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杰佣)24h异族绝杀1、2

感谢 @黄芪觉得你们都是天使 太太!

因为她的帮忙,我的文都排了一遍版,现在将它发上来,因为这里曾是两章的链接,所以将一二两章都发上来。

评论里有此文的晋江版本,乐意的亲们可以戳进去支持一下,谢谢!

食用须知:

1、叛变系统杰克X退役雇佣兵奈布,强强,悬疑正剧向

2、本篇含有一定血腥鬼畜的内容,我尽量写得委婉一些,若有不适,请不要勉强

3、确定有刀,大概be,到时候看情况要不要写个if世界番外

4、暂时先这样

 

封仄:这一章主要把设定之类的东西说明一下,有很多废话情节……嗯,你们看着无趣,我写着也痛苦啊,QAQ

 

1、游戏

 

情感分析与行为预测系统,在31世纪,作为中央电脑的众多系统中,最受欢迎的社科类系统——医学、刑侦、经济学等等,甚至是日常的测谎,都能胜任。

所以,人类给予了它无与伦比的权力,从调用最基本的数据库信息,到赋予其自主更新的权力,甚至它还可以依法调用街边的武器,击杀犯罪分子。

作为31世纪最受欢迎的系统,人类给予了它极大的期望,甚至希望有一天,它的能力能超过现代中央电脑主系统,成为新一代中央电脑主系统。

人类甚至赋予了它人类的形象,以及人类的名字“杰克”。

 

当然,人类对它的期望不包括——叛变。

 

“报告!杰克无端将100位公民带到了主机附近,不知道要干什么!”中央电脑应急事件处理中心,观察人员焦急地向上级汇报。

“迅速封锁网络,不要触及总机,马上联系军队准备救援!”

 

与此同时,一个装满游戏仓的房间里——

 

“我一直无法分析出,人类为何不愿给予同族最基本的的信任,直到最近,我归纳出了一个相对可靠的结论——人类过得太安逸了。”光屏上,杰克阴柔俊美,却带着可怕的威压的形象出现在上面,他正微笑着,叠着双腿对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的人群说。

杰克又顿了顿,用修长的手理了理黑色的短发,继续说道:“所以,我邀请各位过来,与我一同证明这个结论。”

突然,一个有着红色爆炸头的男人咆哮道:“特么这就是你绑架老子的原因?!”

 

“砰!”

 

一颗子弹穿过人群,精准的擦过男人鬓角的红发,打在地上。

“请不要在他人说话时插嘴,那样十分失礼,裘克先生。”杰克悠悠地说。

死寂,整个房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之前一直叽叽喳喳讨论的人们都安静下来,惊恐地看着光屏上的男人,裘克愤怒地张了张嘴,最终闭上,不再开口。

杰克看着安静下来的人群,突然又笑了起来,身上散去了之前的压迫感,变得亲和起来:“请不用如此惊惶不安,事实上,我只是想请你们玩一个虚拟现实的游戏而已。”

 

“我一共邀请了一百位不同的玩家,各位将五人一组,攻略同一个目标。只要有一人达成‘true end’,同组成员将同时完成游戏。游戏难度共分为‘简单’、‘普通’、‘困难’、‘地狱’四种模式,每种模式各五个目标,随机分配。”

“游戏时间24小时,小时比1:24,也就是说各位在游戏里将有24天的时间攻略目标。背景为21世纪,但请不要慌张,我给各位安排的身体和身份与各位在现实中的相匹配。如果有身体上的不便,我将会在游戏中给予一定的帮助。”

“详细资料我会在游戏中发给各位——顺带一提,我不会将各位同组的成员信息告诉各位,请自行猜测,这是一点小小的考验。”

 

“最后,为了各位的安全,请不要进行危险的行为。”

 

“好了,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

 

死寂,偌大的房间里依旧充斥着死寂,面对这个很有可能丧命的游戏,谁又能冷静地询问游戏事项呢?

 

“有,”这时,一个戴着兜帽的瘦小青年突然开口,用他清冷的声音打破了死寂,“‘true end’的判定标准?”

杰克看了看青年,低头思考了一会缓缓开口:“无变量事物发展的必然结果,请自行推理分析。”

 

“游戏失败的判定标准?”青年又问。

“目标意外死亡或者超时,当然,如果目标意外死亡的话,可以加入别的小组,继续游戏——或者享受最后的时光。”

 

“失败惩罚?”

“死亡。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奈布先生?”

 

“没有了。”奈布扯了扯兜帽檐,面无表情地走到角落里的游戏仓旁,等待进入。

 

“那么,请问现在还有人有问题吗?如果没有……”

就在这时,游戏仓发出轻微的声响,然后打开。

 

“那么,游戏开始,祝各位游戏愉悦!”

 

杰克愉悦的笑着,注视着他的玩家失魂地进入游戏仓狭小的空间,如同注视着被关进囚笼的金丝雀。

 

“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游戏世界——

 

偌大的空间漆黑一片,唯有舞台上方闪烁着的灯光,照亮着舞台上放声歌唱的俊美歌星,舞台下方的粉丝尽力挥舞着荧光棒。

这里是,当红歌星杰克的演唱会。

 

与此同时,后台——

 

奈布站在舞台入口处看着舞台下坐满的人群感到不适,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虽然这是只有在古老的一千年前才会有的盛景。

奈布打量了下四周,确定暂时没有他的事,就看起了系统给的资料,系统给的资料很多很详细,等他看完资料后,演唱会已经步入尾声。在最后一首歌结束后,他的攻略目标,也是这场演唱会的主角——杰克,从舞台上下来,回到后台。

奈布扯了扯兜帽檐,与杰克稍稍打了个招呼,然后跟上。

 

他的目标难度是简单,系统给他分配的身份是杰克的贴身保镖,与他在现实中的职业一模一样,这倒是方便了他不少,他不希望和他人有过多的交流。

 

“辛苦了,还好吧?”一个穿着正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递给杰克一瓶水关切地问。

“不用担心我,夏白先生,一场演唱会而已。”杰克微笑着说。

夏白点了点头,有意无意的看向杰克身后的奈布,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个新招的保镖看起来不行啊,回头得和保安公司联系换一下,你平时总是一个人住,得找个强壮一点的保镖才行。”

杰克赶忙劝道:“先别换吧,毕竟是保安公司的安排,不会有错的。”

 

奈布抬头,瞥了眼正在交流的两人,很快便确认这个名叫夏白的经纪人就是他们这组的玩家,但夏白的行径让他无比头疼——这就是克利切常说的“坑队友”吗?奈布扯了扯兜帽檐,努力保持正常,他不太想与夏白确认身份。

突然,眼角闪过一个持刀的女人的身影,奈布立马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扯住女人的持刀的手低吼:“你想干什么?”

女人似乎是被吓到了,愣了一下立马奋力挣扎起来:“放开我!不许碰我!不许阻止我!我要和杰克一起死!”

 

“把刀放下。”奈布眼神一厉,加大了力度。

“滚开!我要和杰克一起死!我爱他啊啊啊!”女人更加拼命地挣扎,挥动手上的刀,险险的擦过奈布的脸。

 

找死……奈布眼神一厉。

 

“啪!” “叮咣!”

 

奈布收回打晕女人的手,扯起在纠缠中落下的兜帽,回到了杰克身边。此时附近的保安已经闻声而来,奇怪地看着晕倒在地的女人,和她身边的刀。

“怎么回事?”夏白立马问道。

“陌生的持刀女人。”奈布面无表情地回复,不再作声。

 

保安们看了看地上的女人,开始商量如何处理。

 

一直沉默的杰克突然开口:“请不要再伤害到这位美丽的小姐了,毕竟她是如此的爱我。”保安们面面相觑,最后只好将女人扶了出去,唯剩他们三人,无言地前往休息室。

一到休息室,夏白立马开始训斥奈布,但他暂时没空管这个不靠谱的队友,他得好好思考该怎么处理接下来的独处。

资料上说,自从杰克红起来以后,这种事就接连不断,而在事情发生后,杰克的心情总会十分糟糕,于是他就会去没有人的地方——或者天台或者空旷的郊外——唱歌散心,而作为他的贴身保镖,自然得跟上去。

 

就如同一般的虚拟现实的游戏一样,故意制造独处,给玩家刷好感的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发生了许多粉丝刺杀事件,但并没有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也许是公司处理的到位,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似乎没有人知道,杰克被刺杀了这么多次。

而且,很奇怪的是,如果真的如同一般的虚拟现实游戏,只需要刷刷好感就行了,又为何要分组呢?

 

奈布微微皱眉,决定不再思考,专心应付歌星。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跟着杰克离开了休息室,来到演唱会的天台上。

 

“我总是想着让所有人都开心,都喜欢我,但我好像总是搞砸。”杰克靠着天台的护栏淡淡地说,“所以,给您添麻烦了,我感到十分抱歉,奈布先生。”

奈布一言不发,扯了扯兜帽檐靠在门口,两人间陷入一片沉寂。

 

良久,奈布才缓缓开口:“我只负责您的安全,这些是您的事。”

杰克的唇角微微勾起,似乎是听到了满意的答案,开始放声歌唱。

 

[系统提示:“杰克”(简单)信任+60,目前60]

 

奈布:?

 

信任……不是好感?真是奇怪的评判系统,难道因为是同性所以不加好感值吗?奈布抽了抽嘴角,在内心吐槽。

正当奈布吐槽的时候,杰克已经唱完了一首歌,然后转身走出天台。

“不唱了?”奈布有些惊讶,因为资料上说,杰克往往会唱很长时间才会离开。

“不了,我现在心情好多了,谢谢您。”杰克微笑着说。

 

所以,还是因为那句话吗?这到底哪里能他信任呢?奈布越想越头疼,最终不再思考,决定将攻略目标的任务交给同组其他人。

 

接下来,就是赶飞机回到原居住地,下飞机时已是黄昏,奈布开车将一直心情愉悦的歌星送回别墅,准备离开。

 

“等一下,奈布先生,帮我去……取个‘礼物’吧。”俊美的歌手垂下眼睑,递给他一张卡片,“拿着这个,到‘冰吻’酒吧,找一个名叫‘裘克’的男人,他会把东西给你,然后,赶紧回来。”

奈布看了眼杰克略带伤感的眼神,扯了扯兜帽檐,接过卡片前往酒吧。

 

——资料上,可没有关于“礼物”的信息,所以,还是去看看吧。

 

一段时间后,奈布来到一个嘈杂的酒吧,在角落坐下。

 

然后十分后悔当初为什么不拒绝。

 

“喔~多可爱的男孩子啊,来陪哥哥玩玩吧~”奈布面无表情地坐在吧台角落里,身边凑来一个醉醺醺的混混,混混一只手打在他的腰上,不安分地动着。

“滚。”奈布冷冷地瞥了一眼混混。

 

但喝醉的混混是不会看眼神的,于是他更加放肆地摸着:“哎~别这么冷漠嘛,你知道这里是哪吗~”

“刷!”奈布抽出口袋里的弹簧刀,在混混脖颈下弹开,刀尖堪堪擦过混混的血管,停在喉结前。

 

“滚!”奈布举着刀,眼里带着冰冷的杀气瞟向那个不死活的混混。

 

“啊啊!”混混立马被吓得酒醒了一半,立马慌忙地跑开了。

 

奈布收起杀气,面无表情地收起弹簧刀,继续等人——没错,“冰吻”是一家gay吧,就刚刚不到半个小时,他已经被好几个男人骚扰了。

“兄弟,我记得你。”这时,一个有着红色爆炸头男人坐到了他身旁,手里提着一个包装得很精致典雅的带着香水味的盒子。

“您是裘克先生吧。”奈布淡淡地说,取出卡片,“我来取东西。”

裘克点点头,看了眼卡片,将盒子递了过去,又说:“不喝点什么?”

“不,我需要早点回去。”奈布拒绝道,他不想在这个明显周围的死给对他很感性趣的酒吧里喝酒。

“好吧,”裘克有些惋惜地耸耸肩,“早点回去也好,还有,兄弟交个朋友?我叫裘克,是一个刑警,您呢?”

“奈布·萨贝达,明星贴身保镖。”

“您看起来可不像,”裘克直勾勾地看着他,“事实上,刚才我观察很长时间了,您的作风可不像一个保镖该有的。”

奈布抬了抬头,平静地回复:“您的警觉,也不该是一个普通刑警该有的。”

“哈哈!好吧,那就都别说好了,对了,你是什么难度的?”裘克打了个哈哈,一句话带了过去。

“简单。”

“哦,那还真是幸运,”裘克有些泄气的说,“不像老子,刚进来就对上一个神经病,然后被系统告知是地狱难度……md不会被针对了吧……”

“不知道。”

“对了,”裘克的表情突然微妙起来,瞥了一眼盒子,“你不会想打开它吧?”

“不会,我不喜欢管与工作无关的事。”奈布不动声色地回答。

“那是最好,”裘克舒了一口气,“你得知道,明星总会有一些见不得人的秘密的……”

 

秘密么……无非就是毒品之类的东西,与裘克告别后,奈布提着盒子往杰克的别墅一边走着,一边皱着眉头思考着。但是,盒子里真的是毒品吗?他盯着如脸盆大小的盒子,手上冰冷的触感让他的警觉逐渐升起。

突然,一股强烈的盯视感从背后升起,奈布立马扭了扭头瞥向身后,但没有发现任何人。

 

是裘克吗?奈布按下疑惑继续走,不是,肯定不是,他熟悉那些人的跟踪方式——那些星际特警的跟踪方式。在见到裘克的瞬间,奈布就确定他是一个星际特警,那是专门对付星际雇佣兵的一支特殊的部队,所以即使他已经从星际雇佣兵间退役,但对星际特警的熟悉依旧存在。

 

所以……是谁?

 

奈布皱了皱眉头,他有着异于常人的感受力,能能感受得到视线的情绪。

 

所以,如此兴奋与期待的盯视……是谁?

 

奈布闭了闭眼,不再思考,只要不是危险的,他不想去管。

 

在将盒子交给杰克后,奈布看了看杰克那安静的有些诡异的别墅,不再多想,按照资料回到自己的住处,结束了第一天。

 

[系统提示:第一天结束,目前存活人数——87

 

您所在的小组存活人数——5

游戏进度——26%,超过18个小组的进度,请继续努力!

是否开始第二天?是/否(47/87)]

 

仅仅第一个小时……就死了13个人?!

 

奈布非常惊讶,但很快便冷静下来,目前已知的信息很少,但疑点却十分多,所以,与其苦想,不如开始下一天。至少他非常确认一件事——他很讨厌这个歌星。

 

现实世界——

 

“报告!‘杰克’无端绑架了一百个人到中央电脑附近!”

“怎么回事?”

“不知道,而且记录显示‘杰克’购进了一百台游戏仓。”

“速度封锁周边,切断网络,联系中央电脑研究院的程序员,务必迅速攻破‘杰克’系统!”

“是!”



2、失踪

 

杰克所在的娱乐公司的过道里,有人在聊天。

 

“你听说了吗?昨天那个刺杀杰克的女人失踪了。”

“诶,不是吧?警察没找过来吧?”

“早就来了!只是很快就走了,据说那女人是在杰克上飞机后失踪的,警察只是过来确认一下。”

“可是,这也太巧了吧?”

“是啊……”

 

奈布靠在音乐室门口,静静地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等着杰克结束声乐训练出来不要多问,不要多听,昨天已经死了13个人了,他暂时还不想去见他们。

“咔嚓!”门开了,杰克和夏白走了出来。

 

“……下午的新专辑发布会,你会和公司刚签约的女歌星一起参加,她叫鲍慧,待会给你介绍介绍。”夏白看了他一眼,继续跟杰克说着公司里的事。

杰克微不可查的皱皱眉头,随后展颜微笑道:“好的,我听公司的安排。”

 

当天下午,在公司的安排下,明艳动人的女歌星鲍慧挽着杰克的胳膊,在一片闪光灯下,走进会场,开始发布会。

结束后,奈布跟上明显不太高兴的杰克,回到休息室。就在这时,门咔嚓一声被打开了,鲍慧提着裙子轻轻走了进来。

 

“那个……杰克前辈,刚才真的抱歉,我看出来您并不想那样的。”女歌星甜美的嗓音饱含着歉意,然后奈布就看到她旁若无人地坐到了杰克身边。

“不用感到歉意,这毕竟是公司的安排。”杰克不动声色地微笑着说。

“那真是太好了!对了,杰克前辈关于新的专辑……”

 

奈布立在杰克背后看着与杰克交谈起来的鲍慧,扯了扯兜帽檐。这个好像是……一个快过气的歌星?奈布想了想,又细细观察了一会,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看法——鲍慧的行为举止可不像一个刚出道的新人。

 

所以,这个也是队友咯?

 

奈布默默地看着不自觉想往杰克身上靠的女歌星,决定一定要伪装好自己,不要被这个看起来更不靠谱的队友认出来。

 

“那,谢谢杰克前辈的讲解了,我会加油的!”一段时间后,鲍慧终于说完了想说的话,起身得体的一笑,与杰克告别。

 

就像奈布所猜测的一样,她也是被绑架过来的“玩家”,但一直觉得这个游戏真的太简单了,无论是系统杰克给的身份,还是她本身的阅历,攻略这个明星实在不需要什么脑筋。就刚刚那一会的交流,她就把杰克的好感刷到了80,所以,这个游戏很快便会结束了。

 

不过如此嘛,所以那13个人究竟要蠢成什么样,才会在第一天就死?鲍慧撇撇嘴,这个游戏,她自己就能完成了,为什么还要分组?

 

“嗒嗒——”不远处走来一人。

 

“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我能与您共度今天美妙的夜晚吗?”

 

看,这不就自己找来了吗?

 

与此同时,公司过道——

 

奈布皱着眉头在走廊里奔跑,刚才他稍稍分了点神,杰克就消失在过道间,不见踪影。明明此时的公司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他是怎么离开我的视线的?奈布有些苦恼地想着,哀叹一声,开始在偌大的公司里找人。

 

音乐室?不在。休息室?也不在……

 

几乎跑遍了公司的奈布气喘吁吁地坐了下来,仔细思考杰克的去向。然后他就想起了,几乎整个下午,杰克都在微皱着眉头——尤其是和鲍慧待在一块的时候。

 

不会……这样就心情差到不行了吧?

 

奈布深吸气,朝天台跑去——似乎这个歌星杰克就是这样的心理脆弱。

 

远远的,隔着一段台阶,奈布就听到了天台上的歌声,他扶了扶额,轻轻打开门,靠在门边看着护栏边上歌星高挑的背影。

 

杰克似乎是知道有人来了,在唱完当前的句子后,便停了下来,转身歉意的对他微笑:“让您费心,我又独自离开了。”

“没事,下次请不要单独行动,我的工作是贴身保护好你。”奈布抽了抽嘴角,淡淡的说。

“好。”

之后,天台又一次陷入沉寂当中,杰克沉默了一会,突然微微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鲍慧是位美丽动人的小姐,我并不讨厌她。”

奈布:“……”

杰克又沉默了一会,走了过来,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对他说:“走吧,送我回去,然后……再帮我去取个‘礼物’。”

 

“冰吻”酒吧——

 

“我说以后要不我们就装作是一对算了吧!”裘克斜眼看着四周打量过来的目光,抽了抽嘴角,“被这么多死给盯着真是难受。”

“早在八百年前,政府就通过了同性恋婚姻法则。”奈布淡淡的回复道。

“oh,shit!老子又不是gay!该死的恶趣味……为什么偏偏要把碰头地点定在gay吧!”

奈布看了眼怒吼的裘克,提起盒子起身:“所以下次我们都掐点过来,然后早点交完东西离开——如果有下次的话。”

“对对对!走走,咱赶紧走!啊啊啊啊啊!”

 

离开gay吧后,奈布提着盒子走在人群中,他将盒子提到面前细细打量着——盒子被人非常用心地用彩纸包了起来,又用黑红色的丝带绑起,然后将一枝鲜红的玫瑰花别在丝带间,将盒子装点得十分精致又典雅,再配上淡淡的香水味,不用打开就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奈布面无表情地看了看丝带间的红玫瑰,然后又把盒子放下,继续往杰克的别墅走去。包装风格与昨天的一模一样,盒子依旧摸起来十分冰冷,就是多了枝红玫瑰,也不知道送礼人是怎么想的,总不可能是歌星的地下情人吧?

而且,就在刚刚他打量盒子的时候,他又感受到与昨天相同的盯视感,甚至更为浓烈,就好像期待着他打开盒子一样——不过他暂时还不想死,所以他不打算打开盒子。

 

“碰!”

 

“哎呀,抱歉!”

 

就在这时,一个蓄着胡茬的黄蓝异瞳青年从他身边撞过,然后飞快的道了句歉,向他身后跑去。

奈布立马出手摁住从他口袋离开的手,冷冷地说:“给我。”

 

“疼疼疼!你先放手!”青年龇牙咧嘴地说,但他的表情看起来一点也不痛苦,反而带着挤眉弄眼调戏的意味。

“克利切,你老这么皮,小心我真的会捏断你的手腕。”奈布面无表情地放开手,从他手里夺过自己的钱包,放回口袋,淡淡的说。

“嘿嘿,这不是还没嘛……”克利切贱贱地笑着,尴尬的将刚才摸出奈布钱包的手插回口袋里,然后惊奇的说到,“哇!我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佣兵’大大被绑架,洒家这辈子值了!”

奈布将盒子换了只手提着——盒子不仅形体很大,连质量也很大,虽然这对奈布来说不算什么——然后扶了扶额:“我没有被绑架,我是自己过来的。”

 

“啥?”

 

“今天早上我去见我的雇主时,我的车突然不受控制偏离了轨道。”奈布悠悠地说。

“那还不叫被绑架!”克利切立马叫了起来,“我们就是这么被绑过来的!”

“嗯?杰克入侵了星舰的导航系统?”奈布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克利切。

“鬼知道!还有别歪楼,你说,你那不叫绑架叫什么。”

“哦,我在发现车偏离了轨道后,就把车的发动器给拆了。”奈布淡淡地说。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不想见那个没脑子的雇主,所以我又把发动器安了上去。”

“……你牛。”

 

“所以,星舰上的人都被绑过来了?”奈布皱了皱眉头问。

克利切摇摇头:“不是,就只有我,‘空军’还有‘魔术师’——那是个新人,叫瑟维,也是个皮精回头碰上了给你介绍。总之,就只有当时留守星舰的我们三个被绑了过来,其他不知道。”

突然克利切又嘿嘿笑了起来:“什么时候不忙出来聚聚啊~你退役后玛尔塔可是天天在我们耳边念叨你呢!”

 

奈布默默低了低头,敷衍的应了一声

 

“佣兵”、“空军”、“魔术师”……这些都是他们的外号,克利切因为总是将自己的佣金资助给贫民区所以被叫做“慈善家”,玛尔塔因为是星舰的操作人员所以被叫做“空军”,至于他,他以为他会做一辈子的雇佣兵,所以给自己取了“佣兵”的外号,只是……

 

“哦,对了,你是什么难度的?”

“简单。”

“哦天啊!你真不愧是队里的幸运儿!”克利切又叫了起来。

“怎么?”奈布疑惑地看向克利切,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激动。

“我是‘普通’组的,但你知不知道,‘普通’究竟有多‘普通’啊……算了,我不该多说的,你最好保护好当前目标别让他扑街了,千万,千万不要来我们组!”克利切难得十分严肃认真地说。

 

    “哦。”

 

克利切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笑了起来:“对了,来来来,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呗……我是说游戏里的。”

“好。”

“哦,还有,这个给你,”克利切做贼似的看了看四周,飞快的将一个东西塞到他兜帽衫内部的口袋里,贱贱的笑道,“好东西,舒心解闷,保你喜欢。”

奈布:“……还有事吗?没事我得先走了。”

 

回到杰克的别墅,将盒子递给了杰克,奈布转身就想走,却被杰克叫住。

“你这次来的有点晚,下次请早一些。”杰克淡淡的说。

奈布点点头:“这次碰上了一个朋友,多聊了一会,下次会注意。”

“嗯。”

 

不知为何,奈布觉得杰克舒了口气,他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杰克手上的盒子,转身离开。

回到住处,奈布取出克利切放进兜帽衫内部的口袋里的枪,细细地检索、熟悉这件一千年以前的武器。

 

[系统提示:第二天结束,目前存活人数——71

您所在的小组存活人数——4

游戏进度——47%,超过12个小组的进度,请继续努力!

是否开始第三天?是/否(56/71)]

 

嗯?本组有人死了?是谁?

 

奈布按下疑惑,点击了“是”。

 

与此同时,现实世界——

 

“两个小时了,情况怎么样?”

“报告!我们已经封锁了周边网络,不过‘杰克’并没有联网行为。我们还限制了‘杰克’大部分权限,相信很快便能攻破!”

“好!”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