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黄/杰佣)神的仁慈(下)

食用须知:

1、这是送给 @杰德毘格依 太太的脑洞文,以此致敬太太六月十五日发的黄/杰佣短漫!在线表白太太啊啊啊!

2、精神上杰佣,肉体上黄佣,具体请根据本文内容理解。

3、强强,刀子,神袛黄衣×皮皇奈布。

4、嗯?你问杰克?当然是——英年早逝,出师未捷身先死,为人做了嫁衣裳,出场的意义就是为了发刀,整篇下来连个脸都没露了解一下,哦,其实是有露脸,也就是露脸而已……不行了,我已经控几不住寄几的沙雕脑洞了……

5、人物基本我流人物,在下游戏渣渣,如有BUG请大喊三声“作者是渣渣”然后一笑而过。

6、肝完了出去浪,9中的H请自行脑补,在下真的不会开车,如果实在懒得脑补请在评论下方打“1”。

7、如果我回来时“1”的数目超过10我就补个车,那时候就不要介意我的垃圾婴儿车啦~哈哈哈,我不会皮断腿的!!!


正文:


8、

 

晚饭过后的女孩子们,总有聊不完的八卦,说不完的奇闻。

 

“听说,如果在第一百次游戏中取得胜利,就能离开庄园!”艾玛扶着桌边,兴奋地说。

“好像是这样,”艾米丽想了想,有些迟疑地说,“可是,好像又说,如果失败了,就会永远‘留下’……”

 

“哎,管它呢!有机会总比没有强!”

“可是……”

“艾米丽,你也想出去不是吗?”

“嗯……”

 

——可是,真的能出去吗?

艾米丽按下心中的疑问,和艾玛聊起了哈斯塔和奈布的爱恨情仇来。

 

9、

 

奈布正在睡觉,虽然他没有被失常伺候着修一天的密码机,但也十分疲惫。

 

“唔……”

突然,他觉得有什么东西钻入了他的衣服,在他身上不安的游走。

奈布立马睁眼,抄起身边的弯刀就砍了过去。

 

“噗嗤!”一截紫黑色的触手被他斩落,然后消失不见。

 

奈布防备地盯着半夜三更闯入他的房间的哈斯塔,警惕地问:“你来干什么?”

 

哈斯塔没有说话,只是黄袍下的红色眼球莫名浮现了很多,一眨不眨地盯住他,透着诡异的兴奋。

 

奈布愣了愣,似乎有些明白这个高冷的神想干些什么,于是便松开了弯刀。

 

哈斯塔见状,便挥了挥手,两条深渊之触迅速长起,一条狠狠打飞了他的弯刀,一条粗暴地钻入他的衣间将其撑裂,然后强硬地压上,摁住他的胸口。

 

奈布有些不适地挣了挣,才突然意识到他们在一起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做过爱,便不再挣扎。

 

只是他很介意为什么他依旧是下位?

嘛,不过哈斯塔真是干脆果断,比某个恶趣味盈溢的混蛋好多了……

 

——真的吗?

 

迷糊间,黄袍下的红眼扭曲成一张熟悉的脸,他无意识地伸手抱住,呓语道:

“你回来了吗……杰克?”

 

10、

 

他和哈斯塔一个是求生者一个是监管者,两个八竿子再加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是怎么凑到一起的呢?

 

哦,对了,还是因为游戏。

 

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哈斯塔在守尸,他在救人。

 

作为人皇间的皮皇,监管者眼中的长钉,他自是有一套气死人不偿命的骚操作。

于是尽管哈斯塔用深渊之触死死围住被绑住的队友,他也依旧凭着自己风骚的走位,骗掉所有触手,拯救了还有一丝血飞天的队友。

 

“略略略~章鱼哥守尸,不过如此嘛~”救下人后,他也没忘了嘲讽监管者,对着哈斯塔那些令人惊悚的眼球做了个鬼脸,然后扬长而去。

 

那一局,求生者好好当当地进来了四个,整整齐齐地出去了四个,监管者败得一塌涂地。

大概就是那时候起,哈斯塔就和他杠上了,有他在的局必定只追他,哪怕放走其他三人,也一定要让他上天。

 

直到某一局,皮断腿的他被扔到了地窖旁放生。

 

“喂?你脑抽了?哦,我忘了你大概没有脑子!”他有些不满地对着那个黄袍章鱼怪喊到。

身为黄衣之主的神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就走,顺便在他身边放出了所有的深渊之触。

 

然后,他被放走的次数越来越多,直到他忍无可忍冲到哈斯塔房间质问——

“你究竟想干什么?”他将弯刀比在哈斯塔的胸口,龇牙咧嘴地质问。

“吾欣赏汝的实力。”哈斯塔无视弯刀的威胁,淡淡地说。

“那要不顺便谈个恋爱?”他抽了抽嘴角,嘴欠道。

“好。”

 

于是他们就这么在一起了。

 

虽然他一直觉得这个剧情狗血且眼熟。

 

11、

 

我一定是忘记了什么。

 

奈布皱着眉头,在求生者居住区域的走廊里徘徊。

 

“早上好,萨贝达先生!”不远处,身着浅绿色披风的艾米丽微笑着与他打招呼。

奈布点点头,也回了一句“早上好”,便又一次陷入沉思。

 

“您看起来心情不好,是……和身上这些……”艾米丽有些奇怪地看着奈布,上下打量了一番,并成功发现了那些根本就没遮掩过的痕迹,有些尴尬地停下询问。

 

“和那些触手留下的痕迹无关,哈斯塔是个变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想别的事。”奈布有些不耐烦地扯了扯兜帽,想要掩去脖颈上的勒痕,却反而将更多的痕迹暴露出来。

 

“那请问是……”

 

“你见过一个身着墨绿色礼服的绅士吗?嗯……喜欢戴着白色面具的绅士。”他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问。

“很遗憾,我不知道。”艾米丽仔细想了想,然后无奈地摇头。

“再想想,指刀,还有雾。”

 

“我……”艾米丽愣了愣,干巴巴地说,“有印象,但不记得,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对呀……还差呢……”奈布喃喃自语到。

 

就在这时,艾玛抱着一捆红玫瑰,兴奋地跑了过来:“艾米丽,你看!这是我种的红玫瑰!咦?萨贝达先生……”

“红玫瑰……”奈布突然出手,狠狠捏住了一朵红玫瑰,死死盯住那上面的红色花瓣。

手掌被玫瑰刺刺破,流出斑斑血迹,染红了玫瑰的梗,染红了他的眼。

“萨贝达先生!快松手!刺还没拔……”

 

——对了,还有红玫瑰,还有他总是挂在腰间的红玫瑰手杖!

 

奈布突然想起来了,顾不上惊恐的艾玛和艾米丽,神色不安地跑向废弃的后花园。

 

后花园里零零散散地长着许多野花和野草。

花园的最中间,摆着一块墓碑,碑前放着一根带有两枝永不凋零的红玫瑰的手杖,碑上刻着四个字母——JAKE

 

奈布死死盯住那四个花体字母,捏碎了手上的玫瑰,眼角不经意间,划过一道泪痕。

——混蛋!骗子!说好结束最后一场游戏,我们就一起离开庄园,可结果呢?!

 

披着黄袍的神立在门口,冷漠地看着失神地立在墓碑前的人,冷笑一声,缓缓靠近。

 

12、

 

吾乃黄衣之主哈斯塔,吾虽无形,实则为神,诸有生者皆为蝼蚁。

吾被禁锢于此,与蝼蚁相伴。

无尽的轮回令吾疲倦,或许有什么能为吾解闷。

 

[哈斯塔先生,虽然有些冒昧,但我还是想请您帮我个小忙。]

“讲。”

[在我离去后帮我像从前一样照顾他,庄园主会抹去我存在的所有痕迹,您不必有所顾虑。]

“呵,吾可不敢保证他会不会想起来,庄园主的记忆消除又不是彻底的。”

[没关系,我本来也不希望他一直遗忘,毕竟死亡的坟墓过于清冷,会让我感到寂寞。]

“如汝所愿。”

 

有趣的蝼蚁,有趣的心思。

吾决定,赐汝等卑微的蝼蚁以仁慈,欣赏汝等的痛苦。

 

13、

 

奈布伫立在墓碑前,无声地流泪、回忆。

时间究竟过了多久,是一瞬还是永恒他已无暇去管。

直到泪水开始消逝,直到鲜血已成薄痂,直到那柔软却冰冷的触感出现在脸上——

 

“什么……东西?”

奈布愣愣的看了过去,对上那一群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红色眼球。

 

眼前的景象又一次扭曲,奈布惊讶地看着那张温和地笑着的脸,不可思议地喃喃自语——

“杰克?不……骗子……不是你……”

 

可是,就算不是又能怎样呢?

就算是假的,他又能做什么呢?

 

紧握的刀柄被松开,昔日浴血的雇佣兵出神的看着眼前的绅士逐渐靠近,微微弯腰,轻柔的吻了下来。

 

混蛋……居然还敢回来……算了,回来就好……

 

奈布紧闭双眼,死死扣住他的爱人,贪婪地索取着唇上的柔软,眼角渗出一滴滴泪。

 

杰克,回来就好,我爱你啊……

 

“噗嗤!”

奈布若有所触地睁了睁眼,瞥向自己被紫黑色触手洞穿的胸口,又一次闭上眼,继续沉浸在眼前的景象之中。

 

脸上的触感突然离去,紧接着一个冰冷的声音自面前响起——

“愚痴之蝼蚁,明明口口声声说着爱,却分辨不出真假吗?”

 

奈布无所谓地看了看面前变现出人脸的神祗,无视掉他的冷漠,伸出手捧住他的脸,狠狠地吻了上去。被洞穿的胸口连带着上前的动作,又一次加深,溢出更多的血液,染红了墓碑前的土地,仿佛被放上了红地毯,血的尽头会通向婚姻的殿堂。

 

——怎么可能分辨不出来?只是,我更希望这是真实。

 

14、

 

怀里的人类早已失去温度,夺去他生命的深渊之触依旧停留在原处,哈斯塔平静地看了他一眼,一手搂住他的躯体,一手挥了挥,墓碑四周突然出现大量的深渊之触,撑破了土地,翻开了墓地。

哈斯塔抱着冰冷的尸体,走到墓前将尸体随手一丢,又操控着深渊之触盖起厚土,转身离去。

 

再见了,人类的小花,这是吾对你们的仁慈。

 

这出戏吾看得很是愉悦。

 

15、

 

“你杀了他?!”跟在奈布身后,并目睹了一切的艾玛拦住了神祗质问,表情狰狞带着杀气。

 

黄袍下的红眸突然都看了过来,散发出阴冷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艾玛打了个颤,有些害怕地看着黄袍下的眼球与触手,依旧坚定地拦在哈斯塔的身前,等着一个解释。

 

“这是杰克的心愿,吾已仁慈地满足了他。”

哈斯塔淡淡地丢下一句,召出一根深渊之触将弱小的园丁擒住甩向墙壁,然后绕过痛苦地呻吟着的园丁,走回自己的“神殿”。

 

“呼……呼……你给我站住!”艾玛喘着气,捂着伤踉踉跄跄地跟了上去大喊,“既然杰克想让他死,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杀了他!为什么还要对他这么好啊?!你说!!!”

 

哈斯塔头也不回地走着,回到了自己的“神殿”。

 

次日,途经哈斯塔房间的裘克无意间看到,他的房间里挂着一把弯刀,有些奇怪地吐槽道:“这只章鱼,什么时候开始收集弯刀了?”

 

然后歪歪脑袋,提着火箭筒走向准备的餐厅。

 

END


评论(43)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