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杰佣)三十六场婚礼·沙雕文3

这是杰克与奈布在游戏中举行的三十六场婚礼,两人分别扮演着“佛系”、“道系”、“法系”与“菜鸟”、“大神”结合的玩家,每一场婚礼简洁、明快但又甜蜜。这里以杰克的分类进行描述。
本(沙雕)文灵感来自不知从哪儿看到的,关于佛法道三系杰克的描述,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PS:封仄脑洞枯竭,已经尽力,将就着看吧……

三、法系杰克的十二场婚礼
又名“能不能按照剧情正常举办的婚礼”或“司仪、助攻、灯光师很脆弱请不要伤害他们好好结婚的婚礼”

1、法系菜鸟杰克×佛系菜鸟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直接报答案吧,节省点时间在变故发生之前多唠嗑两句。”
杰克/奈布:“我愿意。”
克利切(怒):“瑟维你个不要脸的,懒得念台词就摸鱼啊!”
瑟维(认真):“不是,对比法系奈布我是真的觉得今天会出……”
克利切:“闭嘴!”
“呜——!”
就在这时,特蕾西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刷!”
杰克一爪将身旁的奈布击倒在地。
“最后,请杰克先生送奈布先生出大门,婚礼完成!”很好,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算正常,瑟维捏紧手中的魔术棒,紧张地跟上二人,随时准备跑路。
“您不用这么紧张的,司仪先生。”杰克看了一眼身后的瑟维,轻声安抚道。
“不,我觉得不行。”瑟维退开两步,双手抱胸,做防守状。
杰克(保持微笑):“……”
已经走到大门外的杰克突然一笑,转身走回地图,将怀里的人放到了狂欢之椅上。
众人(微笑里透着mmp):没事,我们已经习惯了。
庄园外——
杰克走到奈布身边,淡淡地说:“我明明给了你挣扎的时间,为什么不走?”
奈布(嘴角带血):“我以为你在婚礼上不会这么耿直的。”
杰克(淡漠):“你知道我肯定会这么做的。”
奈布(爽朗一笑):“但这是婚礼啊~”

2、法系菜鸟杰克×佛系人皇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直接报答案吧,节省点时间在变故发生之前多唠嗑两句。”
杰克/奈布:“我愿意。”
奈布(微笑):“事先说好,你抓不到我的。”
瑟维/克利切(流着冷汗保持微笑):“你先把扯住我们的手放开好吗……”
“呜——!”
就在这时,特蕾西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啊啊啊!放手啊!”“奈布你个叛徒!救命啊啊啊!”
“刷!刷!”
于是被奈布强行拖住的倒霉鬼司仪和灯光师倒下了。
已经打开大门的特蕾西有些担忧地朝里面看了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教堂内传来凄厉的惨叫,然后瑟维和克利切就倒下了。
然后,眼角红光一闪,只听刷的一声,她也倒下了。
特蕾西倒在地上,不可思议地看着奈布从教堂内走出来,拥抱了一下杰克,笑道:“开心吗?”
杰克也笑了笑:“开心。”
然后奈布爽朗一笑,向空气墙外走去:“那么下次请自行努力吧,我是不会再帮你了。”
“当然。”
瑟维/克利切/特蕾西(呕血):mmp哦!

3、法系屠皇杰克×佛系菜鸟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直接报答案吧,节省点时间在变故发生之前多唠嗑两句。”
杰克/奈布:“我愿意。”
克利切(关上手电筒当做话筒对准嘴巴):“那么请问法系屠皇先生,您待会打算做什么?请给我们点准备时间。”
杰克(微笑):“您说呢?”
“呜——!”
就在这时,特蕾西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刷!”
杰克一爪将面前的克利切击倒在地。
克利切(呐喊):“甘霖娘!”
“刷!”
又是一爪将隐身后准备跑路的瑟维击倒在地。
瑟维(眼神死):“卧槽……”
奈布(扶额):“我知道了,快砍吧。”
“刷!”
站在大门口的特蕾西看着这熟悉的一幕,立马尖叫着向空气墙外跑去。
特蕾西(吓哭):“嘤嘤嘤~咱家不干了啊!”
VIP地下室——
“嗒嗒——”杰克的脚步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狭小空间里。
“你这么做有点过分啊,”奈布不高兴地扯了扯某人的衣领,“这是我们的婚礼诶!”
“不好意思,”杰克优雅地将怀中人放到狂欢之椅上,慢条斯理地捆绑起来,“我喜欢求生欲强一些的求生者。”
“所以,其实你不想和我结婚吧……”奈布闭上眼,神色有些痛苦,“毕竟我是个菜鸟,再怎么挣扎,也跑不过你的。”
“那么下次,请更努力地奔跑吧,我亲爱的奈布。”杰克勾起一个完美的微笑,将椅子上的人环在胸口。

4、法系屠皇杰克×佛系人皇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最后一台电机旁,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鉴于法系杰克的不安全性,之后的婚礼在这台四周地形较为复杂的电机旁举行,方便逃跑。”
“好了,报答案吧。”
杰克/奈布(相视一笑):“我愿意”
然后又一次没了下文。
克利切忍不住指着正在拆机的海伦娜问道:“等一下,助攻怎么换成她了?”
瑟维(安详):“特蕾西被吓到观战席上了。”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刷!”
杰克一爪击倒身边的奈布,然后司仪、助攻、灯光师就趁着僵直立马蛇皮走位奔向大门。
然后对上了带了传送的杰克的红眸。
三人(相视一笑):确认过眼神,是要赶紧跑的人。
“咦呀啊啊啊啊啊!快去另一扇门!”
奈布坐在地上,一边看着被追赶的三人,一边自愈,同情地喊道:“你们还是别跑了,反正也跑不掉!”
三人(咆哮):“所以为什么结个婚还要被追杀啊!”
最后竟然是最先倒地的奈布跳了地窖,这让被放飞的三人非常不解。

5、法系菜鸟杰克×道系菜鸟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最后一台电机旁,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报答案吧,不要浪费闲聊时间。”
杰克/奈布(相视一笑):“我愿意/我拒绝。”
瑟维(淡定地往大门的方向挪了挪):“好的我知道了,奈布你可以把背后的橄榄球拿出来准备着了。”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奈布立马一个冲刺,跑向远方,然后又抱着橄榄球撞向杰克,被一爪放倒。
奈布(不甘):“他骗我!”
杰克(忍笑):“谁?”
奈布(控诉):“威廉他骗我!橄榄球不能眩晕监管者!”
大门口的三个人远远望着被抱起的奈布放声大笑,手挽着手(?)向自由的大门外奔跑。

6、法系菜鸟杰克×道系人皇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最后一台电机旁,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报答案吧,不要浪费闲聊时间。”
杰克/奈布(相视一笑):“我愿意/我拒绝。”
奈布(保持微笑):“事先说好,你抓不住我的,这次我不会帮你扯住瑟维和克利切的。”
瑟维/克利切(松口气):“呼——!”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刷!”
杰克一爪将奈布砍倒在地。
瑟维/克利切(懵逼):“说好的不会被抓住呢?”
就在这时,奈布拼尽全力大声喊道:“瑟维救我!”
瑟维顶着一头问号,蛇皮走位救下来刚上椅子的奈布,然后就看到奈布砸了杰克三块板子,又一次被砍倒。
“瑟维救我!”
瑟维(呕血):“怎么又被砍了!你不是人皇么!”
奈布(爽朗一笑):“我故意让他的。”
杰克(保持微笑):“……”

7、法系屠皇杰克×道系菜鸟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最后一台电机旁,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报答案吧,不要浪费闲聊时间。”
杰克/奈布(相视一笑):“我愿意。”
瑟维(微笑):“好的,我知道了,跑不过对吧?”
奈布(微笑):“是的,所以我决定现在就跑。”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掏出橄榄球,抱球而去,不见踪影。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刷!刷!刷!”
克利切倒在地上嘴角带血面带笑容:“为什么明明是他们的婚礼,受伤的总是我们……”
海伦娜扶了扶眼镜,风轻云淡地回复:“法系的执着,你不懂。”
那一盘,奈布又一次在屠皇的围剿下成功脱出,于是三人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三人(咆哮):“杰克你故意的吧!”
杰克(保持微笑):“总之是我赢了。”

8、法系屠皇杰克×道系人皇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倒在狂欢之椅旁,看着椅子上被破译完的电机的灯光照射打光的奈布,缓缓开口:“怎么断腿的?”
奈布(眼神死):“我就冲他比了个中指然后被闪现刀给震慑了。”
瑟维(安详):“又是闪现刀啊……”
然后瑟维看了看奈布领口插着的玫瑰手杖,耳边回荡起杰克霸道的“我不想抱除你之外的人”的话,神色古怪地问:“奈布,你不觉得你这样像是被杰克在精神上艹了么?”
奈布低下头,看着近在眼前的玫瑰花,很认真地点点头:“我也觉得,所以我们还是下次再结婚吧。”
就在这时,最后没倒下的海伦娜最终倒下了,奈布立马毫不迟疑、坚决果断地发起了投降。
众人(安详):所以,这一次两位大神的婚礼又没办成呢!

9、法系菜鸟杰克×法系菜鸟奈布
在即将进入准备间之前,玛尔塔非常担忧地拉住海伦娜说:“亲,下面的战场……不,婚礼更加严峻,你撑得住吗?”
海伦娜(扶眼镜):“不好意思,我之前都是在放水,请叫我遛屠小能手·真·人皇·海伦娜。”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最后一台电机旁,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请不要如此张弓拔弩,这是浪漫的婚礼,不是在紧张的对局之中。”
杰克/奈布(相视一笑):“……”
“刷!”
“当当!”“克利切·皮尔森已受伤”
克利切(懵逼):“等等,怎么就砍我了呢?”
瑟维(尖叫着用了根魔术棒):“快跑啊!他这是在磨咱的血啊啊啊啊啊!”
“刷!”
“当当!”“瑟维·勒·罗伊已倒地”
奈布(捂脸奔跑):“瑟维你的隐身跑路技术还得再练练啊……”
瑟维(远目):“……这是失误。”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奈布远远遥望着已经打开的大门口的杰克,暗自琢磨,现在瑟维已经被绑在离门口不远处的狂欢之椅上,如果他去救他肯定会被砍,现在克利切和海伦娜已经离开,只要他也逃掉,这局就是求生者的胜利。
现在只要我用护腕迅速绕过杰克,就能从大门口脱出……
观战席——
海伦娜(吃瓜):“对了,你们有人用过奈布的护腕么?”
克利切(吃瓜×2):“我用过一次,然后撞监管者怀里了——这个贼难控制的。”
海伦娜(扶眼镜):“所以我觉得奈布会跪。”
所以这一局的结果是平局,对此瑟维表示再也不要当司仪了。

10、法系菜鸟杰克×法系人皇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最后一台电机旁,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报答案吧,不要浪费闲聊时间。”
杰克/奈布(相视一笑):“我愿意。”
奈布(保持微笑):“海伦娜,照顾好瑟维,我去遛杰克。”
海伦娜(扶眼镜):“了解。”
瑟维(不服):“为什么要照顾我啊!”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但是并没有发生什么。
空气墙边——
奈布(保持微笑):“怎么,不想抓人了?”
杰克(淡笑):“抓得住么?”
“所以,来吧,被我遛个几百场不就行了?”

11、法系屠皇杰克×法系菜鸟奈布
克利切神情庄重地坐在狂欢之椅上,看着被杰克砍倒在身边的瑟维,缓缓开口:“瑟维你行不行啊,又跪倒在救人的路上了。”
瑟维(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这是意外,而且奈布不也跪了么?”
同样跪倒在救人路上的奈布(无奈):“对不起,又被一刀斩了……”
克利切(抬腿猛踹瑟维):“去尼玛这能一样么?”
瑟维(呕血):“那你说该怎么办?”
“凉拌!”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一个戴着眼镜的蓝色身影带着曙光,从天边而来,拯救了即将上天的瑟维、被放血的克利切和奈布,带着他们前往自由的大门。
然后对上了一对红眸。
“刷!”
“奈布,抱歉不能将他们留下来陪你,我答应过海伦娜的……”
这局的结果竟意外的是求生者胜利,对此大概知晓一切的,最后迷失的奈布表示呵呵。
附录:海伦娜与杰克的py交易
“不行,我得证明一下我的实力!”
“我只想留下奈布,所以请不要救他,至于您的心愿,我会帮您的。”
“达成共识。”

12、法系屠皇杰克×法系人皇奈布
准备大厅——
奈布(保持微笑):“什么都别说,司仪你可以滚了,换玛尔塔上来。”
瑟维(不服):“为什么!”
奈布(一脚将瑟维踹下凳子):“叫你滚就滚!”
克利切(懵逼):“等等,为什么踢瑟维?”
海伦娜(看穿一切):“又不会跑又难救,不踢他踢谁?”
“等等,这不是婚礼么?来真的啊!还有你怎么不下!”
“因为我也是人皇。”
“……”
游戏里,奈布转了转视角,很快便发现了被海伦娜盲杖爆点的杰克,狞笑着跑了过去。
然后为观战席上的两人亲情演示了一遍高端操作……
某板后——
奈布微笑着看着杰克:“怎么?过来呀~傻愣着干嘛!”
杰克微笑着看着奈布:“原来您已经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被淘汰了。”
“来不来?”
“当然。”
看着杰克走进的身影,奈布掐着时间立马翻板。就在这时,杰克突然出现在他的背后,挥刀砍下。
“当当!”“奈布·萨贝达已受伤”
瑟维(淡定):“果然带的是闪现啊。”
特蕾西(懵逼):“???”
如此往复,期间克利切因为作死上前围观而不幸成了杰克的刀下魂,在被奈布两次抢救无效后,奔向了自由的蓝天。
然后,一个世纪(……)之后——
“呜——!”
就在这时,海伦娜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奈布立马使用护腕转点,并从已经打开的箱子里抄出信号枪,向大门口跑去。
“吱呀!”大门打开。
奈布站在门口用枪指着即将走到面前的杰克,爽朗一笑:“我记得不错的话,你的闪现CD还有二十几秒吧?”
杰克眨了眨红眸微笑着说:“当然。”然后凭空出刀。
“当当!”“奈布·萨贝达已倒地”
奈布看着周围不知何时升起的浓雾呕血咆哮:“背着老子发达很开心哦!”
杰克(保持微笑):“不必担心,实在不行以后有你的对局我就当你隐身看不到,只砍你队友好了。”
“滚!”
局后——
克利切(不解):“这TM和普通的自定义有什么区别啊!”
瑟维(看淡):“不,这就是婚礼,你没看杰克全场只追奈布一人么?”
克利切(咆哮):“那我呢!”
海伦娜(淡定):“作死——说起来,昨天我好像有看到一篇名为‘论加强杰克的100种遛法’的论文,好像就是奈布写的呢!”
克利切(崩溃):“大神的感情能不能不要这么复杂啊啊啊啊啊!”

后续:
记者(将话筒对准裘克):“关于这三十六场婚礼,您有何看法?”
裘克(保持微笑):“MDZZ!”

封仄(欢呼):沙雕完成,准备进入下一篇正剧文!标题暂定为“24h异族绝杀”,请多多捧场!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