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杰佣)24h异族绝杀8

8、医院

奈布醒来时,瑟维与一个护士正在他身边谈话,护士见到他醒来便上前询问:“您就是奈布先生吧?您好,我是艾米丽·黛儿,也是一个玩家,在现实世界里是一个医生,大部分的事我已经听您的同伴瑟维先生说过了,希望接下来的时间能与您共同协作,完成游戏。”

奈布有些意外地看了看那个清丽温婉的女人,点点头发过去一个入组申请并问:“好,请问你们这组是什么难度?还剩多少人?”

艾米丽迟疑了一下,有些低落的回复:“我们这组是‘困难’难度,目前……只剩下我和我的对象还活着,其余三人都已经……”

“好的,我知道了。”奈布点点头,又转头看向瑟维,“对了,现在我们在哪个医院?”他的血液对生物体有很强的腐蚀性和毒性,在送他到医院时肯定瞒不住。

“这里是猎人组织的医院,放心休息吧!”瑟维吹了声口哨,心情似乎颇为愉悦,“组织已经批准出钱给你装义肢了,大概就是这两天动手术,更好的消息是,本组的进度已经达到了93%,完全不用担心完不成——所以兄dei,这次能好好休息别杀目标了吗?”

奈布沉默了一会,缓缓开口:“我不是正常的人类,受到某些刺激无法控制自己——这是我的缺陷。”

瑟维有些尴尬地扭过头,此时艾米丽已经很识趣地离开了病房,只剩下他和奈布独处,只好没话找话说:“呃……对了,我记得不错的话,‘萨贝达’不是那个作死实验室的博士的名字吗?”

“‘奈布·萨贝达’这个名字就是那个博士取的,‘萨贝达’是博士的姓,‘奈布’是系统随机的。”奈布平静地回复着,像是在说别人的事一样。

“好吧……我……还是很介意你是克隆改造人这件事,”瑟维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克利切应该跟你说过吧?我以前是个有名的魔术师,后来因为卷入了克隆改造人的事,迫不得已加入了雇佣兵——虽然我现在过得挺好的。”

奈布点点头那些克隆改造人被他放出去后虽然大部分都很安分地隐藏自己,但还有一部分凭着自己被改造后强大的实力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虽然政府发言声称他们是“恐怖分子”掩盖过去了,但总有一些发现真相的人——他们最后都不知所踪。

就在这时,克利切开门进来了,脸上挂着奈布从认识他以来见过的最复杂的表情。

“刚刚我见过给你接义肢的医生了,他很快过来,”克利切干巴巴地说,“保持冷静。”

“咔!”

门又打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的高挑男人,拿着一枝红玫瑰和一叠资料走了进来,他的脸阴柔而俊美,且挂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但依旧能让人一眼就认出他——杰克。

奈布有些语塞,突然明白了克利切复杂的心情——你前晚杀了一个人的同伴,然后今天被告知这个人给你做手术,怎么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

杰克进来后看了看房间里的人,然后坐到了奈布床边的椅子上,毫无波澜地说:“奈布先生您好,我是这次手术的主刀医生,现在想和您谈一下关于这次手术的相关事项。”

奈布收起微妙的表情,点点头:“您说。”

“您身体的情况我已经从克利切先生那里知晓了,鉴于您身体的特殊性,为了保密以及保证手术能够顺利进行,这次手术将由我一人举行。”

“等等!只有你一个?!”克利切立马叫了起来,警惕的看着他。

“是的,难道您不相信我的医术吗?”杰克扶了扶眼镜,淡淡地说。

“我们就直接坦白吧,杰克先生,我们知道您的身份。”瑟维的脸也沉下来,冷冷的说。

杰克看了眼他,有些漫不经心地回复道:“我知道,我那个朋友在被杀死后的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你们,所以我接下了这个手术。不过不用担心,我不打算对奈布先生做些什么,你们做了什么那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

瑟维/克利切(警惕):“……”

相比两人的警惕与排斥,奈布显得十分淡定,他想了想,很平静的问:“我知道了,请问这次接的是什么义肢?”

“这正是我要说的,”杰克将手上的资料递给奈布,“这次手术准备给您接目前新研究出来的生物义肢,如果手术成功,在恢复期后将能像正常的手臂一样使用。但鉴于您的身体情况,我们不能保证这次手术结果如何,所以想问问您的意见。”

奈布随便翻了翻手上的资料,想起之前系统杰克的话,点点头:“就这个,麻烦您了。”

“好,其他手术的相关事项已经在资料里写好了,您还有什么疑问吗?”杰克点点头,又将之前带进来的红玫瑰递给奈布,“对了,这是我的一个朋友送你的,他说之前送给您了很多您都没有接受,就拜托我又给您送了一枝。”

“朋友?”奈布皱了皱眉头,没有立马接下红玫瑰,他突然想起“礼物”上附的红玫瑰,还有地下室里尸体旁每日一换的红玫瑰,该不会……

“他说,等手上的事忙完会亲自来看您,这枝红玫瑰作为问候以及之前所做之事的赔偿,希望您能收下。”

奈布沉默了一会,收下了红玫瑰,随手放入床边桌上的水杯里,算是接受了。

之后杰克带着他又做了一次身体检查,并确认手术时间在明天上午,之后他便回到了病房,与克利切和瑟维闲聊。

“事实上最先知道动手术的是杰克的是玛尔塔,”克利切靠在背椅上感慨道,“她微笑着将这个杰克的A4大头照递给我看,然后拿着它去了训练室——我觉得一定是气疯了,去训练室发泄。”

瑟维摸了摸胡茬,若有所思地说:“既然还能去训练室……那就是还有理智,没疯。”

“我不信,你来得晚,肯定没我理解她。”克利切很认真地反驳道。

“我也不信,玛尔塔大姐头可没那么弱智!”瑟维冷哼一声,呵呵笑道。

奈布沉默地看着又撕起来的两人,淡淡地说了一句:“玛尔塔去训练室只是因为那里枪比较多,熟悉武器顺便发泄一下而已。”

克利切(自豪):“听到没?都说……”

“咔!”

“都说什么呀……”玛尔塔微笑着走了进来,手里抱着一个装满武器的盒子。

克利切立马怂了下来,讨好的笑道:“没什么……”

玛尔塔翻了个白眼将盒子放在地上,随手取出两把手枪扔给克利切和瑟维:“从训练室里拿的,装备着防身吧!里面现在装的是普通子弹,对付怪物用的子弹等一下给你们。”

然后又从箱子里取出一把廓尔喀军刀扔给床上的奈布,爽朗一笑:“左手还使得上劲吧?”

奈布接住刀,点点头,又问:“你怎么搞来的?”

玛尔塔(保持爽朗的微笑):“我现在是这片区域的负责人,你说呢?”

奈布默默低下头,用腿夹着刀套将刀取出打量——说起来,作为战舰上的负责人兼飞行员,玛尔塔总是在吐槽他们太不省心活儿太重,很想辞职……嗯,现在还是别惹她比较好。

“对了,我从刚才就想问,”玛尔塔直起身子,指着床头的红玫瑰,面部抽搐,“那枝骚气的花是怎么回事?”

奈布皱了皱眉头,也看向那枝花:“大概是另一个‘杰克’送的,应该就是裘克‘地狱’难度的攻略目标,说是问候和赔礼。”

“奈布,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吗?”玛尔塔脸色古怪起来。

“红玫瑰?”奈布想了想,之前好像听克利切说过,三十一世纪很多植物都濒临灭绝,包括玫瑰花,所以奈布也只是笼统地知道有这么一种花。

“对,那你知道在二十一世纪送人红玫瑰是什么意思吗?”玛尔塔的脸色更加古怪了,还带着一种莫名的兴奋。

奈布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小心翼翼地问:“什么意思?”

“求爱。”

奈布:“……”

送花的那人是大脑出问题了吗?不,其实想想那个“冰吻”酒吧也能猜到什么吧……奈布头疼的扶了扶额,无力的说:“我只是觉得如果我不收下,他明天还会再送,很烦。”

“那也不能随便接受别人送的花呀!万一是咒你死的菊花呢……”

“……”

[系统提示:恭喜海伦娜·亚当斯、胡澈、恩皮塞所在的小组达成“true end”!目前还剩5个小组,共37人,望各位再接再厉,早日完成游戏!]

四人:“!!!”

良久,玛尔塔才近乎呢喃地说道:“有人完成游戏了。”

然后四人又一次陷入沉寂,虽然他们从未说过,但游戏进行至此,谁又能相信,这个游戏真的有结局呢?

“不可思议,我突然升起了强烈的求生欲。”克利切缓过神感慨道。

瑟维点点头,难得赞同克利切:“也许我们还能再抢救一下。”

“好了,别说丧气话了,游戏才过去一半,输不了!”玛尔塔翻了个白眼,又蹲下去翻箱子,“喏,特质子弹,接着,还有奈布的,盒子我就放你床下了,只要你能活到把它拉出来,里面的枪和手榴弹够你保命了。”

“嗯。”

[系统提示:第十四天结束,目前存活人数——36

您所在的小组存活人数——6

游戏进度——93%,超过4个小组的进度,请继续努力!

是否开始第十五天?是/否(7/36)]

点击完“是”后,游戏进入第十五天,此时是游戏内的凌晨,奈布本该进入沉眠好好休息一下,养足精力对付上午的手术,但不知为何竟难以入睡。如同之前许多个晚上一样,躺在床上,静静地思考着这个游戏,以及目前的发现。

目前人数下降速度明显慢多了,但每天依旧有人死亡,现在是在“困难”难度里,但我却受了重伤,我还能保护他们吗?

想到这里,奈布不禁有些烦躁,翻了个身,将右肩抬起,突然熟悉的盯视感从背后升起,紧接着有什么东西迅速朝他奔来。

奈布不敢大意,立马抄起枕下的军刀,打滚起身斩向后方。

“刷!”

军刀接触到一段柔软的东西,然后斩断,那节东西就落到了床上,奈布借着月光定睛一看,是一节金灿灿的触手,它在床上不甘地扭动了几下,然后蒸发。

糟了,是攻击力最强的那种……

就在这时,床边响起了带着惋惜的完美合成音——

“我以为您已经习惯于我的注视,没想到您依旧对我抱有敌意。”

奈布立马警惕地看向床边,那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面具男人,他唯剩的左手紧紧抓住军刀刀柄,准备随时给这个肆无忌惮地挥动着左半边金色触手的怪物狠狠一刀。

男人低了低头,看向他紧握刀柄的手,随后微微一笑:“您不必如此紧张,我对您没有敌意。”

“之前一直跟踪我的,是你对吧,杰克。”奈布不动声色地松了松手,又抓住刀柄,冷声问道。

杰克笑了笑,取下面具对他微微鞠躬:“既然您早就知晓我的身份,我也不用在您面前掩盖我的真容。对于我的跟踪,我感到十分愧疚——我真的太想了解您了。”

“那那些人……”

“静谧的夜晚不应当用来盘问,”杰克悠悠地打断他的话,直起身用还是人类模样的右手取出床头水杯里的红玫瑰,比在他的脸前欺身压上,“诚如英气的玛尔塔小姐所言,我将它送与您以表达我的心意,所以,不知我是否能与您共度这美妙的夜晚呢?”

奈布盯着快要贴到他脸上的俊美的脸,抓起军刀狠狠斩断缠住他的腰部并试图向下移动的触手,面无表情地说:“我拒绝。”

现实世界——

“怎么样?”

“报告!预计30分钟内就能攻破‘杰克’数据库!”

“好!”

“报告!长官……星际特警队长里奥传来通讯……”

“该死的……接收。”

三分钟后。

“……什么?令金也在里面?还危在旦夕?!好的,我们会尽快救下她!”

 

封仄(远目):好了,四个杰克都出来了,最后一个好像有点骚?

狱言:你还算有自知之明。


PS:依旧是过渡章节,这两天我打算好好整理一下《黑箱子》,再发一遍,所以估计会隔天更新……爸爸们,请爱我一次!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