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常殓)盖棺定论

食用须知:
1、死神双常×入殓师伊索
2、正剧流,感情戏比较少。
3、有私设,因为我也不懂入殓师这一行。

正文:

1、

镇上流传着一首脍炙人口的歌——

“当你将死之时,你仍旧活着,
因为你的亲人将为你悲伤;
当你咽气之时,你仍旧活着,
因为你所认识的朋友将为你哭泣;
当你入殓之时,你就会死去,

因为一切都将盖棺定论——
你所拥有的不再被你拥有;
你所厌恶的不再令你心烦;
你所心心念念的亲朋好友不会再为你哭泣,
一切都将离你而去。

所以执掌死亡的双神将会来到你的身边,
将你带走。”

伊索知道,这不是骇人听闻的传说,因为他见过那执掌死亡的双神——在父亲的入殓仪式上,他第一次见到那一黑一白的死神,他们押着不甘的父亲,走向虚空。

自那以后,他便再也无法忘怀。

2、

镇上流传着一个说法,那个年轻的入殓师是死神的使者,会为他身边的人带来灾祸。
对此伊索没有任何想法,自双亲离去后,他拒绝了远亲的收养,在所有人的震惊与不解下,成了一名入殓师的学徒。

二十年以来,他早已习惯与尸体打交道,变得如尸体一般沉默、安静,就如同一具真正的尸体一般,穿梭在街道,去为他的同类送行。

如今,伊索早就成了一名优秀的入殓师,并接下了镇上几乎所有工作,只为了在入殓后的短短一瞬间,景仰那一黑一白的双神。

今天,又会有新的工作,他还会看到他们吗?

3、

“亲爱的!你如此冷酷无情地抛下我和你未曾谋面的儿子,不不!你不能走!”
挺着肚子的美艳贵妇不断地哭泣着,年轻的入殓师带着口罩,细细地为富商整理仪容,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入殓的工作。

“不不!不要盖棺!!!”
贵妇早已哭晕,可那边聚在一起的儿子们却未曾看到,他们在争吵着,吵着什么呢?
扶住贵妇的富商的同行们,脸上都带着伤感,但这伤感下,是否有着一颗瓜分财富的心,谁又知道呢?

——但这一切都与富商无关了,因为一切都将盖棺定论。

“当——!”

随着棺钉的钉入,简约却精致的棺材旁渐渐浮现出一黑一白的两个身影。一直冷眼旁观的入殓师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那身着黑衣的死神拄着伞,静静地立在一边,身着白衣的死神则挥动着锁链,勾出了滞留在棺中不愿离去的亡魂。

“不不不!放开我!我还不想死!!!”
富商凄厉地惨叫着,挣扎着,喊着与无数不愿离去的亡魂相同的话。
但那一黑一白的死神只是冷漠地看着他,将他押向虚空。

一切就此盖棺定论。

4、

伊索出神地看着死神离去的方向,直到富商的惨叫声已消弥殆尽,直到那一黑一白的身影早已消失在虚空中。
年轻的入殓师终于回过神,捂住自己跳动不已的心脏,悄然无息地离开葬场。

下一次见面,又会是什么时候呢?
他很期待。

5、

“尊敬的伊索·卡尔先生,非常感谢您的仁慈!因为您的帮助,可怜的诺玛才能走得如此体面——哦,上帝!像我们这等贫穷之人,可请不到专业的入殓师入殓!”
这是一位中年丧女的父亲,他哀叹着,向沉默地整理着死者仪容的入殓师道谢。

“不谢。”
伊索淡淡地回应着,庄重地抬起略微有些沉重的棺盖合上。

“愿你死后不再受到病苦的折磨,愿你幼小的灵魂往生天堂,与上帝同在。”
伴随着入殓师干涩沙哑的声音,他抄起棺钉,精准地钉入棺盖,将已逝之人与世界彻底隔绝。

“当——!”

伊索默默地退到一边,注视着跪在棺前痛哭的父亲,一言不发。
一切已盖棺定论,亡魂不会再逗留人间,唯剩心心念念挂念着棺中人的亲人,悲伤地流泪。
这就是死亡,所有人的标准结局。

6、

突然,一股寒意自身边生起,伊索立马惊悚地看了过去,那一黑一白的死神正立在身边,无声地注视着棺中人,与他相距很近、很近。

黑衣死神缓缓走向棺材,修长惨白的手穿过棺木的阻挡,牵出了平静安详的亡魂,走回他的同伴身边。
整个过程,未曾看过他一眼,或许就没有注意到他这个卑微的人类。

“谢谢您,伊索先生!”
在经过他的身边时,年幼的少女突然对他一笑,轻声道谢,连带着两个死神也看了过来。

“不,不谢。”
常年未曾与人交谈的入殓师,在面对逝者的道谢时,显得十分无措,僵硬地吐出两个字,又归于沉默,仿佛真正的逝者一般。

一黑一白的死神互相对视了一眼,又牵起亡魂,走向了虚空。

“等……等一下!”伊索突然慌了,二十年的注视,二十年的崇敬,终于让他等到了神明的注视,他却因为回应亡魂,错失了表达情感的机会。

——错过这次,我还要等多久呢?

可当那一黑一白的死神又看过来时,他却失去了声音,只能学着那些虚伪的贵族,向死神行礼。

哦,仁慈的神!伟大的神!给予痛苦之人以安宁,给予卑鄙之人以消亡,让一切都盖棺定论,您们是最伟大的神!

7、

伊索·卡尔有着一个富裕的家庭,同时有着一个混蛋父亲。耽淫嗜酒、放逸无度,全然不顾妻儿生死。
所有人都憎恶他、嫌弃他,伊索也不例外,这个该死的混蛋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的发妻早已重病累累。

等他死的时候,竟没有一个人愿意参加他的入殓仪式。唯有希望看着他该死的父亲被钉死在棺中伊索,来到现场。

于是他便邂逅了那一黑一白的父亲,看着他们将惨叫着的父亲押向虚空,伊索觉得无比的畅快——看吧,作恶多端之人终究逃不过一死,在棺盖钉死之时,一切的荣华富贵将与他无关。
这真是太好了。

那之后,他饱受病苦折磨的母亲,终究忍受不住,离他而去。他母亲的入殓仪式,依旧只有他一人参加。
尚还年幼的伊索平静地看着棺盖被钉死,脑海里不断闪过母亲因病苦而扭曲的面容。但自此后,一切的灾殃病苦都将与她无关,她终究得到了安宁。
这真是太好了。

再后来,他成为了一名入殓师,二十多年来,他见证过太多的死亡。
他曾为善良之人的逝去而叹息,也曾为生死前的真情实感而动容。

但一切的一切都将在棺盖钉死之时被下定结论,无法改变。
纵使有万般不舍,那执掌死亡的双神依旧会无情地将人带走——在死神面前,人都是无措的羔羊。

这真是太好了。

8、

“咳咳!”
伊索躺在床上剧烈地咳嗽着,常年与尸体接触,他终于没能避开尸毒的感染。寒冬将至,他却无人照料。

看来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年轻的入殓师平静地想,索性起身,整理仪容,等着工作的到来。

9、

这次入殓的对象是他的邻居,一个温和能干的中年妇女,即使是令人厌恶的他,也总是和颜相待。
但她就这么死了,在一个寒夜里死去,手上紧紧捏着她独子的战亡通知书。

前来参加入殓仪式的人有很多,几乎充满了房间,让伊索感到不适。牧师神情悲怆地立在棺旁,声情并茂地朗读着词藻优美的悼亡词。
伊索沉默地上前,为他的邻居化妆,并合上棺盖。

“是你害死了她!”
突然,人群间爆发出一个撕心裂肺的喊声,一个与逝者素来要好的妇女冲了上来,哭泣着扯住伊索的衣领大喊——
“是你,是你!是你害死了她!如果不是与你接触,她怎么会早逝!都是你带给她了灾殃!”

所有人都被鼓动起来,化悲伤为愤怒,冲上来殴打年轻的入殓师,一拳一脚,丝毫不留情面。
若不是牧师叫来了警员,伊索甚至以为他会当场死亡。

但他依旧伤得很重。

10、

我肯定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伊索躺在床上,毫无波澜地想着,身上的痛楚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不能维持脸上一向的平静。
事实上他的心情也越来越激动,他等着,期待着,那一黑一白的神明来到面前,将他带走。

这种期待是那么强烈,似乎从二十年前初见之时就已开始。

11、

伊索静静地躺在棺材里,棺盖早已合上,只等棺钉钉入,将他与世间隔绝。

棺内一片黑暗,令人心生恐慌;棺外是好心为他入殓的同事的声音,他毫无波澜地念着简单的悼亡词,将棺钉钉入。

“伊索·卡尔,一个将一生奉献给逝者,却饱受他人非议的青年,享年29。愿你死后不再受人冷眼相待,与神同在。”

“当——!”

伊索听着熟悉的钉棺声,轻声叹息。他若有所思地抬头,面前是一只修长惨白的手,它向他伸出,等着他的回应。
伊索放下心来,伸手向前紧紧握住那只手,然后就被一股拉力拉出了黑暗的棺材,来到明亮的葬场。

伊索已无心关注自己的躯体将会被如何处置,因为他前方便是他所瞻仰、崇敬的神明,他正握着自己的手,将他引向虚空。
距离从未如此的近过,近得让他不知所措,却又兴奋不已,一种莫名的情感涌上心头。

“等等!”伊索终于忍不住开口,在二位死神的注视下,带着期盼地,磕磕绊绊地说,“我,我可以成为你们的使者吗?我想,我想追随你们。”
我想与你们共存,与神同在。

二位神明互相对视,突然身着白衣的死神嘎嘎笑道:“我觉得可以,你说呢?”
“可以。”身着黑衣的死神淡淡地吐出两个字,同意了他的请求。

伊索呆呆地看面前的神明,不知该有怎样的表情,怎样的心情。
他只是愣愣地看着他们,看着那白衣死神向他伸出手笑道:“那么,恭喜你成为了我们的使者,以后将由你代替我们接引亡魂。”

“是。”

12、

镇上流传着一个说法,那个死去的入殓师成了真正的死神,每当有人死亡时他便会出现,带走逝者的亡魂。

“不不不!你放开我!不,你是伊索对吧?你不能不照顾同乡啊啊啊!”
伊索淡漠地看着身边的亡魂,脚步不停地走向门外。

或许他应该说些什么,但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也许还是有的,比如那首歌——

“当你将死之时,你仍旧活着,
因为你的亲人将为你悲伤;
当你咽气之时,你仍旧活着,
因为你所认识的朋友将为你哭泣;
当你入殓之时,你就会死去,

因为一切都将盖棺定论——
你所拥有的不再被你拥有;
你所厌恶的不再令你心烦;
你所心心念念的亲朋好友不会再为你哭泣,
一切都将离你而去。

所以执掌死亡的双神将会来到你的身边,
将你带走。”

门外,一黑一白的死神正静静地等着他,在他到来时,转身走向虚空,引领着他与亡魂走向转生之地。

“感觉如何?”白衣死神嘎嘎笑着问。
伊索沉默了一会,平静地回答:“与以往无异。”

是的,与以往无异,不过是换了种形式,本质上还是送走亡魂,让一切都盖棺定论。

至于他?他终于走到了他所景仰的神明身边,他誓要将今后无尽的时间奉献给神,这就是他的棺盖钉死之时,被下定的结论。

The End

封仄:这算是我的得意之作了,常殓真好吃,安利安利卖安利。
求评论!我好想与你们交流灵魂,不要热度都行……当然有更好……

评论(39)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