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杰佣)24h异族绝杀9

9、请求

上午,手术室——

“您看起来没有睡好。”身着短袖的医生有条不紊地整理着身边的手术工具,似不经意地询问手术床上警惕地握着军刀的雇佣兵。

奈布皱了皱眉说:“你看得出来?”

那个地狱难度的杰克虽然在他拒绝后没有在进行下一步——用他的话说就是“这是绅士的优雅”——但依旧在他的病房里停留直至天亮,这期间他一直保持着高度警觉,防着杰克突然出手攻击,加上杰克虽然口头上说不会对他做些什么,但触手却骚扰了他整整一个晚上,让他一直绷紧着神经,他又是重伤刚醒,即使身体异于常人现在也十分疲惫。

“我想我那个负责人同族应该和您说过,我们身体的各方面素质均远超人类,”杰克目不转睛地调试着麻醉剂,语气十分平静,“您现在最好好好休息一下,不要一直保持高度警觉,以免影响接下来的手术。”

奈布死死盯住杰克,带着浓浓的怀疑质问:“那你为什么刚刚将手术服脱下来了?”要知道,即使是在三十一世纪,只要医生参与手术就必须穿着手术服,更别提这是古老的二十一世纪。

“手术服只是掩人耳目,毕竟医院还不知道我是‘怪物’,这个手术不同于一般的手术,流程较为复杂,而且您的身体情况特殊,我需要用触手辅助手术。”杰克说着,左臂褪去肉色,变为银白色的胶状物,然后分裂出许多条触手,分别抓起之前摆好的手术工具,右手拿起麻醉剂走向床边,“现在请您放下军刀,配合手术。”

奈布默默地将军刀放到一边,随口说道:“你们的触手还挺有用的。”

“这是艾米丽小姐教我的,她觉得我可以用触手做更多人类无法办到的事,这样就能获得人类的认同,”杰克左臂分裂出一条触手按住他的皮肤,右手将麻醉剂注射到体内,轻描淡写地说,“您觉得可能吗?”

“不可能。”奈布面无表情的说。

“所以,至今医院还不知道我是‘怪物’。”

手术后——

奈布回到自己的病房里,坐在床上看着自己被接上的右臂,尝试着动了动——被接上的右臂就仿佛自己原来的手臂一样,使用自如。奈布疑惑了一下,随后了然,这里不是现实,所以虽然是义肢也能像正常手臂使用。

“看起来手术进行得挺顺利。”突然,耳边冷不丁地传来一个声音。

奈布立马抽出枕下的手枪指向身后,然后对上一张左眼有红色月牙形图案的面具——是杰克。

“你来做什么?”奈布警惕地看了他一眼,眼神瞟向左边不安地扭动着的金色触手。

“当然是来探望您,我非常担忧您会在手术中受伤。”杰克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愉悦,然后将一个袋子放到了他的床头,“非常抱歉我又一次不打招呼就进了你们的基地,不过我只是想帮您带身衣服——我想您应该穿一些日常一些的衣服,而不是病服。”

奈布看了看那个袋子,并认出那是玛尔塔之前送他的,疑似童装的衣服——那身衣服自拿到起,就被他扔在办公室角落里发蘑菇,他并不想穿这身衣服。

“拿走,我不需要。”

“那真是遗憾,毕竟这身衣服会显得您更年轻、可爱,讨人喜欢,不管是我,还是玛尔塔小姐,我们都很期待——不试试么?”杰克低下头,凑到他的脸前呢喃道,声音带着不经意的暧昧与挑拨——可惜对象是不解风情的雇佣兵。

奈布面无表情地将枪口抬起,比在面具的中央,冰冷的说:“想死?”

“呵~这世上有那么多美丽的小姐和可爱的男孩等着我安慰、爱怜,我怎么舍得就此离去呢?”杰克不气反笑,优雅地起身,从怀里取出一枝红玫瑰不等奈布拒绝就插进床头的水杯里,与昨天的红玫瑰并排放好,然后微微鞠躬,“可惜,现在我不能陪您继续聊天,因为您的同伴即将到来,希望他们能很好地照顾您,我今夜再来拜访。”

随后不等奈布反应过来,就跳窗离去。

就在杰克离开后不到十秒,门被打开,玛尔塔拎着一篮子水果和克利切、瑟维一起走了进来

“怎么样?”玛尔塔将果篮放下,有些紧张地问。

“很好。”奈布点点头。

玛尔塔松了口气,放下心来,随后又皱了皱眉头看向床头袋子和水杯里多出的一枝玫瑰:“刚才那个医生的‘朋友’来了?还把被你扔到办公室角落里发霉的衣服带来了?!”

“嗯。”

“既然如此,那你干脆试试好了。”玛尔塔干脆利落地说。

“等等,不应该是先问问他做了什么吗?”克利切有些反应不过来。

玛尔塔指着床头的红玫瑰,呵呵一笑:“还能做什么?想拱咱自家大白菜而已。”

克利切(忍笑):“白菜……”

瑟维(若有所思):“其实就奈布的身高而言,确实算白菜。”

奈布:“……”

“所以我建议以后最好有个人过来看着点,免得自家的白菜被糟蹋了!”玛尔塔翻了个白眼看向克利切,“今天下午就交给你了!”

“喂喂!不要吧!”克利切惨叫起来,随后在玛尔塔“善意”的眼(zhen)神(she)下,沮丧地坐到了奈布旁边检查手枪,一副“宝宝不开心,宝宝很委屈”的模样,令人发笑。

奈布忍住笑意,知道这是他们的好意,便不再说什么——虽然他觉得凭杰克的本事,他们帮不上什么忙——但至少他现在放松不少。

“咔嚓!”

门又一次被打开,艾米丽抱着病例走了进来,歉意地说:“打扰你们了,我现在要进行例行检查,烦劳配合了。”

玛尔塔点点头,对奈布爽朗一笑:“那我们先走了,好好休息,那个猪蹄子再来直接崩了!不要手软!”

“嗯。”

“那个,克利切先生,您也要留下来吗?”在玛尔塔他们走后,艾米丽上前,一边检查着奈布的右臂,询问着适应情况,一边抽空问了旁边无聊削苹果的克利切一句。

“我?”克利切削好苹果,啃了一口,“留下来看着自家白菜呀!”

“白菜?”

奈布扶了扶额,开口解释:“有人一直在骚扰我,他留下来帮我赶人。”

“嗯……好吧,那么请便吧,我先走了。”艾米丽迟疑了一下,微微笑了笑,起身抱着病例离开了。

“我觉得她有话想单独和你说。”克利切看着被关上的门,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胡子。

“也许。”奈布淡淡地说。

“要不,给你们个‘机会’,看看她想干嘛?”克利切嘿嘿一笑,笑得很犯贱、很猥琐,“待会我就‘吃多苹果拉肚子’,你们好好‘单独谈谈’……”

艾米丽并没有离开太远,她在奈布的病房附近徘徊着,等着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这是她最后的希望了,她必须把握。

艾玛,等我。

“咔嚓!”“砰——!”

突然那个病房的门被迅速打开然后狠狠关上,那个名叫克利切的男人痛苦地捂着肚子跑了出来,直奔走廊尽头的洗手间。

艾米丽立马返回病房,走到了那个曾经杀掉两只怪物的雇佣兵面前。

“虽然很唐突,但我的时间不够了,我想请您帮我个忙。”艾米丽微微喘着气,匆忙地说。

“什么?”奈布看着几乎在克利切离开后的一瞬间出现的医生,淡淡地问。

“我想——请您杀掉医生杰克!”清丽温婉的医生的表情突然崩坏,不再是带着淡淡的优雅得体的微笑,而是充满恨意与杀意的扭曲与狰狞。

略晚——

“疯子……这是疯子吧?!”克利切听完奈布的陈述后,不可思议地惊叹道。

奈布沉思了一会,又补充道:“她说,她的爱人因为被医生杰克威胁杀人,被判了死刑,今天执行,所以她想报仇。”

克利切依旧十分震惊:“等等,可是她凭什么让你帮她杀人?这里又不是现实,钱不管用的!”

“她说,如果我杀了医生杰克,可以帮我抹去我在星际特警那里的记录。”

“这!她真的办得到?!”克利切更加震惊了。

他们这些星际雇佣兵的资料早就被星际特警记录在册,即使退役的也不例外——那些该死的特警就等着他们放松警惕,然后一网打尽。很多雇佣兵,尤其是退役的,就因为这些记录而死。所以这些记录被非常紧密地保存了起来,只有星际特警才能翻阅,星际雇佣兵们曾攻击过很多次星际特警的系统,希望能删掉它们,但一直未能成功。。

奈布点点头:“应该可以,她陈述了星际特警的很多机密资料,看起来对星际特警十分了解,而且她还说,她在星际特警系统里有账号。”

“那……你答应了吗?”克利切有些兴奋,如果事成,他真的为他的同伴高兴。

“还没,我说我要考虑下。”奈布皱了皱眉头,“这个医生的目的应该不只是为了报仇,为了我们自身考虑,暂时还不能动手,而且就算动手,我也没把握杀掉他。”

“……你有自己的打算就好。”

是夜——

此时是瑟维守夜,看了整整一个下午的克利切早已迫不及待地离开医院,去“放飞自我”,奈布看着克利切兴奋地背影,在心里为这些虚拟人物的钱包默哀。

“那个,奈布啊,”瑟维突然贼兮兮地说,两眼放光,“跟我讲讲克利切以前的事吧,最好是黑历史,我好嘲讽他。”

奈布看了眼期待地看着他的魔术师,一针见血:“你其实想泡克利切对吧?”

瑟维(笑容戛然而止):“呃……”

“没事,随你,照顾好克利切就行。”奈布淡淡地说。

瑟维(疑惑):“真的没关系吗?”

奈布(平静)“克利切没有打死你就证明他不讨厌你。”

瑟维突然觉得脑后门一凉,好像被克利切的聚能枪抵住了,干巴巴地说:“这么凶残吗……”

“克利切从贫民窟出来的。”

“我知道,所以呢?”

“他很讨厌有钱人,并称其为‘恶心的蛆虫’,闲暇时经常盗窃新闻上展示的富人的珍宝,然后拿到黑市上拍卖,赞助贫民窟,”奈布毫无波澜地说,“有一次我和他出一个任务,目标是富豪榜前十之一,于是克利切就黑进了那人的账户,将他所有的财富全部捐给了贫民窟,然后在任务中让他‘意外身亡’。”

“更多的我就不知道了,你最好自己问。”

“我是不是该庆幸初次见面时他没有将我一枪爆头……”瑟维冷汗直流地说。

“据我了解,他应该这么做……瑟维?!”

此时瑟维晕倒在旁边的折叠床上,身边站着一个带着面具的怪物——他正很仔细地摆正瑟维的身体,并贴心地为他盖上被子。

“你干什么?”奈布立马拔枪,警惕地看向杰克。

“只是让瑟维先生好好休息罢了,我不希望有他人干扰我们的相见。”杰克取下面具对他微微一笑,随后坐到了他的身旁,俯身压来。

“滚!”

奈布面无表情地将枪抵住杰克的脑门,扣动扳机,并不意外地看到眼前的杰克突然消失,然后出现在离床不远处的窗边。

“您这样我会伤心的。”杰克微微垂眸,语气带着一丝惋惜,若是不知情的女子,怕是会被这张带着淡淡哀伤的俊美的脸迷惑,然后被无情的击杀。

“毕竟,我愿意为您做很多事——包括杀死我那个同族——只要您愿意与我交往。”怪物轻轻低喃着,声音逐渐变得蛊惑起来,如同伊旬园里的毒蛇,诱人食下禁果。

奈布:“……”

“怎样,不如和我试试?”杰克又取出一枝红玫瑰走上前递到他的面前。

“我有问题问你。”奈布看着面前的红玫瑰,没有收下。

“我很乐意为您解决您的一切疑惑!”

“你知道,艾米丽……是怎么回事吗?”奈布冷静地问。

“她的爱人,艾玛·伍兹小姐是我绝佳的助手,所以我赶在她即将被处刑前救下了她,然后,我就把艾玛小姐带到了这里,让这对热恋中的爱人得以团聚,”杰克拨弄着手上的玫瑰,淡淡的说,“至于艾米丽小姐究竟在想什么,很抱歉,我无法解答,我们并不擅长读取人心。”

“你的助手?”

“是啊,正如裘克先生一样,她也在帮着我做事——裘克先生作为一个刑警能帮我更加完全地了解小姐们的生活,而艾玛小姐,”杰克又一次将红玫瑰比上前,神色带着兴奋,“她真是个优秀的园丁!也只有她才能培育好这些似血一般的红玫瑰。”

奈布沉默了一会,不去思考杰克的话外之话,平静地开口:“我可以答应你,但一个月之内不可以进行性/爱。”

“当然可以,亲爱的奈布!”杰克愉悦的笑了起来,俯身捧住奈布的脸,轻轻地吻了下去——如同给到手的猎物打上自己的标记。

[系统提示:第十五天结束,目前存活人数——34

您所在的小组存活人数——6

游戏进度——95%,超过4个小组的进度,请继续努力!

是否开始第十六天?是/否(17/34)]

奈布点下“是”,随后躺回床上,什么也不打算想,闭眼睡觉。

现实世界——

“怎么样?”

“报告!数据库已经攻破!我们已经获取了人质的所在游戏仓定位!”

“艾玛小姐呢?”

“存在有生命特征,看情况应该很好!”

“好!都努把力,争取早点解决早点回去休息!”

 

封仄(感慨):终于有感情戏了……

狱言:你这叫感情戏?

封仄:起码亲上了。

狱言(扶眼镜):如果我没理解错,现在的金纹杰克只是想和奈布左爱。

封仄(远目):至少……亲上了啊……

狱言:算了,不说这个了,你挖了这么多坑,填得起来吗?

封仄(大笑):当然!

封仄:布置作业,问——艾米丽为什么想杀掉医生杰克?


评论(1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