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常殓)未命名1

1、古宅尸影(1)

[伊索,你说人死后会不会得到永生?]

伊索站在高楼之巅,平静地注视着高楼之下依然繁华喧嚣的城市。
微风拂过,吹起缕缕灰发;白色的口罩在漆黑一片的楼上,成了唯一的亮点——可他最终还是取下口罩了。

该走了。
他沉思了一会,踏入虚空。

预料中的坠落感没有传来,一阵眩晕之后,眼前是一个破旧昏暗的房间。
伊索不可思议地看了看完好无损的自己,又看向四周,有三个同样茫然的人也在打量着自己和对方。

灯火从房间中央传来,他们立马看了过去,只见一个提着油灯的胡茬中年男人正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不知所措的他们。

“请问,这里是哪儿?”身边一个带着布帽的胡茬青年紧张地问,“克利切……应该已经死了。”
“是的,你已经死了,正常来说。”男人说。

“所以这里是死后的空间?”戴礼帽的青年问。
“勉强算是,”男人点点头,坐了下来,“这里是欧利蒂斯庄园,专门接收死者的地方。”

四人中唯一一位女性看起来一直很不安,终于她忍不住问:“那,那我们,需要做什么呢?还有,你是谁?”
“我叫奥尔菲斯,是你们的引路人,而你们的目的就是在‘房间’里找到生门并逃离出去。”自称奥尔菲斯的男人有条不紊道,“你们目前所在的地方叫做‘房间’——你可以理解为游戏场所——生门,就是逃离的方式,你们需要通过合理地推理、发展剧情,才能找到生门。
这里是第一个房间,以后将由我带领你们进入更多的房间。
当然,如果你们能找到‘窗’的话……说不准能复活离开呢!”

伊索看着奥尔菲斯意味深长的笑,沉默了一下,问:“所以,在房间里死了呢?”
“死?!”女人惊恐地捂住嘴,随后又强行冷静下来,“不可能吧?我们已经死了,不会再死一次吧……”
“唔……虽然我想安慰你,但不得不说卡尔先生的直觉更敏锐,”奥尔菲斯耸耸肩道,“在房间里游戏确实可能会死——哦,我忘记说了,你们现在处于死与不死的状态,如果在房间里又死一次,就会回到现实死去。至于为什么?”
奥尔菲斯停了下来,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嘎嘎笑道:“因为这里有‘鬼’呀~”

“啊啊啊!”女人被吓得身子一软,坐到了地上。
伊索三人也冒了些冷汗,他们自知自己本该死去,却莫名活了过来,来到此地。此时任何科学的解释都不成立,唯有相信这个并不可信的“引路人”的话。

“不过不用担心,”奥尔菲斯安抚道,“我这么说是希望你们注意,房间里的鬼无处不在,但真正能伤害你们的都被关在死门里,只要你们不作死或者太非一般不会死的。
庄园主为了照顾你们这些新人,特地给了你们一次复活机会,所以,你们大可放心。”

四人都长舒了一口气,有什么能比得知自己不会立马莫名其妙地死去要好呢?

这时奥尔菲斯突然起身,将油灯一放,拍了拍自己的大衣,向门外走去:“好了,该说的基本已经说完,更多的不如你们体会一次再说。
顺带一提,你们目前的剧情等级为‘D’级,请不要做多余的事,以防剧情升级。”

“啪!”
奥尔菲斯说完便离开了房间,独留四人沉默不语。

“都别多想!”之前的礼帽青年吹了声口哨,故作轻松道,“先互相认识一下吧!我是瑟维·勒·罗伊,生前是个魔术师,你们呢?”
“克利切·皮尔森,那个……克利切是流浪儿……”最先发言的青年畏畏缩缩道。
“伊索·卡尔,入殓师。”常年与尸体打交道的伊索并不擅长与人交流,只得干巴巴地吐出几个字,说明了自己的身份,随后沉默。
女人看了看伊索他们,似乎是冷静了点,深吸气一口气说到:“我叫特雷西·雷兹尼克,是个机械师,抱歉我有点胆小……之后请多多关照了!”

众人点点头,随后瑟维率先走向刚才奥尔菲斯离开的,也是这个房间唯一一扇的门,拉了拉却没拉动,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说是游戏场所,为什么出不去?难道这个小破屋就是‘房间’?”
众人面面相觑,瑟维依旧在想办法开门,克利切也凑了上去看了看,又说:“克利切觉得……可能打不开了,门没有任何问题,可能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不让我们离开。”

伊索则是坐了下来,思考这里的一切,但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什么,只得作罢。
突然,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自身侧传来,伊索立马拎起油灯看了过去,只见几个尚未干涸的的血字浮现于上。

“我的尸体在哪里!”

“啊啊啊!”
猩红的血字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狰狞,不经意间看过来的特雷西又被吓得腿软。听到声音立马转身的瑟维两人也被下了一跳。

就在这时,一阵阴风吹过,门,打开了。
“吱呀——!”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