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全员向沙雕)关于达拉崩吧的吐槽2

(接上文,请翻我的博客,继续猜猜公主是谁?)

[也许,会在路边捡到一个受伤的骑士]

“所以威廉你为什么要躺在路的中央?”克利切蹲在威廉身旁难得认真地问。
威廉仰望着天空,与自然融为一体,平(jue)静(wang)地说:“我刚看完剧本就这样了,我也很绝望啊!”
克利切(同情):“你等等,我拉你起来。”

一个世纪(并不)后——

瑟维(认真脸):“克利切你是不是没吃早餐?”
克利切(哭):“闭嘴!你行你来!”
瑟维(冷笑):“果然不行!”

又一个世纪后——

玛尔塔(面无表情):“瑟维你还没把威廉拉起来吗?”
瑟维(强行淡定):“快了。”
威廉(哭):“瑟维你就不要勉强了,都快一个小时了!”

奈布扶额,走上前推开瑟维,一下就将威廉拉了起来。

克利切/瑟维(凝视):“所以这是为什么呢?”
艾玛思考了一下,指了指手上的剧本:“大概……是因为剧本上说,勇者拯救了骑士吧?

“对了,你是怎么‘受伤’的?’”奈布问道。
威廉舒展了一下四肢,面容古怪:“等等,我看一下剧本,这里有我的台词,哦,找到了——勇敢的佣兵先生!前方有着凶残的屠夫挡道,我已经被他重伤,还请绕道离开!”

突然克利切一副了然的表情道:“是裘克吧?” 威廉(疑惑):“你怎么知道?”

克利切(暧昧一笑):“你们不是天天在游戏里激♂情对撞吗?所以肯定是他啦~”
威廉(远目):“是激情不是基情,谢谢。”

[可能充满正义感的勇者会不顾骑士的劝阻,要为民除害]

前方,顶着一头红色爆炸头的裘克正靠在火箭筒上打瞌睡,见到他们的到来,恹恹地抬了抬眼,颓然道:“快点走剧情吧……今天我值班,现在很疲惫,快点结束剧情让我回去休息……”

威廉(挑衅):“这就不行了?你不是自称丑爷吗?我看是小仙女周可儿吧!”
裘克(暴怒):“MD你想死啊!”

然后裘克就在奈布捂脸的一瞬间,提起火箭筒冲向威廉。
“糟了,威廉小……裘克你在干嘛?”

在即将撞到威廉时突然转向撞上大树的裘克(不耐烦):“走剧情,行了,我现在已经撞树上挂球了,速度滚!”

众人:“……”

【前方也许是充满现代感的机械城堡,它正饱受怪兽的侵扰,如果帮助堡主战胜怪兽,会获得她的报答】

“哇!你们终于来啦!”特雷茜在城堡下挥着手上的控制器兴奋地对他们喊道,“快来坐坐吧!演这么辣眼睛的剧情这么久,都很心累吧?”

克利切(认真):“是的,我们需要特殊服务。”
瑟维(狠狠敲了一下某人):“特殊服务个鬼!目前就你的剧情最正常好吗?!”
克利切(踹):“明明是你的最正常好吗!”

艾玛和玛尔塔在看到特雷茜的一瞬间就围了上去,兴奋地与其交流。
奈布看了看美好和谐的四周,发出了灵魂的质疑:“等等,设定上不是说你这里饱受怪兽的侵扰吗?”

“哦,这个啊,”特雷茜指着自己的遥控器笑道,“因为等你们太无聊,我就用机械傀儡干掉了怪兽——放心,我给你留了一只走剧情用。”

奈布(抽嘴角):“……你的机械傀儡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特雷茜(不高兴):“本来就很厉害!”

【于是勇者干掉了怪兽,获得了堡主的报答——十二金币】

众人:“……”
克利切(不满):“这么少?!这么抠?!你不是堡主吗?!”
特雷茜(远目):“问编剧去,我不知道,她只给了我十二个。”

奈布扶额,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抬头问:“对了,特雷茜你要不和我们一起走?留在这里也不知会发生什么,一起好有个照应。”
“这个恐怕不行呢……”特雷茜露出一个透着mmp的微笑,“因为我还得照顾我残废的‘姐姐’。”

“姐姐?”
“嘎吱——嘎吱——”瓦尔莱塔推着轮椅,走了出来,身边带着低气压。

瓦尔莱塔(友善地微笑): “我不是残废……再说我腿断了茧刑警告……”

【但是,只要有旅行,就会有伤口,所以一定会有一个美丽温柔的仙子来到佣兵身边,赐予祝福】

艾玛兴奋地扑向前方闪着“bilingbiling”光的艾米丽大喊:“天使我终于看到你了!”
“嗯,怎么样?眼睛还好吧?”艾米丽抱住艾玛温和地笑了笑。
艾玛(委屈):“很疼……需要治疗……”
艾米丽(认真):“那么现在请闭上眼睛并堵住耳朵。”
艾玛(懵逼):???

然后就见艾米丽突然松开了她,扑腾着翅膀飞到了奈布面前,牵起他伤痕累累的手,一刀捅进了他的胸口。

“哦!勇士!我为你的勇敢而感动!请带上我的祝福,它将保佑你不再受到伤害!”艾米丽铿锵有力、神情悲愤说。

奈布(懵逼):“什么鬼……”

克利切看了看奈布崩掉的表情,又看了看捂脸的艾玛,最终忍不住吐槽道:“艾米丽你这是感动到要杀了他吗?”
艾米丽(捂脸):“别问我……”

突然,时间静止在奈布即将倒下的这一刻,一个身着华服的男人自空中走出。
狱言面无表情地挥了挥手,剧情倒带回众人与艾米丽初见的那一刻,淡淡地说:“对不起,这里改一下剧情——仙子的祝福由捅出真爱之刀改成吻手礼,给你们造成困扰我替封仄向你们道歉。”

奈布摸了摸自己完好如初的胸口问道:“之前那个剧情究竟怎么回事?”
狱言(面无表情):“因为对封仄而已,发刀是最好的祝福。”
众人:“……”

“放心,我已经把剧本改过来了,接下来的剧情我会盯着她写的,不会再出现类似的情况。”
“等等,”玛尔塔叫住准备离开的狱言,森森道,“感情这剧情是现写的?她人呢?姐要揍她!”
狱言(淡定):“是,至于封仄,我已经揍过她了,安心走剧情吧,路还很长,保护好眼睛和心脏。”

TBC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