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四叶草

食用须知:
1、严格来说这些都是我的杰佣文“黑箱子”的番外,但我不小心写嗨了,就成了短篇,还是能单独看的。所以,如果你觉得这篇写得海星、不错,请点赞支持,不用关注,我以后主要还是写杰佣文,这些大概不会再怎么写的。
2、设定(建议看完):奥尔菲斯因为某些原因分裂出了所有求生者人格,后来因为害怕被求生者人格取代就做出了监管者人格,并注入对求生者的仇恨,让他们来消除求生者人格。因此监管者人格很不稳定,且十分仇恨求生者,求生者也十分仇恨监管者。
而双方所在的欧利蒂斯庄园,还有游戏、之后和解后的世界都是奥尔菲斯创造的。后来,在各个人格的努力下,奥尔菲斯放弃消除其他人格,所以双方在另一个世界安然相处。
3、能明白“2”中的意思么?可以的话,就开始阅读吧!
(PS:私信打上杰佣标签,其实没有相关内容,嘤嘤嘤~不要打我~)

(鹿幸)四叶草
班恩平时很喜欢脱下身上厚重的衣服,在分隔监管者阵地和求生者阵地的丛林里游荡,虽然这里与他曾经守护的丛林完全不同。这里没有歌唱的小鸟,没有时不时咆哮的野兽,也没有奔跑的鹿。只有树,只有草,但却让他无比安心——这样,那些讨厌的偷猎人和贵族就不会来破坏他的丛林了。
“刷拉——刷拉——”
他穿梭在树木间,地上的落叶被他踩扁,然后带飞——这一天,也是常规巡视时间。
前面有一片林子比较空旷,但地上诡异地长满了三叶草,班恩曾在这里待过整整一个下午,找其中藏着的四叶草——可惜,他总是没耐心找到。
“格拉——”
突然,一声轻微的踩断树枝的声音响了起来,在这片寂静的丛林里被放得很大、很想。
“滚出来!”班恩怒吼了出来,甩了甩钩链将正在奔跑的浅蓝色衬衫的男孩勾了回来。
是那个总是开局就被碰的,被一众监管者们嘲讽为“幸运儿”的求生者。
“你不该出现在我的丛林里的,求生者。”班恩森森地看着手上的男孩,用力掐紧他的脖子。
“唔唔……”“幸运儿”扯着他的手,剧烈挣扎着,眼泪渐渐从眼睛里流出。
“砰!”“咳咳……”
看着“幸运儿”快受不了了,班恩就松手,将他扔下——该死的规则,不然他早就把这个胆敢闯入他的丛林的求生者给掐死了。
突然,他注意到“幸运儿”手臂上挂着一个花篮,于是他一把扯下“幸运儿”手臂上的花篮,一看里面已经装满了三叶草,便更加生气了。
“游戏之外,我不喜欢揍人,但不包括破坏我的丛林的。”班恩一脚踹向“幸运儿”的腹部,冷冷地说。
“啊——!”“幸运儿”惨叫一声,抱住腹部,眼泪又一次流了出来,“对对对,对不起……我我我我只是想采一点四叶草用在宴会上……”
嗯?四叶草?
班恩拿起一根草,仔细一看,确实是四叶草,他又翻了翻,里面确实都是四叶草,没有一片三叶草。
但就是这样,他还是很生气:“快滚,这些我没收了。”
“幸运儿”一看他不再揍他了,连忙捂着腹部匆忙的跑回求生者阵地。
不会再来了吧?班恩恨恨地想着,将篮子提回了房间。
见鬼,这个“幸运儿”该不会真的幸运吧?都是四叶草!在翻了整整一晚,认真检查过每一片后,班恩不禁骂到。
第二天,他又一次来到丛林,不知是想到什么,他没有像以前一样,先去巡视林子,然后再到三叶草丛。
果然,他老远就看到那个“幸运儿”的浅蓝色衬衫。
“我不是警告过你么?”班恩走到他的背后,森森地说。
“啊——!”“幸运儿”被吓得摔了倒,露出他面前的花篮,里面是还没放满的四叶草。
“幸运儿”惊恐地往旁边爬了爬,却见那个阴沉的护林人没有再揍他,而是蹲了下来,一株株地查看篮子里的四叶草。
救命!这可是在游戏外碰到监管者啊!在这里被打的伤可不会那么简单就恢复,他到现在腹部还隐隐作痛。
“你是怎么找到它们的?”突然他听见那个护林人用他清冷的声音说。
“我我我……就,就那么找的……”他结结巴巴地说,“我,我知道你们总是嘲笑我是‘幸运儿’……但我好像真的比较幸运,在游戏外……对对对对不起!我,我在游戏里帮不了什么……我就想在帮着装点宴会……”
看着快哭出来的男孩,班恩沉默了一会,突然想到该怎么让这个该死的求生者不再踏入他的丛林。于是他说:“那你采吧,只能采四叶草,采够赶紧滚!”
说完就把花篮一扔,坐到了地上。
“幸运儿”愣了愣,在看到班恩凌厉的眼神后,连忙拎着篮子蹲下来找四叶草。
大概是真的有幸运女神的照顾,他很快就采满了一篮。
“那个……我明天还能来吗?这些,这些好像不够……”他怯怯地问护林人。
“可以,但必须等我来看着。”
就这样,连续几天,班恩都会第一时间来到这片三叶草丛看“幸运儿”采四叶草,有时候是他先到,有时候是“幸运儿”先到,但总是在两人见面后开始采集,采集的过程十分和谐,只有“幸运儿”小步走动的声音。
“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在最后一天,班恩忍不住问道。
“可能是幸运吧……嘿嘿,因为我总是会碰到监管者……所以,我就把天赋都点在了跑路和坐椅子上了……这样,我的队友就能多开几台机了……嘿嘿。”“幸运儿”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的名字。”班恩说。
“我……我的名字?”“幸运儿”茫然了一下,摇摇头,“不知道,我没有名字。”
“幸运儿,你叫幸运儿。”班恩淡淡地说。
“幸运儿……真是奇怪的名字,好吧,您喜欢就好,班恩先生。”
“宴会什么时候开始。”班恩问出了他最想问的问题。
“后天。”
你拥有一个很好的品质,幸运儿,真是天真!班恩默默地想。
几天后,班恩又一次径直来到三叶草丛,放下武器席地而坐,他沉默地看着空空的草丛,摸了摸脸上的刀痕——那是那个叫“奈布·萨贝达”的佣兵留下的。
宴会,他们按照一开始的计划,在他们欢乐到疲倦的时候,打入了求生者阵地,把那些求生者们打得狼狈不堪。
之后没隔多久,他们就又打了回来,那个叫玛尔塔的女空军愤怒地用信号枪指着他,告诉了他幸运儿因为愧疚,从那天后就消失不见的事。
“他一直在和我们说你有多好,看来他真的太天真了!”玛尔塔愤怒地朝他吼道。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回了她一刀。
赶走讨厌的破坏者,我有错么?
这样这里再也不会有人来破坏了,多好。
班恩沉默地看着寂静的三叶草丛,突然觉得这里太过死寂,于是他起身,开始翻找四叶草——但就像往常一样,他一片也没找到。
后续:
从欧利蒂斯庄园出来后,班恩一直很不习惯,他早早地离开了求生者和监管者共同居住的庄园,在一处丛林旁租了一个别墅,他就像往常一样,规划路线,定时巡逻,驱赶擅自闯入的破坏者。
在丛林边缘,有一片三叶草丛,这是他拜托丽莎变的,没事时,他喜欢在那里一泡一个下午,在里面翻找着,寻找四叶草——他依旧找不到。
直到那一天,他看到了那个穿着浅蓝色衬衫的正在采四叶草的男孩。
“我想采一些四叶草送人,”男孩泄气地说,“可是不会有人喜欢这老土的礼物的,她们更喜欢和钱有关的礼物,可是我连工作都找不到——我的幸运好像都用在找四叶草和开出‘再来一罐’了。”
“那就过来帮我守林子吧,幸运儿。”班恩淡淡地说,然后起身,走回他的别墅。
幸运儿愣了愣,有点反应不过来,然后在看到班恩凌厉的眼神后,迅速起身跟了上去。
“哎哎?可以吗?真的很感谢!还有我不叫幸运儿,我叫……”
“你叫幸运儿。”
“好吧,您喜欢就好。”
有人帮忙的话,林子就能更好地被守护了吧?班恩想。

评论(1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