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坏掉

食用须知:
1、严格来说这些都是我的杰佣文“黑箱子”的番外,但我不小心写嗨了,就成了短篇,还是能单独看的。所以,如果你觉得这篇写得海星、不错,请点赞支持,不用关注,我以后主要还是写杰佣文,这些大概不会再怎么写的。
2、设定(建议看完):奥尔菲斯因为某些原因分裂出了所有求生者人格,后来因为害怕被求生者人格取代就做出了监管者人格,并注入对求生者的仇恨,让他们来消除求生者人格。因此监管者人格很不稳定,且十分仇恨求生者,求生者也十分仇恨监管者。
而双方所在的欧利蒂斯庄园,还有游戏、之后和解后的世界都是奥尔菲斯创造的。后来,在各个人格的努力下,奥尔菲斯放弃消除其他人格,所以双方在另一个世界安然相处。
3、能明白“2”中的意思么?可以的话,就开始阅读吧!
(PS:私心打上杰佣tag,但其实没有相关内容……请不要打我嘤嘤嘤~)

坏掉(蜘机)
如果不是太胆小的话,特蕾西是一个很好的同伴——她的脑子很灵活,可以很快的破译好密码机,又会使用机械傀儡,那些神奇的傀儡有很大用处——破译、救人、扛刀、开大门……
“我和我机械傀儡可厉害了!”她总是骄傲地对她的同伴们说。然后她的同伴们总是笑笑,先是赞扬,然后开始无下限地吐槽她的胆小。
一个优秀的机械师总是会有一个聪明的大脑,特蕾西自诩自己虽然胆小,但肯定是一个优秀的机械师——那些傀儡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一天,她操控着她的傀儡去拍摄奈布去监管者阵地的实况,然后在监管者阵地里,被蜘蛛瓦尔莱塔扣留。
当晚,她待在工作室里,很沮丧地打开各种设备——那个机械傀儡是她的杰作,无论是程序还是零件,都是她精心制作,花了很长时间才做成的。
但它现在被瓦尔莱塔扣留了,先不说瓦尔莱塔会不会拆掉它,就是蛛丝不小心缠到了零件里面,傀儡就会报废——她的傀儡总是精密实用却又脆弱——所以她现在要看看还能不能连接得上,至少可以抢救一下。
但打开连接,她却发现,她心爱的机械傀儡依旧好好地运作着。
她立马兴奋地操纵着傀儡,让它往回飞去——顺便看看瓦尔莱塔的房间。
瓦尔莱塔的房间,就如同她的职业兼外号“蜘蛛”一样,里面充斥着大量的蛛丝,她的床上、地上、柜子上放着许许多多的被蛛丝缠绕住的人形玩偶,形状正如在游戏中被她执行茧刑的求生者。
“真是奇怪的恶趣味,”特蕾西絮絮叨叨地操纵着傀儡,吐槽着瓦尔莱塔的房间布置,“又乱、又脏(指蛛丝),一点也不好!”
“嘻嘻~没想到居然还能动~”突然,一个清脆的女声,从傀儡背后响起,特蕾西立马操纵傀儡转身,然后她就看到了下半身待在机械义肢间的瓦尔莱塔——她正笑嘻嘻地,眼里充斥着兴奋地看着天上的傀儡。
“格拉格拉……”视角突然一阵扭曲,然后她就看到瓦尔莱塔的脸,非常清晰地出现在镜头里——没有头套的遮盖,瓦尔莱塔露出了那张富有女人味的带着霸道与性感的脸,她以一种很近的距离,贴着镜头,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好……好漂亮。特蕾西红了红脸。
“对面是特蕾西小姑娘吧~你的傀儡真好用,我研究了整整一个下午,居然还没坏。”瓦尔莱塔笑嘻嘻地看着镜头说。
啊!该死!竟然真的拆了我的宝贝傀儡!
“那么,我就再拆一次好啦~”瓦尔莱塔的表情突然鬼畜了起来,然后特蕾西就惊恐地看着瓦尔莱塔用她的手,一点一点拆开她的傀儡,然后缠上蛛丝。
“不!不!我的傀儡——!”特蕾西尖叫着,但深夜不会有人经过她的工作室,对面的女人也不会知道她的恐惧。
“这是芯片,这是扇翼,这是……哦,你有在看吗?亲爱的特蕾西,你可以仔细地,认真地看着我。我会为你展示,我对它深刻的理解!”瓦尔莱塔继续带着病态的表情,拆卸着机械傀儡。
特蕾西看着瓦尔莱塔的动作,听着瓦尔莱塔的声音,猛地瘫坐在地上——瓦尔莱塔的动作,让她觉得那是在解剖自己。
——也对啊,她除了机械傀儡,还有什么呢?
“滋啦——滋啦——”
屏幕突然闪了闪,然后黑了下来。
“诶呀~眼睛被我弄坏了呢~”
“咔!”
“这是发动机呢~”
“咔咔!”
突然声音都消失了——瓦尔莱塔拆掉了录音器。
最终,屏幕上的信号彻底消失,对面的瓦尔莱塔已经完成了拆卸,这意味着她的杰作,她的骄傲,现在变成了一地的零件——彻底破碎了。
特蕾西挣扎着起身,双手发抖地关闭所有仪器,踉踉跄跄地往房间跑去。
为什么?为什么她不害怕了?为什么她不难过了?为什么她看着瓦尔莱塔解剖她的傀儡,竟十分的兴奋?
——因为终于有人能理解她和她的傀儡了!
第二天——
特蕾西明显有些不在状态,游戏中,光炸机就炸了不知多少次。好在队友都不在身边,不然一定会发现她的反常。
“嗒嗒嗒嗒——”
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快速地靠近她,听着越来越强烈的心跳声,特蕾西叹了口气——她跑不掉了。
“诶嘿~我说是谁一直在给我爆点呢,原来是可爱的特蕾西小姑娘啊~”听着瓦尔莱塔那清脆的声音,特蕾西竟忘了心跳、红光、游戏……她忘了一切,沉浸在那个蜘蛛的声音里,宛如落网的昆虫。
然后被恐惧震慑。
“哎呀,你今天不在状态哦~是不是昨晚被我吓到了?”瓦尔莱塔看着地上的人形茧,笑嘻嘻地说。
“不……不是!”特蕾西给队友们发了个“专心破译”的信号,立马反驳道。
“那是为什么呢~”
特蕾西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突然她想起了还在瓦尔莱塔手上的傀儡:“给我!把我的机械傀儡还给我!”
“好呀好呀~你求我啊~”
“滚开!”特蕾西挣扎着大喊,她不要求一个监管者,不要!
“这么不听话,可是要受罚的哦~嗯哼~你很喜欢这个傀儡对吧~”
然后瓦尔莱塔就开始在她身边拆卸。
“呜呜……”特蕾西听着拆卸声,突然哭了起来,那是她的傀儡!她的杰作!你凭什么动它!
在一阵阵的拆卸声中,特蕾西大哭声中,茧刑步入尾声。
在最后要离开的时候,瓦尔莱塔突然扯开丝线,将什么东西塞到了她手中。
“好啦好啦~拿回去吧,你的傀儡。你哭泣的声音真是悦耳。”瓦尔莱塔笑嘻嘻地说着。
那一局竟然诡异地赢了,据她的队友说,蜘蛛的一只机械义肢不知为何被拆掉了,所以一直操控不好,追不上人。
他们问特蕾西,特蕾西只是无辜地说“不知道”,然后在没有人的地方,打开了一直捏着傀儡的手。
特蕾西打量着完好无损的机械傀儡,突然抱在怀里,表情十分的满足。
——机械傀儡需要精密的零件才能精确的运转,如果零件沾上了异物,它们将会异常。我想,我的零件应该被蛛丝缠住了,被瓦尔莱塔的蛛丝。
后续:
特蕾西走在庄园的过道里——当然不是欧利蒂斯庄园的——她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关于机械义肢的。
突然,头顶上传来“格拉格拉”的机械声,然后一段蛛丝就落了下来,搭在她的脖子上。
“特蕾西小姑娘对吧~我记得你,来帮我做义肢吧~可千万不要拒绝哦~”一抬头,瓦尔莱塔那张性感的脸就挂在天花板上,笑嘻嘻地看着她。
特蕾西抓了抓脖子上的蛛丝,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被天花板上的蜘蛛抱起,抱到天花板上向走廊深处走去。
“呀啊!不要,瓦尔莱塔小姐放我下去……”特蕾西怯怯地喊道。
“嘻嘻~再吵茧刑哦~”瓦尔莱塔抱着自己的战利品,爬进了房间。
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姑娘啊,我好喜欢~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