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杰佣)三十六场婚礼·沙雕文1

这是杰克与奈布在游戏中举行的三十六场婚礼,两人分别扮演着“佛系”、“道系”、“法系”与“菜鸟”、“大神”结合的玩家,每一场婚礼简洁、明快但又甜蜜。这里以杰克的分类进行描述。
本(沙雕)文灵感来自不知从哪儿看到的,关于佛法道三系杰克的描述,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婚庆地点:红教堂
结婚对象:杰克、奈布
司仪:瑟维
灯光师:克利切
助攻:特蕾西
见证人:玛尔塔、海伦娜

前方高甜预警,请保护好牙齿!
前方高甜预警,请保护好牙齿!!
前方高甜预警,请保护好牙齿!!!

一、佛系杰克的十二场婚礼
又名“比克利切的手电筒还闪瞎双眼的虐狗婚礼”、“虽然槽点满满但其实很正常的婚礼”

1、佛系菜鸟杰克×佛系菜鸟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神啊,他们来到您的面前,望您祝福这对新人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恋人。因为他们的忠诚,他们将合为一体,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从此共走天路,互爱,互助;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然后严肃地问那个穿着墨绿色礼服的高挑男人:“那么,杰克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妻子,与他缔结婚约?无论有什么原因,都爱他,照顾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杰克微笑着说。
瑟维又扭头看向杰克身旁的戴着兜帽的瘦小男人:“那么,奈布先生,你又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
“我愿意。”奈布点点头,看向杰克,爽朗一笑。
“所以你们今天在神的面前郑重发誓: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都将相爱,珍视,直至死亡。”
“呜——!”
就在这时,特蕾西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刷!”
杰克一爪将身旁的奈布击倒在地。
“最后,请杰克先生送奈布先生出大门,婚礼完成!”瑟维擦了擦汗,终于结束了,兴奋地喊道。
杰克微笑着,将奈布横抱起来,迈着优雅的步伐,踏着红地毯,走向尽头的大门,那里特蕾西和克利切正笑着看着迎接着这对新人。
“我说,在排位时间这么搞,有意思吗?”路上,奈布突然问道。
“怎么没意思呢?”杰克笑了笑,吻住他的唇,“反正我们的实力不足以在排位中闯出一片天地,为何不来到这里,正经地办一场婚礼呢?”
奈布一听,也笑了起来:“说的对,游戏嘛,最重要的是开心!”

2、佛系菜鸟杰克×佛系人皇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那段贼长的台词我不想再重复一遍,我就直接问了。”
他问杰克:“杰克先生,你愿意和他结婚么?”
“我愿意,”杰克轻笑道,顺带提醒着,“司仪先生,您的台词省的太多了。”
“咳!”瑟维咳了一声,有些尴尬地看向奈布,“那你愿意和他结婚么,奈布先生?”
“我愿意,反正除了我自愿外他压根挠不到别人,我不和他结婚他怎办?”奈布爽朗一笑,看向杰克。
瑟维/克利切:“咳!”
“呜——!”
就在这时,特蕾西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刷!”
杰克一爪将身旁的奈布击倒在地。
“最后,请杰克先生送奈布先生出大门,婚礼完成!”瑟维抽了抽嘴角,目送这对刀子嘴夫夫走向大门。
路上,杰克淡淡地说:“奈布,你愿意与我结婚我很高兴,只是……”
“没什么只是的,实在不行你别当监管者了,来求生者阵营里我罩你。”奈布挥了挥手,勾住杰克的脖子。
“我很菜。”杰克平静的说。
“我带飞。”奈布翻了个白眼,吻了上去。

3、佛系屠皇杰克×佛系菜鸟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杰克,你愿意娶奈布么?”
一旁的灯光师克利切忍不住吐槽道:“瑟维,你这个司仪很不敬业啊,小心杰克炒你鱿鱼!”
“你行你来!”瑟维朝克利切甩了个白眼,又重复了一遍。
“杰克,你愿意娶奈布么?”
“我愿意,我愿意每一次都看着他修机,我愿意每一场都让他无伤离开,如果我不小心伤到了他,我愿意抱着他,走出大门。”杰克轻轻笑着,缓缓地说。
“哇~真不愧是伪绅士啊!好苏!”观战席上,作为见证人的玛尔塔兴奋地说。
同样在观战席上的海伦娜扶扶眼镜,故作镇定地说:“希望我也能遇见这样的监管者。”
“那么,奈布你愿意嫁给杰克么?”
“我愿意,反正我也差个屠皇做陪练。”奈布爽朗一笑,看向杰克。
“呜——!”
就在这时,特蕾西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刷!”
杰克一爪将身旁的奈布击倒在地。
“最后,请杰克先生送奈布先生出大门,婚礼完成!”瑟维捂住眼睛不去看那对闪瞎双眼的新人。
然后克利切就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这才第三场就不行了?”
“我觉得我的眼睛要瞎。”
“同感。”
路上,奈布突然问道:“杰克啊,我说要不我当监管者好了。”
“当然可以,那样我就可以教你怎么玩了。”杰克立马回以一个宠溺的微笑。
“万一教不会呢?”
“我有一生的时间来教你,你总会学会的。”
“到那个时候这游戏都凉凉了好吧!”奈布不高兴地白了他一眼。
“没事,到时候我教你玩下一个游戏就是。”杰克轻轻地说,仿佛是在说一个不可告知的秘密,“一生的时间,足够我将你带成游戏大神了。”

4、佛系屠皇杰克×佛系人皇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直接说答案吧,不要浪费时间,还有很多场呢。”
“我愿意。”
“我愿意。”
此时特蕾西还没有解开最后一条密码,场面一度陷入诡异的安静,只有克利切还在忙碌地跑着打光。
“咳!那请问为什么呢?”瑟维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们,决定补救一下。
杰克/奈布(相视一笑):“确认过眼神,是能一起佛系的人。”
“可是你们不是大神么?”克利切忍不住问道。
杰克淡淡地笑着,等着身旁的人帮他回答,奈布看看杰克的笑容,也爽朗一笑:“游戏嘛,不就是为了开心吗?”
“呜——!”
就在这时,特蕾西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刷!”
杰克一爪将身旁的奈布击倒在地。
“最后,请杰克先生送奈布先生出大门,婚礼完成!”瑟维平静的看着远去的两人,他表示他已经接受现实了。
路上,奈布忍不住问道:“这次你没什么想说的么?反正我没有。”
杰克勾起一丝迷人的笑容,紧紧抱住奈布:“真巧,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因为一举一动间,就早已包含了对对方的深沉的爱意。

5、佛系菜鸟杰克×道系菜鸟奈布
“等一下,在开始前我有问题想问,”观战席上的玛尔塔突然说道,“那个道系是什么鬼?”
海伦娜扶了扶眼镜:“随心所欲、不受约束,时佛时法,喜怒无常,人称‘薛定谔的玩家’,没有人知道他们下一步会干什么。”
玛尔塔:“……”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神啊,他们来到您的面前,望您祝福这对新人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恋人。因为他们的忠诚,他们将合为一体,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从此共走天路,互爱,互助;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那么请问,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么,奈布先生?”
“我拒绝。”奈布毫不迟疑、坚决果断、一脸认真地说。
“咳咳!”瑟维剧烈地咳了起来,不可置信地问,“你说什么?”
“我拒绝。”
杰克(微笑):“……”
奈布看了眼身边充斥着低气压的杰克,突然爽朗一笑:“除非你来抓我啊~啊哈哈哈哈哈哈!”然后撒开蹄子……不,撒开双腿,向教堂外跑去。
杰克笑意朦胧地跟了上去。
“呜——!”
就在这时,特蕾西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刷!”
杰克立马追上了欢脱的奈布,然后一爪击倒。
“最后,请杰克先生送奈布先生出大门,婚礼完成!”瑟维抽了抽嘴角,看着即使被抱住扔在剧烈挣扎的奈布和一直在笑没有生气的杰克走向大门。
“皮这一下很开心么,小奈布?”杰克有些无奈地看着怀里挣扎的人,轻轻问道。
“很开心啊,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了逃婚的冲动。”奈布回以一个大大的微笑道。
“万一我没抓到你,会让他们白跑一趟,这样很失礼的——你知道我技术不行。”杰克淡淡地笑道,然后听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没事,反正我技术也不行,你看我这不就被你一刀斩了嘛!”
“所以,”杰克笑得更开心了,“我愿意追你。”

6、佛系菜鸟杰克×道系人皇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神啊,他们来到您的面前,望您祝福这对新人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恋人。因为他们的忠诚,他们将合为一体,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从此共走天路,互爱,互助;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那么请问,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么,奈布先生?”
“我拒绝。”奈布毫不迟疑、坚决果断、一脸认真地说。
瑟维(微笑里透着mmp):“……”
杰克(微笑):“……”
奈布看了眼身边充斥着低气压的杰克,突然爽朗一笑:“除非你来抓我啊~啊哈哈哈哈哈哈!”然后撒开蹄子……不,撒开双腿,向教堂外跑去。
杰克笑意朦胧地看着跑到一块板后,猥琐地笑着准备放板的奈布,走上前去。
“呜——!”
就在这时,特蕾西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此时,系统提示——
“奈布·萨贝达获得‘地形大师’成就。”
“奈布·萨贝达获得‘牵制大师’成就。”
奈布站在一扇窗户后面,有些奇怪地看着窗外已经失去一刀斩效果的杰克:“你这是故意让我达成这些成就的吧?你知道你追不上我的。”
杰克淡淡笑了笑道:“但你很开心,所以我也乐意,游戏,不就是为了让我们开心么?”
“那么杰克先生,请把我抱出大门,完成婚礼吧!”奈布利落地翻窗,走到杰克面前爽朗一笑。
“好的,如您所愿。”杰克唇边的弧度又一次勾起,维持在一个完美而又愉悦的角度。

7、佛系屠皇杰克×道系菜鸟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神啊,他们来到您的面前,望您祝福这对新人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恋人。因为他们的忠诚,他们将合为一体,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从此共走天路,互爱,互助;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那么请问,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么,奈布先生?”
“我愿意。”奈布毫不迟疑、坚决果断、一脸认真地说。
瑟维:“哦好的……等等,你说什么?”
“我愿意。”
瑟维:“噗——!不跑么?”
奈布(宛如看智障一般地爽朗一笑):“跑得过么?”
杰克(微笑):“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一直不抓你的,奈布先生。”
奈布(龇牙咧嘴)“所以我拒绝,我要凭自己的本事逃婚!来吧!来砍我吧!”
“呜——!”
就在这时,特蕾西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刷!”
杰克一爪将身旁的奈布击倒在地。
“最后,请杰克先生送奈布先生出大门,婚礼完成!”望着远去的两人,瑟维神色复杂。
“如果您愿意的话,以后你隐身后,我可以装作看不到地上的脚印的,嘿嘿~”克利切悄悄凑上前,勾住瑟维的肩膀调笑道。
瑟维(微笑里透着mmp):“灯光师你欠打对吧?”

8、佛系屠皇杰克×道系人皇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神啊,他们来到您的面前,望您祝福这对新人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恋人。因为他们的忠诚,他们将合为一体,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从此共走天路,互爱,互助;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那么请问,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么,奈布先生?”
“我拒绝。”奈布毫不迟疑、坚决果断、一脸认真地说。
瑟维(淡定):“好的,请杰克先生尽快抓住奈布先生,抱出大门完成婚礼,我们今天还有四场要举行,请务必抓紧时间。”
奈布立马一个冲刺跑向教堂外部板区,杰克笑意朦胧地跟了上去。
“呜——!”
就在这时,特蕾西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呼……好累!”在跑遍全图后,奈布突然停了下来,“来吧我跑累了,砍我吧!”
杰克(微笑):“好的,如您所愿。”
“刷!”

9、佛系菜鸟杰克×法系菜鸟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我以后能不能把前面的台词省了,太浪费时间,太水了。”
杰克(微笑):“请便。”
“那么,杰克先生,您愿意与你身边这位男子缔结婚约,无论贫富贵贱,永远在一起么?”
“我愿意。”
“那么,奈布先生……”
“我拒绝。”
瑟维:“好的,请杰克先生尽快……”
“砰!”
奈布突然掏出不知从哪儿翻到的信号枪,一枪崩到杰克头上,强制眩晕,冷冷地说:“比起婚礼,我更想胜利!”
“呜——!”
就在这时,特蕾西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奈布立马跑向最近的大门,那里特蕾西已经在奋力开锁。但他并没有踏出大门,他在即将跑到门外时,被追上来的杰克一刀斩地。
“唔……”奈布挣扎着向门外爬去,此时瑟维和克利切早已跑到门外,有些担忧地看着他们。
杰克叹了口气,抱起挣扎的人儿,走向门外。
在空气墙处,杰克淡淡地说:“原来您不希望与我缔结婚约,所以为何……”
“不是!”奈布垂下头,抓住杰克的衣领。
“不是的……我,我愿意……”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没有,“只是,我输得太多……我想赢……”
杰克低头看着奈布灰绿色的兜帽,轻轻一笑,吻了上去,将他放下:“我知道了,那么我们就一起努力吧,我的佣兵先生。”
“嗯。”

10、佛系菜鸟杰克×法系人皇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我还是觉得你们直接报答案比较好,省事。”
杰克(微笑):“好的,我能理解您的疲劳,瑟维先生,我愿意。”
奈布(冷漠):“我不愿意。”然后向大门口后退三步。
“呜——!”
就在这时,特蕾西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砰!”就在这时,奈布一枪眩晕了杰克,然后迅速跑向大门口。很快,其他三人都脱逃成功,唯剩下靠在空气墙旁边的石墙上的奈布,和缓过神追上来的杰克。
“呵,你这样可不行,这么菜可是会被欺负的,”奈布挑衅地看向不动声色的杰克,勾起一丝微笑,“所以,请把技术练好再来和我结婚吧,在此之前……我会帮你的。”
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向空气墙外。
“这样么……”空气墙内的杰克低低笑了笑,“好呀,您愿意就行,我可以一直陪着您,直到您满意,直到您开心——我的佣兵先生。”

11、佛系屠皇杰克×法系菜鸟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好了,这次不用问了,我只需要等着特蕾西拆完最后一台机,然后等奈布开枪就好了。”
(背后藏着信号枪的)奈布/(不动声色的)杰克:“……”
场面再度沉寂。
“呜——!”
就在这时,特蕾西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砰!”奈布立马开枪,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向大门。
“刷!”突然,背后传来一阵破空声,然后奈布就被砍倒在地。
这一瞬间,眨眼就过去,震得瑟维目瞪口呆。
“什……什么情况?”另一边同样目瞪口呆的克利切结结巴巴地问。
杰克抱起挣扎的奈布,轻声说:“我知道你不会安于常规的,奈布先生。所以我为了这场婚礼,我特地带了兴奋。”
然后踏过占满灰的红地毯,走向大门。
“……让我正常地离开,不行吗?”奈布捂住了脸。
“不行,”杰克吻了吻某人的兜帽,愉悦地笑着,“这是可是我们的婚礼。”

12、佛系屠皇杰克×法系人皇奈布
瑟维神情庄重地站在台上,看着被克利切手电筒照射打光的两位新人,缓缓开口:“最后一场了,终于可以洗洗睡了。”
克利切(将手电筒对准瑟维):“老子都跑了三万步了都没说什么,你念个台词咋这么墨迹呢!”
瑟维(正经脸):“主要是眼睛痛,这对情侣太耀眼。好了,特蕾西差不多要开完了,还有什么想唠叨的么?”
奈布(狞笑):“有,大猪蹄子短手jio克,待会可别被我遛到怀疑人生啊!”
杰克(轻描淡写):“好的,我会注意调整心态的,奈布先生。”
“呜——!”
就在这时,特蕾西解开了最后一条密码,大门通电,杰克的眼睛突然变红。
奈布立马冲向最近的一堵墙,准备弹射冲刺,然后只听刷的一声,眼角闪过眼睛带红的杰克的身影。
卧槽,闪现!
奈布立马一个转身冲向杰克右侧,然后与杰克的攻击擦肩而过。然后趁杰克僵直的一瞬间,摸墙冲刺,跑向板区。
一个世纪(并不)后——
瑟维和克利切坐在大门口吃瓜。
瑟维狠咬一口瓜:“怎么还不来——这瓜还不错啊!”
克利切也咬下一大口:“没办法,谁叫最后一场是屠皇和人皇呗——对呀,由艾玛小姐和特蕾西博士精心培养的品种,肯定很棒棒啊~”
就在这时,标志着监管者的红色警示灯在远处出现。然后杰克就抱着捂住脸的奈布走了过来。
瑟维(不动声色)“怎么断腿的?”
奈布(捂脸):“我翻窗时他闪现CD好了。”
克利切(同情):“了解了解,闪现刀嘛,我们都吃过。”
杰克(愉悦):“所以,亲爱的奈布,我们可以完成婚礼了么?”
奈布抱着胸口扭过头,有些不自在地小声说道:“当然……谁叫你抓住了我……”
然后突然发难,狠狠抓住杰克的衣领大喊道:“杰克,我警告你!不许对我以外的人佛系!游戏就是游戏!胜负第一!我不准你对其他人温柔!那是在践踏玩家的尊严!”
杰克凑下去吻住奈布的唇,然后低低笑道:“那你呢?”
“我……谁叫我和你结婚了呢……”奈布小声bb道。
“那么,亲爱的奈布,我愿意听从你的心愿。”

后续:
玛尔塔一脸空白地坐在观战席上,双手撑起自己的脑袋,面无表情地说:“我觉得克利切不愧是本场MVP,我刚刚看了一下,都跑了三万步了。”
海伦娜扶了扶眼镜,严肃地反驳道:“你错了,本场MVP是特蕾西,你要知道她一个人默默无闻地开了将近60台电机,和整整12扇大门,不仅没有一句台词,连出场都是在同一句话里,你考虑过特蕾西的感受么?”
玛尔塔也严肃地点点头:“你说的对。”

封·补充员·仄:佛系和道系我就不解释了,主要来谈一谈什么是法系。
根据我看到的定义,所谓法系就是:胜负第一,感情第二,冷酷无情,不择手段,就是那种“我很喜欢你所以我绕过第一个椅子然后将你放到了第二个椅子上”云云……请自行体会!

评论(1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