必要互相仇恨的,就像杰克对你那样,只要我们合作,根本不会出现消亡。”
“所以,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们能改善双方的关系。这样,就不会再有人受伤与死亡了。”
奈布看着海伦娜认真的表情,沉默了很久,最终点了点头,往房间走去。
——我在床下放了一个黑色的箱子,里面放着所有我想知道的东西。
——所以,回去就看看那个箱子里放了什么吧。
“如果你的书架上没有那些杰佣的同人本,我大概就真信了你的鬼话。”奈布走后,玛尔塔抱着胸口走了出来。
“而且,如果可能,仇恨早就化解了。那群嗜杀的监管者是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庄园主也不会允许无聊的对局出现。”
海伦娜扶扶眼镜掩住眼底的精光道:“你觉得连你都知道的事,奈布会不知道么?他只是不想拒绝罢了。”
“什么叫连我都知道的事……所以你那么说,居心何在?”玛尔塔翻了个白眼道。
“我只是希望奈布能主动点,免得被逆cp。”
玛尔塔嘿嘿一笑:“不太道德吧?”
海伦娜也嘿嘿一笑:“为了哲♂学。”

封·嘿嘿一笑·仄:准备揭秘,那时候,所有荒诞的事都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