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杰佣)黑箱子7

食用须知:
1、每一章的篇幅很长,每一篇差不多有五六千字,但本文章节数不多,请酌情食用
2、作者是渣玩如果有bug请默念三声“作者是渣渣”然后一笑而过
3、本文清水正剧向,感情部分其实比较牵强(小声bb:谁叫我是先想到剧情,后有别的呢……)
4、奈布视角,私设很多,有伏笔且剧情比较紧凑
(PS:完结撒花,谢谢支持~)

7、共存
“咔——!”
周围的世界宛如被打破的镜子,一片一片地裂开、消失,露出其后的一片漆黑。
奈布摸了摸脑门,那里完好无损,没有被男人打出的弹孔,他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里除了漆黑,还有许许多多的尸体,有的被扯开了四肢,有的没有了脑袋,总之都死相凄惨,但无一例外,他们都长着奈布的脸。其中离他最近的一具,脑门上有个弹孔。
——这些都是他,他已经死过很多次了。
奈布沉默了一会,无意识地朝一个方向走去——这些,都是他曾经的记忆,但是都不重要,最终不过一死罢了。
一路上,四周飞扬飞扬着许多纸片。
奈布随手抓住一片——是一篇日记。
[2007年7月26日
我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我需要一些人来陪伴我,于是我创造了她。她很可爱,可惜她一直在我脑袋里。]
眼前似乎闪过一个他在写这篇日记的画面,奈布想了想,又抓住另一篇日记。
[2008年9月17日
我做了一个名叫“奈布·萨贝达”的佣兵人格,这个强大的佣兵会保护她。我真的很喜欢和他交谈,不需要思考太多,太好了。]
以前还没有进入庄园时,我似乎在家门口和他打过招呼,但这不重要。奈布扔掉日记,继续走着,随手又抓过一片日记。
[2008年11月23日
我需要一些人格来保护我,这些人格很不稳定,我可以很轻松地清除掉它们,但它们可以帮我在需要的时候清除以前的人格,因为在创造时我就给它们植入了对对方的仇恨。我叫他们监管者,帮我监管其他人格的人格。至于那些嘛……就叫求生者好了。]
难怪那些监管者那么嗜血、残暴,难怪弗雷迪总是说他没有绿厂长,因为都是被灌输的思想与记忆。
[2009年2月9日
我把佣兵这个人格创造得太强大了,不不不,他快意识到什么了,我不要被取代!]
[2009年2月10日
还好,我创造了“杰克”这个监管者,他会帮我清理掉佣兵的,他没有人形,很好消除,只要佣兵一死,我就把他消除!快快!我还不想消失。]
奈布瞥了一眼身旁的尸骨,耸耸肩,看来都是杰克干的,等再见到他,就把他揍一顿吧。
[2009年4月28日
不不不!不可能!两个月!两个月!杰克竟然没有清除掉他!竟然还有了形体!不对不对!他竟然和那个佣兵在一起了?在一起了?!真是可笑!]
奈布扔掉日记,眼前的黑暗突然变成了一个客厅,他正被人抱着看电视。
“关了吧,真无聊!”他说。
“好的。”抱着他的人笑了笑,关上了电视。
然后他抬头一看,一个右眼处有红色纹路的面具映入眼帘,隐隐可以看到面具后的金色。
“怎么了?”面具人问。
“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你要戴面具。”
“无关紧要的习惯而已,”面具人淡淡地笑笑说,“你现在想干什么?”
他盯着那个面具,突然一伸头,咬住面具边缘扯了下来,面具后是一张金色的宛如胶状物的脸,它只有“脸”的形状,却没有五官。
“给我。”面具人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
他将面具甩到一边,很无所谓地说:“咋?我摘你面具怎么了?你废了我的四肢,我还不能拿你的面具了?”
“砰!”视角一变,他被摔到了墙上,然后就没动过。
突然,一根粗壮的金色触手伸了过来,将他抱起,然后耳边响起面具人无奈的声音:“奈布……你知道我控制不住自己的,不要总是挑战我的底线。”
他似乎已经习惯这种对话,痞子般笑道:“那就努力做一个伪绅士吧!该死的触手综合体!快把你的面具给我!我想要!”
“你不怕么?”
他翻了个白眼:“怕你作甚?”
“好的,你会得到的。”
“咔嚓!”
房门突然打开,走进一个提着油灯的男人,但房间的人似乎没有看到他。奈布转了转视角,看向男人,然后从这个身体里脱出,跑向墙壁上不知何时出现的法阵。
“嗡嗡——!”
这一次,眼前出现的是几条银色的触手。
“那么奈布先生,您想要什么呢?”他抬头看过去,是一个穿着礼服,戴着右眼边有红色纹路的面具的男人,男人正对他微微鞠躬,全是触手的左手轻轻搭在腰间扭动着。
“我要你的面具。”说完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在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前,取下了面具,露出背后的有些阴柔的俊美的脸,男人紫罗兰色的眼睛有些危险地盯着他。
“你很想死么?”
“要动手就别废话!”
“算了,这次放过你,面具就给你了。”男人收起银色的触手,转身离开。
奈布看了看男人的后背,走向一扇门,打开走了进去。
这次是绿色的触手男人,奈布看着他一直絮絮叨叨地吐槽着男人的颜色,然后猛地摘下他的面具。面具人愣了一下,俯身吻了下来。
“原来你想要这个啊……”
“如果我不拿你是不会给我的不是吗?”
下一个。
再下一个。
在一次又一次的记忆中,他看到的越来越多,从一开始只有和杰克在一起的片段,变成许许多多的片段,虽然大部分还是关于杰克的,但里面多了其他人——安静文雅的艾米丽、皮到断腿的克利切、干脆爽朗的玛尔塔……还有,菲欧娜的尸体。
那些画面中,从被奥尔菲斯带到的其他空间中回来时,看到的,菲欧娜被杰克杀死后的画面——他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对菲欧娜眼熟了。
奈布最后回到遍地尸骨的空间,看着满天飞舞的日记,默然无语。这些,是他的记忆,是重要的记忆。
[2011年3月30日
两年!我花了两年时间都没清除掉佣兵!还让杰克这个监管者越来越完善!啊啊啊啊啊!去死!都去死吧!]
[2012年5月25日
我因为暴躁最终被关进了这个该死的地方,也好,这样我就能专心对付那些求生者了。]
[2012年6月14日
我做了一个庄园,把那些该死的监管者和求生者都扔了进去,还建立一些规则让它们按照规则厮杀,这真是太有意思了。]
[2012年8月13日
第一个求生者终于被清除了,这个可怜的人格我都没给它取名字,能活到现在也是挺幸运的,就叫幸运儿吧。]
[2012年8月14日
他们开始在游戏外厮杀了!真棒!真棒!]
[2012年8月15日
禁闭室?那是什么东西?我没有创造它!可是它将即将被清除的人格保护了起来!哦!该死!]
[2012年8月26日
他们似乎有了默契,而且佣兵已经想起来了,我得重开庄园了。见鬼,他怎么想起来的呢?]
剩下的,就不用看了,奈布心想,再然后,就是无尽地重复,庄园一次又一次重开,每一次都会消除他们以前的记忆,让他们以为是第一次来——但总有一些东西是消除不掉的。
奈布走上前,抱起他的黑箱子,抚摸着里面的面具——所以,总会有一天,他们能想起一切,然后杀掉奥尔菲斯对么?
“嗒嗒——!”
奥尔菲斯拎着油灯,用枪指着他,走了过来:“我想我一直杀不掉你是因为你们有了共识,所以,这次我隔离了所有能帮助你的人格。现在你都知道了对吧?那就去死吧!”
“我不想和你争身体使用权,毕竟你曾是我的同伴。”奈布疲惫地说,脑海里闪过和奥尔菲斯携手执行任务的画面——当然那也是假的。
“让待在这里吧,我想和杰克在一起。”
“呵,真是荒诞!该死!他明明杀了你那么多次!”奥尔菲斯表情狰狞地大叫道。
“不知道,但总之我得和他待在一块。”奈布冷冷地说,也从怀里掏出枪,指着奥尔菲斯的脑袋。
“你会比我先死的,奥尔菲斯,如果不是你太不稳定,你不会怕我们的。”
“我没错!我没错!我只是不想死而已!我不想被取代啊啊啊——!”
“砰!”
奈布立马朝身旁一滚,躲过攻击,然后抄起一节骨头甩向奥尔菲斯的手腕——他不想死但也不想对奥尔菲斯出手,廓尔喀人的军刀不应向同伴挥舞,即使这些是被灌输的记忆。
“砰!”骨头被枪打飞。
奈布皱了皱眉,奥尔菲斯毕竟是主人格,他有很大的优势,这样耗下去,他总会被消除的。然后作为为了消除他而存在的杰克,也就没有必要存在了……
“砰!”“啪!”
奥尔菲斯手上的油灯被击翻,周围又一次陷入黑暗。奈布收起枪,在黑暗间奔跑,身后传来奥尔菲斯的怒吼声。这里是他的记忆空间,所以只有他能看到这里的情况,奥尔菲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没有灯的指引找到他的。
“嗡嗡——!”
地上突然出现菲欧娜的法阵,奈布毫不迟疑地跳了进去。
第五人格游戏节,后台休息室——
艾米丽有些疑惑地看向菲欧娜:“那个,我们是见过的吧?”
“是的,艾米丽小姐请放心,吾神会恢复您与艾玛小姐的记忆的。”
“咔嚓!”
杰克打开门走了进来,俊美的脸上带着一丝愠怒:“你刚才把他带到哪儿了?”
“这是神的旨意,杰克先生,现在奥尔菲斯先生和奈布先生在记忆空间里,很快就会回来了。”菲欧娜抱着轮盘,地上是一个闪着黑光的法阵。
杰克盯着菲欧娜,突然冷笑了起来,紫罗兰色的眼睛里充斥着杀意与狰狞:“如果他没有回来,我会杀了你——你知道我有多少种方式用来结束小姐们的生命。”
“我知道,”菲欧娜紧紧闭上了眼睛,“您曾杀过吾无数次——在他被奥尔菲斯带走后。所以您应该感恩神,神给了我宝物,我才能将他救回。”
“呵……”
“现在请您稍安勿躁,他快回来了。”
“嗡嗡——!”
奈布在站到法阵上后,就回到了休息室,然后被人一把拉过,抱在了怀里。
“回来了?”杰克散去杀意,淡淡地说。
“嗯。”奈布点点头。
“那就好。”
奈布又看向菲欧娜,“奥尔菲斯还会来么?”
“不会了,”菲欧娜有些疲惫地抱了抱轮盘,“他已经迷失在记忆空间里,以后他不会再来打扰您们了。”
“这里不是奥尔菲斯创造的吗?”
“不,这是神创造的。”
“神……是谁?”奈布低喃道,在一次庄园开启后,菲欧娜就来到了庄园,一直帮着他们。她一直自称是神的旨意,但这里不是现实世界,所以神不仅存在,而且……应该也是个人格。
“我!我!我就是菲欧娜的神!”突然,身边多了一个短发女孩,她正扯着奈布的衣服兴奋地大叫。然后在接触到杰克的眼神后,畏畏缩缩地放开。
“吾神!”菲欧娜噗通一声,跪在了女孩面前,恭敬地捧上轮盘,“请给吾旨意!”
“好啦好啦,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神了!”女孩撇撇嘴,有些不高兴,“菲欧娜姐姐你先在旁边坐一下吧!”
“是!”
“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丽莎,今年10岁啦!”丽莎笑道。
“为什么你是神?”奈布淡淡地问。
“别急别急,嘛,真是,好歹我救了你那么多次……”丽莎撇撇嘴,继续说,“你应该猜到了吧?我是奥尔菲斯创造的第一个人格——那个老变态一直想要个妹妹,于是就有了我——然后呢?他创造了你们,后来又因为担心被取代想杀了你们。”
“我知道。”
丽莎突然激动起来:“对呀!可是我不想你们死啊!这里好无聊,你们死了,我该怎么办啊!我救了你们好几次——那个禁闭室就是我为了不让你们被杀掉造的,还有那个不准杀人的规则,也是我立的——后来被奥尔菲斯发现了,他把我关了起来。”
“我没办法,只好学他那样创造了祭司——也就是菲欧娜,让她来帮你们,不过因为设计的原因,我成了她的神。还有杰克你真是太讨厌了!明明菲欧娜是来帮你们的!干嘛老是杀她啊!”
奈布(冷漠):“杰克,道歉。”
杰克悠悠地吐出一段话,听起来十分没有诚意:“对不起菲欧娜小姐,您总是出现地过于突然,让我感到不安,所以在奈布被抓走后我总是克制不住杀了您,为此我感到十分抱歉!”
丽莎(生气):“喂——!”
“咔——!”
一面墙突然分裂,裂成许多碎片,消失不见,露出背后的一片漆黑,还有漆黑间站着的奥尔菲斯。
“丽莎!你是我的妹妹,你应该和我站在一起!快过来,我现在就清楚掉他们!”奥尔菲斯失控地大吼。
“我不!”丽莎躲到菲欧娜身旁。
奥尔菲斯吐出一口气,强行镇定地说:“丽莎,听话,他们会杀掉我们的。”
“不!不会的!你走开!”
奥尔菲斯脸阴了阴,走到丽莎身边,然后被菲欧娜挡住。
“砰!”
奥尔菲斯开枪杀掉菲欧娜,扯过丽莎就往外走。
“你不应该再犯与我同样的错误的,”奥尔菲斯絮絮叨叨地说,“这些人格本就不应该出现,早就该去死了!”
“你放开!你放开!呜呜呜……”丽莎突然哭了起来,“你就算把我带走……呜呜……他们也不会被消除的……呜呜……”
“奥尔菲斯……你……如果你真的那么恨他们……为什么一开始要创造他们……为什么你十年了……都没有消除掉他们呢?”
“闭嘴!”
“你不想杀掉他们!你不希望他们死!”丽莎大叫。
“闭嘴闭嘴闭嘴!”奥尔菲斯也开始大叫,“他们该死!他们必须死!”
“咔——!”
四周的环境开始破碎,艾米丽惊恐地抱住艾玛,然后被黑暗吞噬。
杰克依旧紧紧地抱着奈布,让他知道自己的存在,奈布摸了摸他的手,突然问道:“你怎么想起来的?”
“嗯?你知道?”
“都认识不知多少年了好吗?”奈布有些不耐烦地回道。
“你送了我一把军刀,还记得吗?”
“记得,上一次在庄园里送给你自宫用的。”
“呵……把廓尔喀人的荣耀送给我自宫……”杰克低低笑了起来,声音富有磁性而撩人,“真是独特的礼物。”
“滚!”
“你不怕又一次失忆么?”杰克突然很认真地问。
“再想一次罢了,”奈布搓了搓脸,无奈地说,“谁叫你那么重要呢?”
“咔——!”
地图:红教堂
求生者:空军,园丁,“慈善家”,佣兵
监管者:“杰克”
“喂喂,我说你们谁认识这个新的监管者?”克利切在队内频道里问道。
“不知道,听说技能和隐身加速有关,还能把警示灯隐去。”奈布一边跑向最近的监管者出生点,一边回复道。
“听说一直在坚持杀三放一。”
“我天这人脑子一定是有问题!”
奈布关掉频道,来到了花园,不远处,一团几乎看不到的浓雾,聚在电机旁。
“噗通——噗通——”
心跳声很好的告知了他,那团浓雾就是这局的监管者“杰克”。杰克在发现他后立马用一种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走了过来。
“刷——!”
奈布立马侧身躲过杰克的攻击,然后向最近的一块板跑去。
“呵……”莫名熟悉的,磁性的笑声突然响起,然后他就看到,那个穿着礼服,戴着白色面具的高挑男人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良久——
奈布坐在教堂内的长椅上抽烟,克利切早就皮断腿第一个上天,而艾玛和玛尔塔也已被放血而去。现在,整个地图里,只剩下他和他身旁的监管者杰克。
“喂,我说,你真的不砍我么?可以多拿20分的。”奈布将烟一拧,很随意地靠在椅背上对身旁的监管者说。
“不,这是我的风度。”杰克淡淡地笑着。
“哦,伪绅士,为什么你不对美丽的小姐们展示你的风度呢?”奈布叠起腿,轻描淡写地讽刺道。
“不管你怎么认为,我只放走强者。”
奈布看了看身旁男人的面具,突然发难,伸手抄下杰克的面具,拿在手中。
面具后俊美的脸上挂起了一丝冰冷,杰克瞟向拿着他面具的人:“怎么?您对我的面具很感兴趣么?”
“嗯,对,所以就给我吧,反正你都给了那么多个了。”
奈布抛下一句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就自顾自地起身,前往地窖。
医院——
奥尔菲斯突然从病床上坐起,他身旁的护士立马紧张了起来,但这次奥尔菲斯没有咆哮或者打人,他只是静静地坐在床上,然后拿起了他的日记本。
奥尔菲斯沉默地翻开第一面,然后死死盯住上面的文字——
[2007年7月26日
我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我需要一些人来陪伴我,于是我创造了她。她很可爱,可惜她一直在我脑袋里。]
再翻一翻——
[2008年9月17日
我做了一个名叫“奈布·萨贝达”的佣兵人格,这个强大的佣兵会保护她。我真的很喜欢和他交谈,不需要思考太多,太好了。]
还有……
最终,奥尔菲斯合上日记本,深深叹了一口气,躺了下去。
——算了吧,有他们在,我就不用感到孤单了。
与此同时,奈布回到了房间,从床底下抱出一个黑箱子打开,里面是满满一箱面具。
几个月后——
“奈布,我要去直播了。”杰克走到正在玩游戏的奈布面前,静静地站着。
奈布立马让角色躲了起来,然后扯过杰克的衣领吻了一下。
“快滚!”然后继续操纵角色。
杰克眯了眯眼,就好像被安抚了的大猫,愉悦地走向房间。
“死给。”另一边在游戏里不小心皮断腿的克利切瓦声瓦气地说。
他一旁的瑟维也瓦声瓦气地说:“克利切,你又忘了,你被死给拯救了。”
“砰!”楼上传来一阵爆炸声,裘克立马扔下手机,抄起火箭筒,怒吼着冲了上去。
“艹!又炸!瓦尔莱塔你们行不行啊!”
“抱……抱歉,我我我……我又把机器炸了……”特蕾西弱弱地道歉。
“哎呀,不要对小姑娘这么粗暴嘛~”瓦尔莱塔笑嘻嘻地用机械义腿将裘克踹了出去。
奈布撇了一眼楼上,踹了一下走神的瑟维:“专心拆机。”
“哦哦!忘了还有游戏!”
“真是……不敢想象。”玛尔塔看着一片混乱,啧啧笑着,对身旁的海伦娜说。
“嗯,现在求生者和监管者不仅住在一起,还成了基友和姬友。”海伦娜扶了扶眼镜说。
“弗雷迪呢?”
“帮厂长打官司去了。”
“……关系真好。”玛尔塔抽了抽嘴角,想当年弗雷迪还是个被监管者们两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的苦逼青年。
“说起来……这不过是如梦幻泡影般虚幻的现实,为什么我们还要沉迷呢?”海伦娜沉默了一会,突然喃喃自语起来。
玛尔塔翻了个白眼,狠狠揉了揉海伦娜的头发。
“啊!”
“文艺少女别想太多!难不成你还想和奥尔菲斯抢身体?知足吧!”
“……也对。”
突然玛尔塔觉得背后一寒,仿佛被人盯视那样,她撇了撇嘴道:“哦~你家红蝶来接你出去玩了~”
“什么叫我家的,讨厌!”
在一片嘈杂中,奈布终究还是遛断了腿,上了椅子。
在丽莎的调节和奥尔菲斯的默许下,他们离开了庄园——毕竟那里充斥着不好的回忆——在这个与现实世界极其相似的世界里同居。
其实这里什么都好,就是人太多了很吵……丽莎和奥尔菲斯有的时候还会过来“串门”,那时候又是一片鸡飞狗跳。
奈布叹了口气,开始思考要不要和杰克一起搬出去。
突然,游戏屏幕上蹦出一条邀请,奈布看了看那个“面具Jake”的呢名,耸耸肩,点击了接受。
算了,就这样吧,这样也挺好。
END

封仄:完结撒花!感谢大家的支持!我终于写完一篇完整的文啦!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又不知该bb些什么了,就说说这篇文吧——我是真的脑洞开太大了!
一开始只是一个笼统的,很小清新的日常文,大概就是杰克一直调戏奈布然后最终功德圆满的故事。然后我就在想,这个庄园是什么,游戏是什么,然后和之前一个很虐的想法(在生存困难的游戏里不能修机的奈布被各种排斥不被重视什么的……)结合到了一起,于是游戏圆满了。那段时间我在看微博上雪香大佬对游戏的分析,于是人格分裂梗get,什么庄园啊,监管者求生者啊,都有了很科学(?)的解释。再再然后看了一篇大神的文,然后又想写主播现实什么的……
综上,一篇内容紧凑,感情辣鸡的文就出来了,再加上我是在写第三章的时候才有了个大致的思路……所以……呃呵呵……
关于“黑箱子”,它是一个人最深刻的,最重要的记忆与感情,我是想表达杰佣之间的一种“我只有你”的感情……可惜好像写得都蛮牵强。
总之,这篇文就这么完结了,可能会有番外,什么蝶盲、蜘机、鹿幸、园医、欺诈组,或者是那一句话的浓缩,可能都会写,可能都不写,总之,我的番外就是传说中的“薛定谔的番外”——不确定!略略略略略~
然后,就没什么想说的了,下一篇文见!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