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黄/杰佣)神的仁慈(上)

食用须知:

1、这是送给 @杰德毘格依 太太的脑洞文,以此致敬太太六月十五日发的黄/杰佣短漫!在线表白太太啊啊啊!请不要嫌弃在下的垃圾文笔!

2、精神上杰佣,肉体上黄佣,具体请根据本文内容理解。

3、强强,刀子,神袛黄衣×皮皇奈布。

4、嗯?你问杰克?当然是——英年早逝,出师未捷身先死,为人做了嫁衣裳,出场的意义就是为了发刀,整篇下来连个脸都没露了解一下,哦,其实是有露脸,也就是露脸而已……不行了,我已经控几不住寄几的沙雕脑洞了……

5、人物基本我流人物,在下游戏渣渣,如有BUG请大喊三声“作者是渣渣”然后一笑而过。

6、不行了肝不行了,我要进入贤者时间,我要摸鱼,剩下的回来再肝。

7、写给看我小说的:今天大概依旧不会写《24h》,我特么真的需要鞭挞!!!


正文:

 

(黄/杰佣)神的仁慈(上)

 

0、

 

那个总是坐在沙发上的,披着黄色斗篷的怪物,是神祗黄衣之主哈斯塔——严格来说我们不是恋人。

 

1、

 

庄园的游戏是无尽的轮回,一盘又一盘,让人麻木——好在有哈斯塔在,他起码不会像其他人一样,无所事事。

 

奈布靠在通电门边,面无表情地看着标志着监管者的红灯迅速靠近,突然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右手挑衅地甩出一根中指,比向双眼发红的小丑。

“哈?你行不行啊,周可儿?又被老子遛了五台电gay,腿残了吧?”

 

“闭嘴!”裘克阴沉着脸,捏紧火箭筒,“怎么不跑了?你觉得我的挽留是白带的吗?!”然后立马提起已装上风翼的火箭筒,狞笑着冲向门口“不知好歹”的雇佣兵。

 

“砰!”

——枪响。

 

“你说呢?”奈布挥了挥信号枪口的烟,对剧烈摆动的裘克勾了勾嘴角,“当然是等着给你来一发呀~这一枪不打出去,老子都不好意思走!”

 

然后伸着懒腰,大摇大摆地走出大门。

 

求生者——大获全胜!

 

2、

 

一如既往地回复了队友的感谢与赞美,奈布打着哈欠,回到房间——刚刚的监管者毕竟是最强的小丑,一局遛下来,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他都十分疲惫了。

 

“嗖——!”

突然,房间里涌出一根紫黑色的触手,直面袭来。然后在即将刺穿他的胸口时,突然减速,柔软地弯曲下来,缠在他的腰上。

 

奈布瞥了触手一眼,自顾自地弯下腰换鞋子。

“你想杀了我么,哈斯塔?”奈布将军靴放进鞋柜,龇牙咧嘴地说。

回答他的,是腰间突然传来的强烈拉扯感,然后他就栽进一个柔软却冰冷的怀里。

 

“吾不会轻易杀人,汝大可放心。”披着黄袍的怪物不含一丝情绪地说。

 

奈布抬头,对上了哈斯塔黄袍下闪烁的猩红眼球,无所谓地说:“哦,我又忘了,你是神。”

 

突然,那些如同怨灵般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球消失,化为一张优雅俊美的脸。原先的黄袍逐渐染上墨绿,变成礼服。令人难受的紫黑色触手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缕缕若有若无的薄雾。

 

[辛苦了,需要我为您做些什么吗,我的小先生?]

印象里,有一个优雅的绅士,他正轻轻搂住他的腰部,温和地问。

“吻我……”奈布失神地看着那张脸,喃喃自语。

 

“如汝所愿。”

 

变现出人脸的神祗垂下眼眸,捏住陷入重重幻象的佣兵的脸,吻了下去。

 

——无知之蝼蚁,只会沦陷于虚妄的幻境,看不到真相。

 

3、

 

次日,餐厅——

 

“萨贝达先生,下一局游戏,我能和您一同进行吗?”眼前名为特雷茜的假小子正亮着双眼,期待地看着他。

 

奈布点点头,露出一个鼓励的笑:“那你得加油咯~可千万别在我皮断腿之前先上椅子了!”

 

“嗯嗯!我会加油的!”特雷茜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连忙低下头,早餐都顾不上吃,专心致志地调试着自己的机械傀儡——虽然它们在游戏里会被强制削弱。

 

奈布笑了笑,也低下头,检查着自己的护腕。

 

护腕是他最好的同伴,它能在任何时候帮助他。

 

4、

 

地图:红教堂

求生者:佣兵,机械师,前锋,冒险家

 

开局后,奈布迅速奔向最近的危险墙,毫不在意过于频繁的爆点会引来监管者,开始有规划地布置。

 

“咔啦——咔啦——!”

墙破碎的声音不绝于耳,逐渐的,窗与窗之间联动起来,形成一个人为的无敌点。

 

“噗通——噗通——”

随着他的布置,预警心跳开始响起,然后迅速增强。奈布立马放下手上的动作,直奔窗口,在红光即将到达身后时,翻到对面。

 

“辣鸡你来晚了!”

奈布挑衅地转身,向身后来晚一步的监管者比了一个中指。

 

然后与黄袍下的一堆红眼面面相觑。

 

——哦,是哈斯塔啊。

 

“当当!”

“系统提示:佣兵已倒地。”

 

特雷茜(茫然):什么情况?

奈布(吐血):皮断腿的情况……

 

5、

 

谢特,这局哈斯塔带了张狂……触手封窗,讲究啊……

 

奈布看着被深渊之触堵上的窗口,毫不犹豫地使用护腕转点——他可不想在翻窗时被恐震。

 

他跑到最近的一块板旁放板,以免被隔板刀,一边在内心吐槽——张狂?那不是那谁谁为了弥补手短的硬伤才会带的吗?!

 

咦……等等,那个“那谁谁”……是谁?

一瞬间的迟疑,令他停在了板前,全然没注意到对面悄然长出的深渊之触。

 

然后在慢翻时被恐惧震慑。

 

6、

 

奈布感受着腰间的勒感,死鱼一般放弃治疗,瘫在气球之上。

正所谓皮皇的标准结局是上椅子,反正这局没有空军和园丁,他也懒得挣扎,干脆围观起哈斯塔的行走方式。

 

“喂喂,我说章鱼哥,你的行走方式就是蠕动触手吗?”奈布打了个哈欠,无视掉来自哈斯塔的威慑的眼神,吊儿郎当地吐槽到。

说起来,某人走路的方式也是一抖一抖的,一点也不绅士呢!

 

“吾乃黄衣之主哈斯塔,不得无礼!”哈斯塔冷冷地说,黄袍之下的红眼似乎都看了过来,死死盯住气球上的囚徒,散发出森森寒意。

 

“是是~我亲爱的主~我亲爱的哈斯塔~”奈布吹了声口哨,很轻浮地调戏到。

 

“哼……”

 

突然,奈布发现他都被挂在气球上这么久了,还没上椅子,不禁疑惑地看向黄袍之下的红色眼球。

 

“啪!”

就在这时,哈斯塔将他放了下来,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奈布(黑人问号脸):???

 

然后他就看到了身旁的,明明很不显眼,但依旧闪烁着“bilingbiling”光的密码机?

 

这……该不会……让我一个佣兵解电gay吧?

 

[带上夜枭和失常,备好手杖安抚紧张的情绪,只要先请另外三位回到庄园,就可以开始惩罚不听话的冬瓜皮了。]

 

奈布突然背后一凉,连忙自愈起身,尖叫着奔向自由的远方。

 

7、

 

[系统提示:还有4条密码未破译。]

 

奈布看着整整齐齐倒地的三个队友,眼神死去。

 

哈斯塔在放下他之后,很快就砍倒了羸弱的特雷茜,然后……你能指望一个文盲和一个乌鸦饲养员修电gay吗?

 

“咔哒咔哒……”

奈布努力地修着眼前的电gay,尽力去忽视身后的红光,以及身边因为炸机长出的一排深渊之触。

 

啊!请让我死去,一家人整整齐齐的不好吗?!不!好!吗!!!

 

突然,红光靠近,腰间缠上一条柔软的触手,然后哈斯塔就贴上了他的后背,拥抱住他。

 

“那个……可以不用失常吗……”昔日不可一世,如今皮皇断腿的雇佣兵正讨好的笑着,期待着背后的监管者不要那么冷酷无情。

 

好吧,哈斯塔确实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怪物。

 

“吾没心情和你耗着,快点。”哈斯塔冰冷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触手在他的腰间轻轻扭动,催促着他破译。

“快不起来,男人可不能太快~”奈布强忍住笑意,手上不停——哈斯塔可比某个混蛋好多了,起码不会让他修上整整一天的电gay。

 

——所以,你是谁?

 

“啪!”

奈布略有些失神地看着眼前的密码机,脑海里浮现出一些零零散散的碎片——关于“他”的回忆。


评论(10)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