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未知心跳6

6、见鬼的十分钟

十分钟后——

拼死解了一台电gay的佣兵终于皮皇断腿。
追了整整十分钟被砸了无数块板子早就衣衫不整的杰克十分火大。

那一刻,杰克终于回想起奈布不仅是皮皇,还是集人皇与机皇为一身的全能求生者。

这十分钟绝不是简单的十分钟,是人皇的遛鬼教学,是手残的绝佳榜样。

杰克曾看准时机传送至奈布身边,然而某佣兵却隔着窗子,当面钻进了柜子。又在他走到柜前出来,一个风骚的走位,奔向木板。

好的问题来了,究竟是过去还是不过去呢?
过去,肯定会被砸,抽刀也阻止不了;不过去,就一直在板子旁相望不相语,直到天荒地老吧!

“啪!”
就在这时,某佣兵对他比了根中指,挑衅一笑,迅速放板,然后当着他的面,修▪电▪机。

艹,当我不存在啊!

但是问题又来了,究竟是翻窗过去还是踩板过去?
走肯定是来不及的,杰克表示绝对不会翻窗,踩板看起来是最佳选择,但这依旧无法结束这操蛋的追逐戏码。

最终杰克决定踩板,然后又被遛了一张地图,跟丢了。

以上,只是这短短的十分钟的一幕,这不是速度与激情的较量,这是王者与王者间的修罗场,这是智商与心理的对抗!

MD!

杰克扶着膝盖生气地看着被他捶倒的佣兵,差点没忍住将他放血而死的冲动。

终于抓着了我[哗——]!
杰克愤愤地将地上的佣兵提起。
呼……反正这里离地窖比较远,就先看看附近的椅子吧……
杰克表示他还不想承认他已经被气到要破功四杀了。

然而那红色的轮廓遥在天边,它们或歪或倒地静静地躺在地图的另一边,等待着主人的到来……

狂欢之椅:酷爱来找我~
杰克(僵):糟了,忘了伍兹小姐之前拆了五把椅子……飞了三个,只剩三把了……

“杰克~”
一个清脆明亮的声音打破沉默,杰克低头看向怀里发出声音的佣兵,随后便对上了他鬼畜的微笑。
奈布(邪魅一笑):“猜猜我今天点了什么天赋~”

杰克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就在这时,奈布开始剧烈地挣扎,杰克立马明白他今天点了什么天赋——求▪生▪意▪志。
……还特么是满级的。

“啪!”
奈布顺利地从纹丝不动的杰克怀里挣脱,一个跨步来到窗前,对着立在原地的监管者甩出一个不屑的眼神,发出嘲讽的笑声翻窗而去。

杰克看着跑进红教堂内的佣兵,叹了口气。
所以说,你这样……我很为难的。
——我该怎么办呢?

红教堂内,密码机的声音一阵又一阵地响起,奈布一边破译着密码机,一边警惕的注视着四周。

咦,没跟过来吗?良久不见杰克的身影,奈布有些疑惑。
此时他所在的地区早已聚起浓浓烟雾,已然是开膛手的雾都。

就在这时,教堂正门突然出现一道红光,红光迅速向他身边移动,却又忽得停在了他身边的长椅旁,不再移动。

“噗通——噗通——”
阵阵心跳声充斥着胸腔,似乎失去了原本预示着危险的意味,诉说着别样的情绪。

奈布看着身边的红光沉默不语,浓雾阻碍了他的视野,让他看不真实——更别说隐在雾间的,那人的身影。

——我看不见他。
奈布低下头,压下心中的烦躁,逼迫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在面前吵人的密码机上。

“咔哒咔哒……”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过,进度一点又一点地跳进,奈布却知道,他早就无法安然无事地破译。
——因为他看不见他。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看不见那个总戴着面具的逗比绅士?
明明一直以来……都是看着的……从来,从来不会看不到……

“……喂,让我看到你。”
在一次校准差点失败后,奈布终于忍不住对着那团红光喊道。

红光前,一个高挑男人的身影逐渐显现,杰克正端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他,简约的面具掩去了表情,看不出他的心情。

——但这样就可以了。
心中的烦躁终于散去,奈布将注意力重新移回到密码机上,继续破译。

然而禁不住瞟向那人的视线,却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
不,还不够……

“噗通——噗通——”
心跳声一直持续不断地回荡在胸腔,早已失去了原本预示着危险的意义,染上了别样的情绪。

封仄:终于写到这里了,两个别扭精终于要坦白了,我都为他们着急……原漫依旧在评论,请为阿笙打call!

评论(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