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欺诈组)521贺文

食用须知:

 

1、这是混更,这是我五月二十一发到微博上的贺文,拿来混下更,最近在摸鱼,不想更《24h》……

2、微量园医

3、我需要鞭挞……

 

克利切总觉得有些奇怪,平时老缠着给他表演消失魔术的瑟维,今天却好像真的消失了一样,直到现在都没出现。

 

克利切不禁有些担心,这个老混球该不会因为调戏哪个有伴的被揍死了吧?想到这里,克利切不禁勾了勾嘴角,向瑟维的房间走去。老天,如果让他看到瑟维半身不遂地躺在床上,他一定会好好感谢动手的人。

 

一路上,克利切看到艾米丽和艾玛有说有笑地走着,在看到他时有些厌恶地绕开,不禁有些好笑。

521呀,521,为什么要在这个日子碰上艾玛,这个他曾经最爱的人,现在正在和另一个女人谈情说爱,让他很是怀疑人生。

算了,还是去看看瑟维是不是还活着吧。

 

一边在心里吐槽着,另一边却早已到了那个不能在熟悉的门口。

 

待会会发生什么呢?是看到半身不遂地瑟维,还是又被空气扯胡子?

 

“吱——呀——!”

门内带着帽子的瑟维正凝视着手上的东西,在发现他来了的时候,慌忙的把东西放进口袋里对他尬笑:“克——克利切?你怎么来了?”

 

克利切朝他翻了个白眼:“看看你有没有被揍得不能自已。怎么,今天没有隐身扯我胡子了?”

 

瑟维呵呵了一声,突然低喃了一句什么,然后扭头看向窗外。

克利切不禁有些奇怪,便走上前去戳那个沉默的魔术师。平时不是该狠狠甩一句“嘿嘿~我怎么可能会被揍”之类的……么?

克利切沉默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戳入魔术师的身体里,对,戳入。

 

“吱——呀——砰!”

克利切连忙回过头,看着门自己关了上去,马上意识到什么:“瑟维,有意思吗?”

“嘿嘿~”门口渐渐出现一个身影,瑟维笑眯眯地摸着胡子猥琐地说,“这不是想和你……好好聊聊么~”

 

克利切警觉地看着门口的那个人,突然,他发现那个人的动作开始僵硬地重复起来,连忙往旁边一躲,然后双手向前一抹,不出意料地摸到一个热乎乎的身体。

 

嗯……刚刚老混蛋好像往口袋里塞了什么?

盗窃的本能让他在瑟维抓住他的手时,立马抽回,并顺手捞出了他口袋里的……诶?

 

克利切石化地看着手中的套套,不可思议地看向已经显出原型的瑟维:“你……”

瑟维吹着口哨,调笑道:“你发现了魔术背后的目的,克利切先生。”

 

“啪!”“去你的目的!连你都要跟我秀恩爱!”克利切表示不能接受一而再再而三的秀恩爱,狠狠地将套套丢到笑成一枝花的某人的脸上,气鼓鼓地朝外走去。

 

为什么连老混蛋都找对了——不对,他怎么——该死,他看到这混球脱单,竟然很不高兴?

 

“哎?哎——别走啊,别走啊!我不开玩笑了,谁跟你秀恩爱啊,要秀也是我们一起秀嘛!身后的魔术师焦急地跑过来,从身后抱住他。

 

克利切大脑突然轰的一声一片空白,他竟难以理解身后人的话。那人是魔术师,他的变戏法是骗人的,他的话也是骗人的,骗人相信他的魔术,然后再笑眯眯地告诉对方真相。

所以,这次,肯定,只是,瑟维521的魔术,不,骗局罢了……克利切咬咬牙,狠狠抓住自己随身的手电筒,推开瑟维指着他大喊:“少跟我开这种玩笑了,魔术师,如果你想嘲笑我的话,就不要怪我用手电筒照瞎你!”

 

瑟维打了个颤,明显是被吓到了,克利切收回手电筒,如果是平时,他肯定会狠狠嘲笑瑟维,但他现在没心情。

脑海里闪过一幅幅的画面,大多是在别人知道自己是个假的“慈善家”时厌恶的表情——包括艾玛的。

 

“哦,亲爱的克利切,你这样我就不好开玩笑了”瑟维突然沮丧了起来,“不过,我说真的,反正咱俩一个是骗子一个是小偷,出去也找不到对象,不如干脆凑个对,出去还能秀单身的一脸,不是吗?”

 

“听起来不错,”克利切若有所思道,“反正艾玛跟艾米丽在一起了,奈布和那个隐身人也不清不白的,咱俩嘛~也不是不行。”

 

瑟维嘿嘿笑着,抱住克利切,用自己的胡茬蹭着他的脸。

“这不就完……”

“不过,我能相信你这个骗子的话么?”克利切继续喃喃自语道。

“嘿嘿~这你就想多了,和你认识这么久,我还不是得担心什么时候我的房间被搬空了,我说什么了么?”

 

留着大胡子的魔术师笑眯眯地看着他,仿佛自己的一切都被看了个清清楚楚。

他总是这样,一直不正经地笑着,然后把一切都抓得死死的。

克利切叹了口气,然后打开手电筒照过去。

“伊啊啊啊啊啊!克利切你干嘛啊!好好好晕啊!”

克利切哈哈笑了笑,开心的看着魔术师大人出尽洋相,他真应该把特蕾西的相机拿过来照一张的,这个照片他觉得一定能卖很多钱。

 

等他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时,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那是他告诉瑟维他是小偷时,对方的反应——

“诶?原来你是小偷啊,正好正好,我是个魔术师,说白了就是个骗子,咱俩肯定合得来。”

 

克利切突然很想摸摸瑟维的胡子,便伸手摸了上去。

眼前明明什么都没有而手下的触感却告诉他,这是他的魔术杖,这是他的衣领,这,是他的胡子,大胡子。

克利切将胡子狠狠扯到自己面前,咬住了胡茬间的一片柔软。

 

“!”

“诶诶,疼疼痛!”瑟维连忙推开克利切,使劲揉着自己的嘴唇和下巴。

“喔~终于知道被扯胡子的感受了吧?”克利切狠狠嘲笑道。

“好吧好吧,我以后不再扯你胡子就是了,”瑟维擦了擦眼角的的生理泪水,一脸认真道,“那,再来一次?做到底?”

 

克利切一把摁倒面前的魔术师,痞子般笑道:“行啊~东西给我,我来。”

“嘿嘿~”

突然,克利切觉得身下一空,一看竟躺进了残影里,然后又被空气压倒。

脖子后,是熟悉的胡子的触感,还有某人贱贱的笑声:“还是我来吧,你又不会。”

 

END,刹车。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