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常殓)鹊桥仙

1、温文尔雅宿伞之魂×沉默寡言伊索卡尔
2、七夕贺文哦~

正文:

清风拂过,湖面微皱,水波抚得白玉净。月光照彻,雕栏玉砌,何人在轻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伊索一到桥头,便看见那身着白衣的男子倚靠着汉白玉制的桥栏念念有词,微风撩起缕缕青丝,显露出那平静如水的面容。
此情此景,甚是温馨,伊索不由得询问道:“你在念什么?”

“《鹊桥仙·纤云弄巧》,一首古代的情诗罢了。”男子淡淡笑了笑,走到伊索轻轻理了理他的发丝问,“刚处理完所有尸体?”
伊索点点头:“七夕殡仪馆可不放假。”
“地府也是,”男子笑了起来,“今日突然邀您同游,可否有所耽搁?”

伊索摇摇头:“不耽误,请个假的问题,倒是你身为无常鬼却跑到人间来邀请我过七夕节,不会被怪罪吧?”
“无妨,来此本就为了带走一人,正好陪您走走。”

无常鬼又笑了笑,走向桥的另一头,伊索沉默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无常走得并不快,这使得伊索可以很好地打量他所经过的汉白玉桥。
桥面上雕刻着一只只栩栩如生的喜鹊,桥的两端刻着一首首诗歌——但来自英国的他一首也看不懂,虽然他也不关心。

走下桥,来到一处偏僻的街区,一股股浓厚的血腥味自街角传来。
伊索皱了皱眉头,不由得带上了口罩问:“这人是怎么死的?”

“殉情。”
无常的衣服突然染上黑色,温文尔雅的气质冷落成冰,手上一串黑色的锁链显现。
无常将锁链甩向血腥味传来的地方又一扯,一个颓废沮丧的青年就被栓了出来。

青年似乎还在哭泣,口里念念有词,失魂落魄地看着虚空。
伊索挂掉打向警察局的电话,一言不发地看着无常将青年放入腰间的锦囊里,不由得想起他们的相遇——事实上每当这种时候他都会想起。
那人也是一身黑衣,在殡仪馆的停尸间里,将即将杀了他的怨魂带走。
自那以后,他总能在许许多多的地方见到他,随后不经意间,认识了他。

“现在走吗?”伊索问,每一次都是这样,将亡灵捕捉,随后回去交差,每一次都说不上几句话——虽然他也不喜欢说话。
可这次无常去摇了摇头,散去一身阴气走到他身边:“哪敢,是我邀您共游,哪敢早早离去。走吧,今日虽不是十五,但也可以共赏佳景。”

于是两人又无言地回到了桥上,伊索看着弯弯的月牙突然有点不好意思,明明是人家抽空来找自己游玩,他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
果然平时还是太孤僻了。
伊索苦恼地按了按脑门,随即僵硬地吐出几个字:“那人,为什么殉……”
一开口伊索才意识到,今天是七夕,是这里的情人节,似乎问得不是时候,连忙闭嘴,又尴尬地扭过头,盯着桥上的喜鹊一言不发。

无常似乎并不在意,只是低低笑一声道:“那男子往日与爱人你依我浓,甚是欢爱,这几日反倒不似往前,他疑心于爱人,却得不到满意的回复,便自绝于此。”
“这样吗……”伊索微不可察地抽了抽嘴角,不由得感慨这些年的小青年们越来越脆弱,竟因此而终结了生命。

话题似乎就此终究,二人毕竟是常年与死人打交道的人,对于死亡早已看透。
好在伊索终于找到了新的话题,他指着桥上的喜鹊问:“为什么这座桥要做成这样?”

“大抵是有‘鹊桥’之意,”无常立马回复道,顿了顿,似乎又想起伊索是个外国人的事,又补充道,“出自牛郎织女的故事。相传牛郎为农夫,织女为仙女,二人意外相恋却被织女之母王母发现,王母为阻拦二人,便拔簪一划成了银河。
牛郎织女隔河相望不得见面,日日相思感动了王母,便特赦二人于七夕相见,而这鹊桥,便是架在银河之上,令二人相会之桥。
这便是七夕由来。”

伊索皱了皱眉头,来自西方的他并不认可这种爱情,他不由得反驳道:“那这王母还真是冷漠!竟然连自己女儿的爱情都阻拦!”
无常只是笑笑:“这大抵是我等对情爱之识,至于情节,不提也罢。”
“所以你们对爱的看法就是不见也可?”
“大概。”

两人间又一次陷入沉默,这次似乎再也没了可聊之物。
无常是内敛之人,伊索又不擅长言语,似乎这次真的无话可说了。

伊索沉默了一会,淡淡地问:“你也该走了吧?”
无常点点头。
“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
“有缘自会相见。”

伊索叹了口气,每次分开,无常都会说这句话,虽然他们似乎有着一种难舍难分的缘分总能相见,但听到这话难免会起一些不必要的想法。
当然他也无话可说,这是无常的分内之事。
所以他只是问:“你之前念的那首诗后面是什么?”
无常道:“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伊索猛然一惊,抬头看向无常,却只是捕捉到那一抹温柔的笑意,旋即消失。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伊索呆呆地盯着脚下的鹊桥,仿若一尊雕像,良久才缓过神,往家走去。

THE END

封仄(微笑):临时赶出来的贺文,可能有些粗糙请多多谅解~最后,祝大家七夕快乐~早日找到能与你“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之人!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