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裘模)我杀官方

食用需知:
1、手机党新人暴躁裘克×脸T化男嘲讽翻车模型,请接受这个安利。
2、你没眼花,没错就是模型!每天卡得手机党玩家死去活来的场景模型!!!(笑容逐渐变态)
3、ooc肯定是有的,无法解释的世界观硬伤也是有的,请一定无视!
4、其实这是来自一个手机玩家的发泄,每天因为模型而翻车的手残你伤不起……

正文:

1、

你,是小丑裘克,一个零人格新手,在机器人局里学会了拉锯,懂得如何让求生者学会保护菊花的方式。

于是你,自信满满地来到了真人局。

2、

你,作为低端局的王者,很快便抓住了一个律师送上了椅子。
涉世未深的你,并不知道救人一说,于是你,离开了狂欢之椅附近。

恰逢开小号来皮的皮皇佣兵在附近流浪,于是还没走多久的你,就发现自己刚绑上去的律师被救了。

于是你反手就是一锯,装了小竹笋的你自信身娇体弱的律师躲不过你的菊花警告。

然而你错了,显然不是连人格都没满的一看就是萌新的律师的问题,而是你在拉锯经过刚才的椅子时与它确认了眼神。
狂欢之椅表示,你是对的人,并挽留了你。于是你,撞到了狂欢之椅——的边缘。

“嘭!”

这一声巨响,不是普通的一声撞模型声!它代表着千千万万的手机玩家的心声!它意味着一段非同寻常的互怼生涯的开始!

这,是跨时代的一声巨响!

3、

你,输了,一无所获。

因为撞了模型后,你就跟丢了律师,加上那个佣兵在自己眼前浪,心情不好的你立马怒吼着向佣兵锤去。

也许多年以后的你才会知道,佣兵皮起来,跟本抓不到,不如趁早走,起码保平不放手。
然而你不知道,所以你被遛了整整一局,甚至怀疑人生。

更别说,这个皮皇还有一个神助攻,它,就是无处不在的——模·型!

4、

最近你开始怀疑人生,怀疑自己,甚至不敢拉锯。
你觉得你一定是被庄园针对了,次次拉锯撞墙,局局卡死角追丢,明明看起来只是一小块很不起眼的突出,却能让你卡得动弹不得。

你很暴躁,让你的前辈们都望而兴叹。

5、

有一天,你在庄园的花园里喝假酒,这一局卡住他的不是板子,不是椅子,也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突出,而是密码机。

你很绝望,你觉得再也不能愉悦地玩耍了,于是你决定喝完假酒就潇洒地离开庄园,不带走一片云彩。

就在这时,你眼前出现了一位身着环境保护色兜帽衫的小个子男人,他一言不发地坐到了你身边,点上了一根烟。
是你最初遇见的那个皮皇。

“断腿了?”你幸灾乐祸地使用刚学会的词揶揄道。
佣兵以一种放空自己的眼神注视着眼前的一花一草,良久才吐出一个带烟的字:“嗯。”

“怎么断的?说出来让丑爷乐乎乐乎~”你拍着某奈姓佣兵的肩膀哈哈大笑。
于是某奈姓佣兵翻了个白眼,决定不再理会这个喝了假酒浪到飞起的小丑,遂起身准备离开——直到他终于看到了你手上明晃晃的意大利火箭。

某奈姓佣兵看了看周围一望无际的平地,最终在脸和菊花中选择了菊花,于是声情并茂地悲愤欲绝地说:“我卡模型了——我开局撞鬼,正打算放个板子遛他,结果在板子旁的一堆杂物上卡住了……”

“hiahiahia……”喝了假酒的你立马发出杰克式嘲讽笑声,随后笑声戛然而止,因为你突然回想起这些天被模型卡得死去活来的悲惨经历。
于是你身同感受地又拍了拍佣兵的肩,十分认真地建议道:“和我一起离开吧,也许我们手机党不适合这个庄园。”

“不要,”佣兵不假思索,不经大脑地拒绝,“我又没你这么菜,而且我在电脑有大号。”

你很惊喜,于是给了他一个皮皇标准结局,并很有爱地送他去了医务室。

6、

最近的你越来越暴躁。
如今你已经到了抬手拉锯便撞墙的境界,哪怕与模型隔着一条银河也能因为不可抗力而撞到上面,一排排的灰色洗刷着你的心情,甚至你遇上了久违的人机局。

你看着被锤倒的四个机器人,邪魅一笑,装上靓仔快乐笋和小翅膀开始放飞自我。

“铮铮铮!”那是放飞的心情。
快快快!那是你不曾逝去的梦想!
你笑着,叫着,这世上仿佛再也没有阻止你的事物,你畅行无阻地绕完了第一圈。

“Duang!”
哦,撞了。

这次是什么?
哦,求生者,还是律师。

f*ck you!

7、

你觉得你可能撞出脑震荡了,居然开始幻听。
每当你撞到模型上时,总有一个听起来很欠揍的少年音在耳边发出杰克式笑声。

你,怒了。

于是这一局的求生者吃着爆米花,惊悚地看着你日了一整局模型。

一天后,皮皇佣兵担忧地找了过来,问你是不是压力太大,你十分冷静地表示,你想太阳庄园主并毫(sen)无(sen)波(han)澜(yi)地说出了幻听的事。

某奈姓佣兵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并诚恳地建议你下一次游戏稍微晚点离开。
你答应了。

8、

你按照皮皇的指引,在求生者该放飞的放飞,该逃脱的逃脱后,你留了下来。

“hiahiahia……”
背后传来一阵爽朗的杰克式笑声,不再和以往一样虚无缥缈。
你爆喝一声,转身就是一个无限拉锯锤倒了笑声源。

低头一看,只见一个带着板子模样发卡的栗发少年正抱着脑袋做求生者状蹲在他面前。
少年琥珀色的猫儿眼委屈地瞥向他,白白净净的小手抱住栗色的头发,看起来很是无辜。
他抿了抿嘴唇,不高兴地嘟囔:“你弄疼我了!”

你很冷静,淡定的很想再给他来一刀,皮皇说得不错,场景模型是有意识的,没错他确实被针对了。

“每天卡着老子不让我好好拉锯你很开森对嘛……”你保持着友善的微笑,拎起了少年的衣襟。
“你自己技术不好还怪我咯!”少年不服气地看了回去。

你笑了笑,扔下少年,此时拉锯CD已尽,于是你当着少年的面装上小竹笋,并开始拉锯,然后很快便停了下来。

你微笑着,指着与最近的模型隔着一个求生者身高距离的自己,问:“还有什么遗言吗?”
少年(捂耳):“我不听我不听!”

你,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于是你走到少年面前,拖着他的衣领前往庄园深处。
你坚信,身为模型意识的少年不是欠打不是欠骂,而是欠艹……

(以下省略N个字的车,不要逼我开婴儿车,我从来不开车!)

9、

最近你没有再遇到模型意识了。
但你过得十分舒心,因为你再也没有撞过模型了。

胜率刷刷刷地往上蹭,虽然也曾遇到过人皇而失败,但总而言之,没有模型的困扰,你格外欢乐。

大概你这辈子的运气都拿来巧遇皮皇了。
你,又碰到了皮皇佣兵。

佣兵很惊讶,因为他也没想到会在千千万万的监管者中恰好遇到你,于是十分惊喜地冲向了身旁的小木屋。

你立马拉起装好靓仔快乐笋的火箭,并给了皮皇第一刀。
但皮皇已经来到小木屋,正立在窗前躺地嘲讽,你怒不可恕,用眼神给了皮皇第二刀。

事实证明,在没有封窗的情况下和皮皇在无敌点兜圈子是一件让人绝望的事。
皮皇凭借着风骚的走位和无比强大的意识,在窗前翻来翻去,绕得他十分烦躁。
就在这时,技能CD好了。

于是你立马装上小竹笋,狞笑着冲向皮皇,但皮皇已经靠近窗边并翻了过去。
你深吸气,决定撞到窗边改抓他人。
就在你做好撞墙的心理准备时,你,穿了过去。

系统提示:佣兵已倒地。

坐在狂欢之椅上的佣兵用一种你是不是和模型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py交易的眼神看着你,你沉默不语地装了一个小翅膀。

求生者们表示不愿意救开局跪的佣兵,于是你,有了做实验的时间。
你抬手又是一锯,笔直地撞向皮皇,并在皮皇惊恐的眼神下,穿了过去。
对,穿了过去。

10、

你被禁止游戏了,因为皮皇佣兵在上天出去后的第一时间就举报了你,并私信给你劝导你不要走上邪路。

你翻了个白眼,表示自己看透了佣兵的本意是在报复你拿火箭戳他。
但你暂时没心情理他,你,来到了自定义。

11、

“滚出来……”
你鬼畜一笑,站在一众倒地机器人间阴森森地喊道。

“又有什么事!”少年在最近的大树后出现,不高兴地看着你。
“你是不是又改我的数据了?”你面无表情地看着少年质问。
“对呀!开心不?我再也不卡着你了,有问题吗?”少年用着不高兴的语气反问,但他勾着的猫儿眼却显示出他的“良苦用心”。

你很开心,抬手又是一锯,还没有改回数据的你无视了树的阻挡,又一次锤倒了欠艹的模型意识。

你(友善的微笑):“知道错了吗?”
少年(不甘):“我哪里错了!这不就是你的意思吗!”

你决定不再和少年嗦发,拎着少年前往地下室……

(问:二十四个字中,第七和第八个字是什么?)

12、

你的数据终于正常了。
不再是抬手撞墙,也不是幽灵过板,逐渐学会手机拉锯的你一往直前,重振监管者荣耀。

这一天,你正在抓人,湖景村内无限拉锯的声音不绝于耳。

“Duang!”
突然一声巨响,拉锯停止,你看着这似曾相识燕归来的卡模型沉默不语。

局后,你立马前往自定义,并吼出了模型意识。

“你干的对吧?”
“呃……是,是的……”
“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丑爷轻点……”

果然三天不艹上房揭瓦,你表示教(tiao)育(jiao)模型路还很长,任重而道远。

the end

评论(2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