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未知心跳4

4、冷静

“艾玛快去教堂墓碑的无敌点,我帮你卡位!”奈布一边瞅着杰克的位置,一边对前方的艾玛大喊。
“好!谢谢你奈布!”

就在这时,身后的薄雾开始聚拢,杰克的身形缓缓消失。

糟了,雾隐了……奈布额间冒出了点细汗,雾隐后的杰克难以追寻他的位置,更别说卡位了。
现在他只希望杰克能打他一下,只要一下,艾玛就足以跑到无敌点。
所以……

“杰克你看看我~我给你送人头不要是傻瓜哦~”奈布保持卡位姿势回眸一笑。

于是身后的傻瓜迅速绕过了他,追上了前方的艾玛,在奈布的懵逼脸下捶倒了园丁,送上了椅子。

不理我,不理我……奈布感觉自己有一根名为理智的弦即将崩断。
冷静。

已是半血二上椅的艾玛留着悔恨的泪水,向这个世界交待后事:“我先飞了朋友们,场上的椅子我拆了五把,你们加油……”
奈布(欲哭无泪):“艾玛走好,还有这种丢人的事就不要说了……”
艾玛(大哭):“我也很绝望——啊啊啊啊啊!”

目送着奔向自由蓝天的艾玛,奈布内心里回荡起一首名为凉凉的歌。
“嘿,杰克~”奈布整理表情,换上一个挑衅的笑叫住了转头就走的杰克,“来追我呀~光欺负女孩纸你是不是男人?”

杰克闻声看了他一眼,随后转头就走。

奈▪过气网红▪布(懵逼):怎么肥四?为什么不来追我?没看到……不可能啊?以前不是招招手就过来了吗?

杰克(远目):现在的我,早已不是任你呼来唤去的真爱囚徒。
奈布(深吸气):冷静。

等等,不对!
奈布终于注意到近在眼前的雾区,突然明白了杰克的反应——艾米丽在原地自摸。

奈布(哭):姐姐你自摸前不会转移一下地点吗?!

奈布心很累,奈布觉得这局真心带不动,奈布表示有小情绪了。于是强行维持住挑衅的笑容,挡在了尖叫着奔跑的艾米丽前,做着最后的挣扎——
“杰克杰克,你也别欺负人家羸弱怪了,看看我~看看我呗~杰克我求你看我一眼!”

杰克看了眼竭尽全力勾搭他的佣兵,满足了他的心愿,然后冷酷无情地绕开了他,追击前方的医生。

杰克:确认过眼神,你前方的医生才是我的真爱。
奈布(理智之弦即将崩断):呵呵……不抓我是吧……呵呵……
冷静。

冷静你mmp啊!

“敲里马杰克!当我不存在是不是!!!甘霖娘给老子站住!!!”

沉寂的红教堂被一阵阵的尖叫与咆哮声惊扰,身娇体弱的女医生惊恐地尖叫着躲避追击,掩去真容的杀手紧追不舍,那其后,是丧失理智怒吼着的佣兵。
嗯,今天的红教堂也是充满着欢乐与喜悦的好地方呢!

艾米丽(哭):错觉吗……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与此同时,淡定地解完第二台密码机的海伦娜开始明智地寻找地窖。

4.5、战地医生——关于“似曾相识”的一点脑补

[PS:后来和阿笙聊了一下,才知道艾米丽话中的“似曾相识”指的是第一章关于奈布追逐杰克的场面描述(这神特么想得到啊),不过我还是控记不住记几的脑洞,开了个番外……otz]

我,艾米丽▪黛儿,求生者间的治疗担当。文能解机修gay,武能扛刀救人,常年在拯救同伴的一线活跃,倍受尊崇。

“当当!”“佣兵已受伤”
艾米丽依靠旁观者天赋,立马确定了某断腿皮皇的位置,脑海里迅速闪过十几种拯救方式,然后毅然地抛下手上的密码机,前往断腿现场。

艾米丽(慈祥):小机机~要耐心地等我回来修理你哦~

很快,她便赶到了现场,此时惨血的佣兵正在板窗间与小丑纠缠,局面十分紧张。

“看板……略略略~我假装放板其实我是真的翻窗,绝望不绝望?”“来啊!快活啊!我们还有三台机的时间可以用!”“哦奈斯~我又加速了!”

艾米丽(吐血):紧张个鬼!

就在身残志坚的某人与火冒三丈的监管者隔了一面墙时,艾米丽迅速叫住他,并给了他一个眼神——抓紧时间摆脱,我给你治疗!

奈布回眸一笑,一眼万年,时间似乎静止在了这一笑之中。

然后某皮皇又翻到了墙的另一面,继续与监管者疯狂二人转。

艾米丽(保持微笑):我不气……真的……

好在,小丑很快就烦了,怒气冲冲地拉锯离开。
艾米丽立马上前,将某皮皇摁在地上治疗。

“姐姐,我身上有钻头……你不用管我的,我苟得住。”奈布尴尬一笑。
艾米丽(面无表情):“闭嘴。”

“姐姐,你放过我吧……”
“闭嘴。”

“姐姐,我想说监管者回来了快放开我啊啊啊!”

此时一位靓仔开着火箭筒而来。

“当当!”“医生已倒地”

艾米丽很生气,如果不是某人太皮,她怎么会气到断腿?

“当当”“佣兵已受伤”
艾米丽看了眼不远处的断腿现场,继续修机——嗯,今天是杰克,不管。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艾米丽:……

“诶诶诶~又空刀了,杰克你行不行……啊”
艾米丽:……

“嘤嘤嘤~万水三千,为何你只宠我一人?”
“咔!”艾米丽直接炸了个机表示自己受不了了——治疗强迫症了解一下?

于是她又一次抛弃手上的电gay,怒吼着跟上某佣兵:“甘霖娘的佣兵!给老娘站住!!!”

就在这时,杰克回眸一笑,一眼万年。

杰克(邪魅一笑):女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艾米丽(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杰克先生,您要专一……

“当当!”“医生已倒地”

艾米丽哭了。
硬硬硬!谁还不是个小仙女啊!sb佣兵,人家再也不治疗你了!呜呜呜……

“当当!”“佣兵已受伤”
克利切有些担忧地看向不远处的红色轮廓:“奈布他没事吧?”
艾米丽(认真谨慎):“专心破译。”

“当当!”“佣兵已倒地”
克利切更紧张了:“新来的黄衣之主这么牛吗?居然让奈布断腿了!哎哎,我们救不救?他就跪在附近诶~”
艾米丽(保持淡定):“专心破译。”

此时密码机还剩一丝血,克利切最终不忍让自己的同伴旋转上天,立马抛弃电gay,奔向断腿现场:“不行,奈布已经半血了,不救就真的挂了!”
艾米丽面无表情,继续破译。

“当当!”“‘慈善家’已倒地”
“咔!”
艾米丽炸了个机,额角暴起一根青筋,抄起她的镇静剂奔向不远处残奥会。

作为一个人皇,艾米丽很快就找到了破解触手守尸的方法,迅速拯救了还剩一丝血上天的某皮皇。
此时克利切已自愈成功,并与奈布分头奔跑,艾米丽迅速跟上佣兵的脚步,随时准备摁住治疗。

“章鱼哥你不行!”
就在这时,某皮皇本性难移,开始疯狂嘲讽,艾米丽立马原地炸裂。

“敲里马佣兵给我站住!信不信老娘飞针治疗啊啊啊!”
“姐姐你冷静!哈斯塔就在身后!”
“我管你的!!!”

另一边,菲欧娜看了眼那欢乐的追逐场面,有些不解地问身边的克利切:“我有些不懂,艾米丽她不是有窗板交互减速buff吗?她怎么跟上奈布的?”
克利切沉默了一会,无力地吐槽:“你难道不知道吗?治疗佣兵的时候,所有的羸弱buff都是不存在的。而且艾米丽她……算战地医生……”

那一局,他们很诡异的赢了,奈布因为带了大心脏所以完全不虚,艾米丽作为人皇自然早就看准时机自摸完成。
于是二人一边跑,一边遛,把新来的黄衣之主欺负得十分憋屈。

评论(10)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