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杰佣)24h异族绝杀3

依旧感谢 @快乐黄芪 的帮助,这章其实没有改,因为我特么也不知道该怎么改……


3、渴求

 

鲍慧失踪了。

 

这是第三天跟随杰克来到公司时,奈布听到的第一件事,回想起昨天看到的数据,他估计鲍慧已经遭遇不测了。因为有人失踪,一部分人明显有些不在状态,连带着整个公司都显得有些沉寂。几个小时后,警察来到了公司,调取昨天公司与周围所有的监控,并利用公司的一个空闲的房间,将最后与鲍慧接触的他和杰克一群人聚到一起,进行询问。

 

奈布戴着兜帽坐在询问室外,等着被警察叫进去,同时开始思考。

 

   第一天,刺杀杰克的女人失踪,当天下午有“礼物”;第二天,惹杰克不适的鲍慧失踪,当天下午也有“礼物”……奈布皱了皱眉头,越来越觉得这事和杰克有关,但在思考下去肯定会越来越危险,到昨天为止已经有29个人死亡,所以,还要继续查下去吗?

 

“咔嚓!”门打开了,略有些忧伤的歌星随着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察走了出来。

 

“请问是奈布·萨贝达先生?”女警察走到他面前,友善地问。

 

“是我,”奈布起身,扯了扯兜帽檐,“请麻烦快点,我是杰克的贴身保镖,我不能失职。”

“好的,只是一些很简单的问题,请不用紧张,还有,请摘下兜帽。”女警察对他爽朗一笑,走向询问室内。

 

奈布看了眼询问室,转头叮嘱杰克道:“不要乱跑,不要给我添麻烦。”

 

“好的,请您放心。”杰克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后他又补了一句,“希望这位帅气的女警察不要像对我一样询问您。”

 

奈布皱了皱眉头,摘下兜帽,走进询问室。

 

就像女警察说的那样,她并没有过多的为难奈布,只是简单的问了一下相关事项,然后便结束询问。在最后,女警察突然有些紧张地试探道:“‘杰克’……究竟是什么?”

 

“情感分析与行为预测系统,”奈布抬了抬头淡淡地说,“我是玩家。”

 

“呼……终于碰上队友了。”女警察舒了一口气,面部表情放松了下来,继续说,“我和你应该是一组的,因为‘我’一直在调查这个歌星。”

“调查?”奈布皱了皱眉头。

“嗯,是的,因为本市已知的十几起女性失踪案都与歌星杰克有关,”女警察捏了捏手,“可是他是当红明星,‘我’没办法明面上去调查他,一直拖到了现在。所以……你可以帮我吗?”

奈布点点头:“我尽量,你还有什么信息吗?”

“唔……还有,杰克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住,还有,他换保镖的频率很高,而且被换下来的保镖也都下落不明……你可要小心啊!”女警察皱着眉头想了想说,“然后就没了,对了,昨天我们组死了个人,你知道是谁吗?”

奈布沉默了一会,开口道:“鲍慧也是玩家,昨天惹歌星杰克很不开心,之前有个失踪的女人,曾刺杀过杰克,第二天也失踪了。”

 

不知为何,他不想告诉这个女警察关于“礼物”的事。

 

女警察脸色刷的一白,立马明白了奈布的意思,她咬着嘴唇喃喃自语:“不会吧……对了,我叫陆任佳,交个朋友?”

“好,你多加小心,你现在处境应该比我危险。”奈布点点头,重新戴回兜帽,起身走向门口。

 

“为什么总是要戴着兜帽呢?”陆任佳忍不住问道。

“遮脸。”奈布面无表情地走出询问室。

看着被奈布啪的一声甩上的门,陆任佳郁闷地低估道:“遮脸……明明长得很清秀啊……居然还生气了,怪人……”

 

问完奈布以后,就没有需要询问的人了,陆任佳又坐了一会看自己的笔记,然后起身回警察局整理——即使这里不是现实,她依旧保持着自己对工作的认真负责的态度,严肃地对待每一个案子。

 

就在这时,一个电话打进了她的手机里。

 

“喂?您好,我现在在上班,不方便接电话,请……什么?您想和我单独谈谈……好的,我马上就来。”

陆任佳走后,杰克又一次来到天台唱歌。与前两天不同,奈布没有再闭目养神,任由杰克唱歌。他依旧靠在门边的墙上,眼神专注而带着凌厉,如同鹰隼般,仔细敏锐地聆听着杰克的歌声,全然进入了当年做雇佣兵时的状态。

 

——是《凋零》,31世纪最有名的,表达哀叹与惋惜的歌。

 

与古老的21世纪不同,有情感分析与行为预测系统,也就是“杰克”的帮助,歌曲不再像以往笼统地被归入某一类,而是由系统评判,进行分类与打分,这很有效地杜绝了刷分刷赞行为,让歌手的歌不再蒙灰。但弊端就是人类听歌的感受与系统评判的总是有所差异,所以“杰克”刚被运用到音乐领域时,遭到了大量的质疑与批判。

不过,在“杰克”多次更新系统后,每一次更新的评判都越来越符合人的感受,直到近两年,“杰克”已经可以基本取代音乐评判师,来对音乐进行分类。想到这里,奈布不禁有些怀疑,“杰克”是否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有了自主意识,并产生了叛变的想法。

 

不过眼下最需要思考的,是歌星的歌——如果只是为了发泄不满,为什么表达的是哀叹与惋惜?还有,背景设定是21世纪,但歌曲却是31世纪的?真是好笑!总不会搜不到21世纪的歌吧?

 

奈布一边吐槽着系统“杰克”的设定,一边迅速地思考着相关信息。

 

所以,最有可能的是,这首歌是唱给陆任佳听的,唱给即将死亡的陆任佳,表达自己的哀叹与惋惜。

 

该死……早该发现了。

 

奈布闭了闭眼,明明前两天就听出来,杰克唱的是31世纪的歌了。希望陆任佳现在没事,毕竟这是他目前遇到的最靠谱的队友。

 

“陆任佳小姐是一个认真负责的好警察,如果可以我真的很希望与她做朋友,”俊美的歌星突然停止了歌唱,仿佛在自言自语地说,“但她总是带着敌意看待我……明明那些事不是我做的,明明,我那么希望……”

奈布扯了扯兜帽,努力屏蔽歌星的私人感情,分析他的话,但他什么都没分析出来,倒是以前的种种在眼前闪来闪去,让他心烦意乱。

 

睁眼是一片纯白,闭眼仍旧能感受到那白色的墙反射的白色的光,让人头晕目眩。

 

——如果我听他们的话,就不会这样了吧?

 

奈布皱着眉头,按了按太阳穴,此时护栏边上的歌星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身边,正关切的看着他。在瞥到眼角的身影后,奈布立马警觉地护住胸口,随后放下。

 

——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您看起来面色不太好,是天台上的风太大了吗?”杰克没有在意他的警觉,只是很关切地问着。

“没有。”奈布瘫着脸,隐去自己的烦躁。

杰克看了看他,叹了口气,略有些惋惜地说:“好吧,看起来您并不想告诉我,那我们就下去吧……今天,也有一份‘礼物’,还是麻烦您了。”

 

是夜,街口——

 

奈布摸了摸口袋里的枪,看着手上的盒子,下定决心要打开看看。在与杰克分开以后,他就立马给陆任佳去了个电话,对面一直没有反应让他明白已经晚了——陆任佳已经遭遇不测了。

 

所以,现在他不能再等了,他必须主动出击。

 

身后的盯视感依旧张扬地存在着,奈布立马加速在人群间穿梭着,熟练地甩开背后跟踪的人,最后拐进一个无人的角落,将盒子放在地上,迅速而不破坏整体地拆开包装,打开盒子。

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奈布一眼就看到了最上面的,陆任佳的脸——准确的说,是被割得十分完整的脸皮。而其下盖着的,是一些零碎的冰块和一块块的生肉——或者说新鲜的尸体更准确一些。

奈布脸色一白,不动声色地将盒子重新包了起来,常年在雇佣兵一线活跃培养起来的心理素质,让他不至于一下子过于失态,但他依旧感到不适。不是没见过尸块,但被精心包装好的尸块,确实少见——因为这种变态杀人犯十分少见。

 

所以,为什么歌星杰克会需要这个?还是说,这就是他杀的……

 

突然背后又升起一股盯视感,奈布立马摸上兜帽衫内部的口袋,冲身后低吼:“出来!”

“我一直在想,您什么时候会忍不住打开。”俊美高挑的歌星出现在街口,脸上是不尽的哀伤,“您正如以前的那些保镖一样,最终忍不住打开了这个潘多拉之盒。”

“所以,你为什么会需要尸块?”奈布冷冷地盯着杰克,拔出枪指着杰克的脑袋,肌肉绷紧,蓄势待发。

 

“因为……”

 

杰克听到他的话后,神情开始恍惚起来,缓缓走了过来,奈布立马警惕的后退,与他保持距离,但杰克只是走到盒子旁边就停了下来。

俊美的歌星缓缓蹲下,用他修长完美的手轻轻打开盒子,从脸皮下方取出了一块,兴奋而又伤感地喃喃自语:“因为啊……我是怪物,吃人的那种,这是我的点心啊!”

 

随后毫不犹豫地将手上带血的“点心”放到嘴边一口一口地啃食起来。

 

“嘎吱——嘎吱——”

 

奈布留着冷汗,警惕而又紧张地看着不远处专心致志享用“点心”的歌星,紧张到汗水濡湿了枪柄。

突然,歌星流出了眼泪,身体开始发生变化——他的左手开始褪去人皮,露出其下的绿色,随后一些绿色如触手般的胶状物挤破了衣服,张狂地在空气间扭动着,直到杰克享用完“点心”后,他的左半边身子都变成了宛如一堆扭曲在一起的触手的绿色胶状物。

他挥了挥已经完全变成胶状物的左臂,嘴角带血,哀伤地微笑着对他说:“您看,我就是这种吃人的怪物,我无法克制本能,我对不起陆任佳小姐。但我不想躲在角落里,我想和你们交流……”

 

奈布狠狠眨了眨眼,努力挥去脑海里纯白色的画面,捏紧了枪。

 

歌星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应,只是一直在笑着,陈述着内心最真实的感受:“我想,我唱了那么多歌,又有那么多人喜欢我,是不是,我是不是可以做个人类呢……”

 

“砰!”

 

枪响。

 

缕缕灰烟从奈布手上的枪冒出,瞄准器正对着杰克被崩掉一半的绿色的脑袋。

杰克依旧立在原地,愈发平静地说着:“所以,你们能接受我吗?接受我这个吃人的怪物,我不想做一个怪物。”

 

“不能。”奈布冷冷地说,冰冷的表情下,是即将爆发的怒火。

 

“为什么?我拥有同样的感受与思想,所以为什么?”杰克平静地看着他的保镖,似乎是在问一个与自己无关的问题。

“怪物就是怪物!有什么好说的!”

 

“砰!”

 

杰克看了眼胸口上的洞,突然笑了起来:“您说得对,怪物就是怪物,又怎么能存活于阳光之下呢?是我多情了。”

然后杰克的身体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分解,化成一滩浓稠的绿色粘液,然后蒸发,仅留下身上的,已千疮百孔的衣服。

 

[系统提示:攻略目标“杰克”(简单)已意外死亡,游戏失败!]

 

尖锐的系统提示音,将奈布从莫名的怒火中拉出,他沉默地看着地上的衣服,收起枪,开始联系克利切。

不一会,有着黄蓝异瞳的胡茬青年就带着另一个胡茬青年赶了过来。在听完奈布讲述完起因经过后,克利切忍不住尖叫道:“哦,神啊!我亲爱的同伴啊!所以你就因为一时怒发冲冠,就干掉了攻略目标?”

“是。”奈布扯了扯兜帽檐,平静的说。

“天哪……虽然我也想崩杰克一枪,但这是那个叛变了的系统杰克的游戏里啊,你干掉目标,打算怎么办?”克利切扶额,难得头疼起来。

 

“去你们那组。”奈布依旧平静地回复道。

 

克利切皱了皱眉头,随即泄气地说:“事先说好,我们这里是‘普通’难度的,可没有你的任务那么小清新——好吧,虽然一点也不小清新——总之,来我们这组,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奈布给克利切递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克利切立马神秘兮兮的带着恐吓的眼神森森道:“我们可是——怪物猎人!”

 

奈布习惯性忽略了克利切的表情,直指重心:“怪物猎人?”

“对!就是专门消灭和你刚刚干掉的目标一样的怪物的猎人!怎么样!意外不意外?熟悉不熟悉?!”

 

奈布神色一凝:“‘欧利蒂斯’实验体系列任务?”

 

“对呀,我们现在就是在做类似于那些该死的任务的工作。”克利切捂住脸,表情炸裂地说,“老天,我真的不想再对上那些血里含毒的实验体……好在,这些怪物血里没有毒,但触手的攻击性很强……好个鬼啊啊啊!”

奈布保持沉默,静静地看着呐喊中的克利切,等着他自我恢复。

 

“对了,给你介绍个人,”克利切突然又恢复正常,拍着从一开始就在默默无语地清理现场的另一个胡茬青年,贱笑道,“这个是新来的侦查人员,他叫瑟维,就是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个‘魔术师’,是个很皮很皮的混蛋。”

瑟维一听,立马冲奈布一笑,嘿嘿笑道:“‘佣兵’前辈好,想来当年您也和我一样头疼于照顾皮皇克利切吧?”

克利切立马踹了瑟维一脚:“欠打吗?”

瑟维翻着白眼躲开攻击:“哎,哎,我在陈述事实,好吗?”

奈布看着即将打起来的两人,很平静地说了一句:“瑟维说得对。”

克利切(微笑里透着mmp):“奈布你这是喜新厌旧啊……”

奈布(认真):“我在陈述事实。”

瑟维:“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系统提示:第三天结束,目前存活人数——68

您所在的小组存活人数——5

游戏进度——31%,超过8个小组的进度,请继续努力!

是否开始第四天?是/否(36/71)]

 

在加入克利切的小组后,无论是存活人数还是游戏进度都有了改变,奈布默默地注视着确认人数的增加,直到只剩他一人未准备后,才抬手,点击了“是”。

 

——这个游戏剧情,应该是巧合吧。

 

现实世界——

 

他是全世界尖锐程序员之一,目前主要负责中央电脑的日常维护,而就在一个小时前,他被上级叫到了这里,参与“杰克”的封锁行动。

事实上,“杰克”从一开始就很安分,没有冲击封锁网,但他们却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注视着屏幕,到现在已经十分疲倦。

 

她们……还好吗?

 

他有意无意地看向自己光脑界面上妻子的照片,十分忧虑——今天是他妻子临产的一天,他无比期待着他们爱情的结晶的到来,但他现在被困在一堆堆的数据当中,不能在他心爱的妻子最关键的时候陪伴她——他很焦虑。

 

“哇——!”

 

突然一阵哭声响彻房间,随后一阵嘈杂后,他清楚地听到了,他心爱的妻子的声音,她兴奋地说:“是个可爱的男孩子!”

 

“咣!”

 

他顾不得继续监视“杰克”的数据,连忙起身朝声音的方向看去——他看到了他心爱的妻子,还有妻子怀中的孩子。

 

“滴!”

 

就在这时,一阵强烈的警报声响起,“杰克”突然对封锁网发起攻击,但他现在已经离开了座位,等他连忙赶回去输入程序时,封锁网已被打破。

“这不怪你,”在他向上级请罪时,上级的表情很是古怪,“同一时间不同区域的程序员都遭遇了类似的事——‘杰克’给你们播放了你们最想知道的或者最害怕的东西,让你们分心,然后一举打破了封锁……真不愧是‘情感分析与行为预测系统’,我们都大意了。”

“那它干了什么?”他感到害怕。

“他……也不算干了什么事,就是调取了数据库的信息,关于‘欧利蒂斯’实验室的信息。”

“它想干什么?”

“不知道。”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