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最近写在评论区里的三篇脑洞文

目录:

1、(杰佣)佣兵的职责——冷酷无情杰X皮皇奈

2、(黄/裘/杰佣)罪——其实超短,只有对话,建议看图

3、(杰佣)狼与渡鸦——雾鹗杰X寄生奈,西幻背景


《佣兵的职责》

——写在 @杰德毘格依 图下的陈独秀评论。

原图链接:http://jiedepigeyi.lofter.com/post/1f756d0e_eea0e8d7

 

“嘿~前面的!你是求生者对吧?要去参加游戏吗?不如带上我吧!”

“嗯?你说我不会破译,治疗时间又长,带我干嘛?”

“噢,你果然不会玩游戏!”

“你看啊,我虽然破译慢,治疗时间长,但我跑得快啊!”

 

“那些在你们眼里十分可怕的监管者,对我来说不过是在遛狗!”

“所以,你们尽管专心破译,将那些该死的监管者交给我吧!不必担心,我会死死拖住他们,直到大门通电的那一刻——哦,也许你还得注意点我的信号,知道监管者的位置,就知道该怎么躲开了吧?”

 

“被发现了?不要慌~小场面~~我帮你扛一刀你快跑!毕竟你们才是游戏胜利的关键~~~”

“如果你们上椅子了,我来救,专心破译;如果我上椅子了,都别救,专心破译!看我不把椅子给他坐穿!”

 

“所以,带上我吧,我很厉害的!再不济,我还能破译一下不是吗?”

 

————————

 

还有一条密码……奈布强忍着身上的伤痛,翻过一个窗,趁着加速时间,奔向前方的长板。

还好这局是杰克,刀不长,我应该还能再拖一会……

 

“快走!” 

就在这时,接收器上突兀地传来一条信号,奈布愣了一下,看到了墙那边的黄色轮廓——糟了,不小心把监管者带到队友边了!

身边升起浓浓雾气,俨然是已经形成的雾区,而那标志着监管者的红色警示灯,即将赶到。

 

奈布迅速思考了一下,跑到板后,一边神情紧张地注视着警示灯,一边小声对他的队友喊了一句:“快跑,待会我砸他一板子再扛一刀,能跑得掉吗?” 

“可以,那你……” 

“不用担心~”奈布一脚踹下板子,正中监管者的身上,回头对他的队友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这是佣兵的职责!”

 

“呜——!”

  就在这时,大门通电,眼前监管者惨白的面具下突然闪过一道红光,原地消失出现在板子的这边。奈布神情一凝,立马挡到了队友身前,硬生生地抗下指刀的攻击。 

“唰——!”   

锋利的指刀狠狠砍在他的手腕上,溅出斑斑血花,染红了地面,也染红了那个绅士的礼服。

判定命中,他被迫倒地停止移动。

 

奈布无力地靠在身后的墙上,看向早已不知所踪的队友离去的方向,眼底闪过一丝落寞。就在这时,眼前带着面具的监管者走到了他的面前,放下指刀,说出了从认识以来的第一句话—— 

“帮人抗刀,替人送死,很好玩吗,萨贝达先生?” 

好玩……怎么可能呢? 

他有些疲惫地抬头,面前的瘦高男人也低着头,静静地看着他。杰克那似骷髅般惨白的面具看不出任何表情,淡漠的语气更是让人生畏。

 

接收器传来接二连三地提示音,他的队友毫不犹豫地离开了阴森恐怖的游戏,抛下残废的他,以及眼神冰冷的监管者。

 

奈布垂下头,捂住自己右腕上的伤口,近乎呓语般回答——

“不,一点也不,新伤叠着旧伤真的很痛……所以,还不快把老子丢椅子上,好开下一把!”他突然狠厉起来,露出一个近乎狰狞的嘲讽的笑,讥讽道,“怎么,被你老子遛傻了吧?蠢狗!”

 

“呵,不知好歹……”

奈布爽朗地笑着,讥讽地看着眼前的绅士如同曾经千千万万局游戏的监管者一样,取出了气球,束在他的腰上,牵着他走向了庄园的深处……

 

下一局,准备大厅——

“嘿!你是求生者对吧?来来来~带上我!保你好当当的进去,好当当的出来!嗯?你问我?保护你们不就是佣兵的职责吗?”奈布爽朗地笑着,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The End

 

无责任发糖后续——

 

“啪!”“哎呀——!”

奈布吃疼的叫了一声,这个打扮得很绅士的监管者刚刚非常不绅士地将一身是伤的他丢到了地上,他扶了扶身边的墙吃力地起身,这才注意到,他被扔到了大门口放生……

近乎是一瞬间他毫不犹豫条件反射地嘴欠道:“脑子被遛傻了?”

“不是,”身旁的“绅士”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指刀,悠悠地说,“只是突然有些不忍,像您这般坚强勇敢的猎物值得特殊对待,希望与您下一次的交手。”

 

随后便走回了地图的深处,奈布看着逐渐与地图上的薄雾融为一体的“绅士”,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好呀~下一次可记得躲着点我!该死的伪绅士!”随后头也不回地走出空气墙。

门内并未走远的杰克回过头看了看声音传来的方向,微微一笑,“伪绅士”吗……挺合适的称呼,下一次,我可不会再放走您了,萨贝达先生。

 

 

 

《罪》

依旧是写在 @杰德毘格依 评论区里的脑洞段子。

原图链接:http://jiedepigeyi.lofter.com/post/1f756d0e_eea432b6

 

杰/裘:爱上你是我们的错,猎物与猎人不应该产生感情,所以,请让我们远去,因为我们本不该相见。

 

奈:我就不该认识你们!骗子,说好的不分开,却又转身离开,骗子!

 

神:所以,拿好吾赐予汝的神器,忘记他们,成为吾的侍者吧。

 

那一天,杰克和裘克在花园里踱步,自从他们拒绝了他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即使是在庄园游戏里,即使他们后悔冲到求生者的阵地里。那人仿佛烟火,凭空而来,又凭空消失,不再显现。

 

直到眼角闪过一抹藏青,那人披着狼皮披风缓缓走过。

 

不,不要走!我们后悔了,回来吧!

 

“唰——!”“你们想做什么?”

弯刀迅速地砍了过来,割破了裘克的手,也划开了距离。

“奈布,醒醒,是我们!”裘克有些着急地喊道。

“你们,是谁?”奈布冷漠地看着面前的红头发男人,毫无波澜地说。

 

裘克愣住了。

谁能知道,再相见时,已不再相识。

 

杰克静静地看着镶嵌在奈布肉体上的瞳眸,看着被他护在身后的黄衣之神,缓缓开口:“是你。”

 

神祗冷漠地扫了冒犯他的蝼蚁一眼,对他的侍者招了招手,转身离开。奈布警惕地盯着眼前的人,直到他的主人即将离去,然后迅速收起弯刀,跟上步伐,与哈斯塔消失在淡淡的薄雾间。

 

“我要杀了他!”“走吧。” 

“你不生气吗?”“这不就是……我们一开始的愿望吗?” 

杰克折下一枝即将枯萎的红玫瑰,轻轻低叹:“走吧,这是我们的心愿,我们的罪啊……”

 

《罪》——The End

 

 

《狼与渡鸦》

——写在提供素材的 @松野胡子 评论区里的文。

原图链接:http://songyehuzi.lofter.com/post/1f202445_eea6a97e

 

狼的一生只会认定一个对象,不会更改,不会舍弃。

奈布确定,在他被那只象征着不详与死亡的渡鸦捡到后,他就找到了属于他的那个对象。

 

“先生,这是今天的茶点,请享用。”奈布端着自己刚刚做好的点心,缓缓靠近前方风衣上装饰着层层灰羽的男人,狼尾轻轻地、不安地、带着说不上的兴奋摆动着。

 

这是他认定的人,他认定的伴侣,哪怕为他做着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哪怕那只不知活了多上岁月的渡鸦从未正眼看过他。

 

“放下吧,你辛苦了,可以回去休息了。”男人修长的指节敲了敲旁边的小桌子,淡漠地说。奈布沉默了一会,上前将点心放下,不甘地盯着男人风衣上的羽毛,退步离开——他在赶他走。

 

突然,一股浓烈的杀气扑面而来,奈布的尾巴立马警惕地立起,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前方男人瞥过来的猩红的瞳眸,发出不甘的低鸣。

“呜——”为什么我就看看,都要赶我走?我很讨厌吗?

 

藏青色的狼垂了垂尾巴,最终还是迅速退开,直至离开男人的视线。

 

“呵,不愧是渡鸦,真是冷漠!”男人身边突然出现一个红色的身影,那人拎着一把带血的长枪,冷冷地盯着不慌不忙地享用着茶点的他,讥讽道。

 

“打扰他人的进餐是不礼貌的行为,裘克先生。”男人优雅地放下手中的餐盘,微微笑道,眼里带着一丝冰冷的杀气。

 

“杰克,你可不是‘人’!”裘克冷笑一声,架起长枪,准备冲锋。

 

杰克微微皱了皱眉头,暗自捏起一个咒术,额间冒出点点细汗——圣骑士的冲锋,他没把握接住第二次,之前他已经被这个该死的骑士伤过一次了,伤口至今未好……好在,他走了。

 

“嗖——!砰!”

预计中的剧痛没有出现,唯有温热的鲜血染红了礼服,溅入了眼底。

 

不知何时回来的奈布,挡住了骑士的冲锋,他一手紧紧捏住洞穿胸口的长枪,在裘克震惊的目光下,露出獠牙,迅速出手捏碎了他的头颅。

 

“砰!”

 

杰克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场景,突然感到生气,冷冷道:“你回来做甚?”

 

大概是知道自己即将离去,藏青色的狼人微微抬头,爽朗一笑,抚上了他的脸,奈布笑着说:“替您卖命呀~杰克先生,我终于知道您的名字了……咳咳……反正我也快死了,就让我好好看看您吧……嘿嘿……”

 

“先生!我已经认定您了!请让我替您卖命,为您做些事情好吗……”耳边似乎响起一个坚决果断的声音,杰克低下头,拥住了那头自己捡回来的狼,无力地感受着这映照到现实的话语。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为何要替我卖命?”他淡淡地问。

“不知道呀!反正见到您的一瞬间我就认定您了!我们狼人是不会放弃认定的对象的……嘿嘿……先生……”狼人嘿嘿一笑,兴奋地甩了甩尾巴,但他的语气越来越弱,直到最后几乎消逝。

 

该死,好不容易和先生说上话的……奈布无奈地笑了笑,最终化为一匹藏青色的狼,趴在他心爱的先生怀里,沉沉地睡死过去。

 

杰克静静地抱着狼,感受着怀里的温度逐渐下降,直至冰冷。突然他轻声叹息,喃喃自语道:“狼人……真不愧是最耿直的种族啊……你难道不知道我救你是因为你的生命可以让我恢复么……傻狼……”

 

抱着狼匹的男人突然消失,狼冰冷的尸体跌落在地上,轻轻晃了晃维持住了平衡,也接住了上方落下的黑色的渡鸦,渡鸦安静地趴在狼的身上,直至失去温度。

 

——The End

 

 

强行he——

 

杰克端坐在餐桌边上,优雅地取出一块茶点咬下——距离裘克追杀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他终于能安稳地享用茶点。

 

“嗷呜——!”

不,也许暂时还不能。杰克淡淡地扫了一眼依旧没有恢复人形的奈布,有些头疼的走上前,安抚地摸了摸他藏青色的毛。

 

“还需要我解释一遍吗?”杰克叹了口气,悠悠道,“我是象征不详与死亡的渡鸦,只要世界上有一天存在着痛苦与灾难,我就不会死去。”

“至于你——我在你昏迷时和你签订了生命共享的契约,所以你也活着,听懂了吗?”

 

“嗷呜呜呜——!”狼甩了甩尾巴,狠狠挠了挠地毯——懂懂懂!我都懂!可是你不是说救我就是为了用我的生命恢复实力吗?

 

“我突然改变主意了,”杰克拎起又一次抓坏地毯的狼,淡淡地说,“永生可不是什么好事,我得找个人与我一起承受永恒的寂寞,现在懂了吗?”

 

“嗷呜!”


评论(10)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