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杰佣)绿色恋情

食用须知:
1、绿纹大触杰×匿踪绿奈布
2、私设很多,OOC预警,沙雕刀预警
3、小弹簧视角

正文:

0、

传说第五大陆住着一个名为大触的种族,他们或者是耀眼的金色,或者是优雅的白色,令人向往。
一只成年的大触将不会再改变自己的颜色,除非遭到爱人的背叛,才会短暂地染上青绿。

佣兵,是一种活跃在第五大陆各个角落里的一种神奇的生物。他们或者活泼开朗,或者调皮捣蛋。
大触都十分喜爱佣兵,愿意与他们结为伴侣,同过一生,永不分离。

1、

这是一只弹簧手,他正快乐地走着,走在看望同胞的路上。

突然,他看到路边坐着一只抱着一束白玫瑰的绿油油的大触,便忍不住上前询问:“绿纹先生,您在等人吗?”

“不,可爱的小先生,我在休息,待会我还要抓紧时间赶路,去见我的爱人。”绿纹对他微微笑了笑,淡淡地说。

“可是,您浑身都是背叛的绿色诶!您真的要去见背叛您的爱人吗?”小弹簧疑惑道。
“哦,我亲爱的小先生!我并没有遭到背叛,只是我的爱人喜欢这个颜色。”绿纹笑道。

“真的吗?为什么我听前辈说,大触不能随便改变自身颜色呢?”
“啊~这就是我与他故事了,如果您不介意我的打扰,我愿意与您分享。”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听故事了!”小弹簧兴奋地笑道,满脸期待地坐到了那位绿纹绅士的身边,等待着他的讲述。

2、

“我的爱人,是个佣兵。”
“啊~这个我知道!前辈们都说,大触最喜欢骚扰我们了!”

看着身边弹簧手天真的笑容,绿纹无奈地笑了笑:“可是我的爱人,是自己找到我的。”

小弹簧(惊讶):“真的吗?”
绿纹(微笑):“当然是真的,那时候我可被烦得不行呢!”

“可您看起来一点也不烦呀~”绿纹饱含爱意的笑,让弹簧很是不解,如果绿纹真的那么烦他那位同胞,怎么能笑得如此温柔呢?

“因为呀~他最喜欢绿色了,总想着惹我生气,好看着我浑身发绿。”绿纹笑得很开心,“那时候可真是烦得不行!这个不安分的小鬼,天天沾花惹草、勾三搭四,我总是担心有一天他真的会就此离我而去!”

3、

“呀!那确实很糟糕呢!”小弹簧惊异道,“那您不打算找别人吗?”

“我想啊……我怎么不想呢?”绿纹低下头,轻轻抚摸着手上的白玫瑰,声音开始沉下来,低沉得如情人间的细语,如梦里的低喃,“可他不答应呀!”

小弹簧(懵):“诶?”

绿纹又抬起头,语气里带着遮掩不住的笑意,温和地说:“对呀~那个捣蛋鬼,占有欲可强了!哪怕我和别的佣兵多说一句话,他都会炸毛呢~”

4、

“那个那个!”小弹簧突然想起了什么,兴奋地挥了挥手,“我好像知道您说的是谁了!”

绿纹(意味深长):“是谁?”
小弹簧(兴奋):“是匿踪吧!总是穿着青绿色外套的匿踪前辈吧!他可帅了,难怪您会喜欢他!”

“哦~这么说,他还挺受欢迎?”
“当然!匿踪前辈可是佣兵间的佼佼者,绝对不亚于刺客前辈,怪不得您会喜欢他呢!”

“嗯,当然,我最喜欢他了。”

5、

“可惜,匿踪前辈总是神出鬼没,近两年更是杳无音信,我一直想见见他呢!”小弹簧突然失落起来,不高兴地扯着自己的弹簧,眼神禁不住地瞟向身边的绅士。

“那您不如与我同行,他现在在哪里,我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弹簧手先生。”绿纹看着小弹簧期待的眼神不禁笑了笑,起身向小弹簧发起邀请。

“好呀好呀~终于能见到我最景仰的前辈了!”

6、

一路上,绿纹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小弹簧只能追着他的步伐,也一言不发地走着。
但小弹簧终究不是能忍得住寂寞的佣兵,于是他开口问道:“绿纹先生!您还没有跟我讲您为何浑身都是绿色呢!”

“啊~这个吗?”绿纹止步看了过来,平静地说,“其实,我们大触不只是被爱人背叛时才会染上绿色,只要我们有了背叛的感觉,我们就会变成绿色。”

“那您……”小弹簧愣了愣,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是啊,”绿纹轻轻叹了口气,继续前进,一边走,一边呓语道,“他不曾背叛我,但我却感到了背叛。”

“为什么?”

“因为啊,我连自己最爱的人的容貌与姓名都忘记了,我感到深深的愧疚与背叛,所以我染上了永恒的绿色。”
“——我的记忆背叛了我的爱意。”

7、

“这不可能吧!”小弹簧惊呼道,“您记得与他的过往,记得他的喜好,还知道他住在哪里,为何会忘记他的姓名与容貌呢?难道您很久没去看望他了?”

绿纹只是淡淡地笑着,不做言语。

“肯定是这样!”小弹簧斩钉截铁地说,“匿踪前辈从来都是来无影去无踪的,肯定是不愿意受到拘束,没告诉您就跑到别处流浪了!”

“所以,他现在回来了,您就去看他了吗?”

“嗯,他也许回来了,所以我得去看看他。”绿纹依旧淡淡地笑着,将即将掉落的白玫瑰花瓣摘下,放进口袋。

8、

再往前方,就是寂寥无人的高山,翻过高山,便会来到一处遍地鲜花的平原。
小弹簧惊奇地看着四周的美景,不由得心生喜爱,不愿离去。

“这里真是太美了!我想永远住在这里!”小弹簧兴奋地叫道。
“嗯,所以您觉得他会喜欢这里吗,弹簧手先生?”
“当然!肯定!不会有人会厌恶如此美景的!”

“嗯,我想也是。”绿纹笑着,走向平原深处。
那里没有小弹簧想象中的居所,唯有一块无名的石碑,静静地立在花中,前方放着一束与绿纹手中无异的白玫瑰。

9、

“匿踪前辈……他……”小弹簧愣愣地看着面前的绅士将碑前的白玫瑰拿起,换上新的玫瑰,不愿接受那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我来看你了,”绿纹却似乎没有听到自己的询问,轻轻抚摸着石碑,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如您所愿,我依旧带着您最喜欢的绿色前来拜访。”

“请原谅我今天依旧带着白色的玫瑰,因为我一直未能找到绿色的玫瑰。”

“请原谅我对世间的留恋,因为回忆不起您的容貌与姓名,我将无颜面对您。”

“我明天再来看您,我的爱人,亲爱的匿踪。”

“我爱你。”

10、

回去的路上要比来时的沉默许多,一向活泼开朗的弹簧也哑口无言,他看着前方孤寂的身影,张了张口,最终什么也没说。

就让绿纹先生静静地回忆一下吧,我或许一开始就不该打扰他的。小弹簧难过地想。

“他是一个优秀的佣兵,”绿纹突然开口,声音平静却庄重,“他为了坚守他的信念,为了保护自己的同胞,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您应该向他学习,弹簧手先生。”

“当然。”

12、

“可是绿纹先生,您如此频繁地造访匿踪前辈,不会感到难过吗?”

“当然,一直都是,从未改变。”

——The End

封仄:这个只是突然的灵感,bug有些多,可能文笔也不好,但总之,就是这么一个有些虐心的小故事。
关于绿纹话语间的矛盾,这里我来解释一下。

绿纹说他不记得匿踪的容貌与姓名是假的,这很显然。至于为什么他总说自己不记得,这是他对自己的催眠——为了保持匿踪最喜欢的绿色,而强迫自己相信自己背叛了他。

当然,绿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背叛了匿踪,他自己也很清楚——那就是永不分离。

总之,今天刀子也发得很舒服呢~希望你们喜欢!

评论(1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