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杰佣)黑箱子3

食用须知:
1、每一章的篇幅很长,每一篇差不多有五六千字,但本文章节数不多,请酌情食用
2、作者是渣玩如果有bug请默念三声“作者是渣渣”然后一笑而过
3、本文清水正剧向,感情部分其实比较牵强(小声bb:谁叫我是先想到剧情,后有别的呢……)
4、奈布视角,私设很多,有伏笔且剧情比较紧凑
(PS:我终于给它取名字了,嘤嘤嘤,克制不住地越写越多啊……)

3、破坏
一周后——
裘克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研究着火箭筒上的零件,如果可以再改进一下,他能更快的抓住求生者。
“轰——!”突然后花园处传来一声巨响,然后燃起熊熊大火。
裘克立马抄起火箭筒,咆哮着冲了出去:“md,这群该死的耗子们!又来搞事!”
“什么事?”走廊里,杰克端着红茶漫不经心地问。
“还不是因为你,谁叫你赢得太多,把他们惹毛了呗!烦死了!”
“轰——!”爆炸声还在继续。
“所以是怪我太强大了么?”
“不管你怎么说,”裘克朝杰克翻了个白眼,“这事和你脱不了关系,还有,耗子们好像烧了你的玫瑰田。”说完就气冲冲地冲了出去。
杰克捏了捏茶杯柄,淡淡地笑了起来,神色透着一丝危险:“玫瑰田啊……是谁烧的呢?哦,我想是直率的的玛尔塔小姐吧,她是不会想烧了我的玫瑰后会怎样。”
“那么待会去看看吧,毕竟是来找我的,在那之前,我得先品完红茶。”
杰克猜的不错,确实是玛尔塔炸的,在她穿越过间隔双方阵营的丛林后,首先映入眼睑的便是成片的红玫瑰。
玛尔塔立马就猜到这些玫瑰的主人是谁了。
“是那个混蛋的玫瑰吧?”和她一组的威廉诡异的笑了笑。
“我敢说肯定是,那混蛋不是动不动就送我们玫瑰么?”玛尔塔直接取出包里的燃烧瓶扔了进去。
“轰——!”
随着一声巨响,玫瑰开始着火,火红的玫瑰在火里燃烧,显出一种异样的美感。
“轰——!”
玛尔塔又朝另一片玫瑰田丢了一个燃烧弹,看着烧起来的玫瑰,她觉得十分出气。之前有一局,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这个该死的混蛋不但不杀她,还帮她找到地窖送她离开,最后还送了她一枝玫瑰,这让玛尔塔感到万分耻辱。
自那以后,玛尔塔就站定了佣杰cp,坚持发刀一万年不动摇,虽然她莫名觉得会被逆cp,当然这是后话。
“突突突——!”就在这时,一个染着红色的爆炸头男人提着火箭筒冲了过来。玛尔塔和威廉迅速后退,躲开裘克的攻击。
“哟~怎么来了个跳梁小丑啊,帮你该死的同事捅屁股么!周可儿!”威廉挑衅地喊道。
带着面具的小丑看不出表情,但他确实是在狰狞地笑着:“你们居然烧了杰克的玫瑰,真是作死!赶紧滚过来让老子捶一顿,好帮你们求情!”
说完裘克立马给火箭筒装上风翼,冲向玛尔塔。玛尔塔熟练地躲开,朝天空发了一个红色的信号弹。
监管者阵地,居住别墅内——
“时间够用么?”瑟维瓦声瓦气地说。
“我我想是够的,这次库特难得给他的游记加了使用加时buff。”克利切也瓦声瓦气地回复道,“况且我们不是坑了,啊呸,拿了好几本么?够用了。”
“什么叫难得啊!一直很好用行不?”库特翻了个白眼,踹了克利切一脚。
是的,现在这三人正缩小着在监管者的别墅里奔跑着,他们的目标是——搞事情!
窗外,一个红色的信号弹在天上爆炸,瑟维叫了起来:“得快点了,玛尔塔他们已经开始行动,那边是小丑。”
“嘿嘿~只要别碰上杰克,谁能阻止咱搞事呢~”克利切贱贱地笑了起来,掉分都不能阻止他的皮。
早在一周前,他们就从海伦娜那里得知,他们与杰克之间差的不是技术是智商。
“在和杰克的对话中,我能了解到,他能在一开始找到我不是因为什么运气,而是在分析之后,判断出我大概会在那几台机附近,然后就找到了我。”海伦娜凝重地说,“所以那局我无比感谢奈布的付出,让我们在杰克手里取得了首胜。”
知情人:“咳咳!”
“后来我在翻他的资料时才知道,他还是个变态杀人犯,曾给残忍地杀害五个妓女,并将她们的器官送到警察局里去,而且一直没被抓!”
所以,虽然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但他们不是臭皮匠是皮皮虾,怎么能和高智商犯罪分子比呢?
所幸,现在杰克正在房间里悠闲地喝茶,暂时还不会知道别墅里溜进来了三只皮皮虾。
“嗖嗖——”在确定附近没人后,这三只猥琐的皮皮虾解除了缩小状态,开始乱扔杂物,不,是不知名的炸弹。
很快监管者的别墅里,变得一片混乱,这里被炸掉一点,那里被喷上不可言说的液体,空气里充斥着难以言喻的味道——好在搞事三人组都带了特蕾西出品的防毒面具。
监管者阵地通电房——
“嗯嗯,就是这样……艾玛抱歉,我没过去,只,只能你动手了……”艾玛的肩上,趴着一只小型机械傀儡,它正发出机械师特蕾西的声音。
正在拆监管者老家通电设备的艾玛擦了擦汗水,微微一笑:“特蕾西你就不用自责啦~谁叫你胆子又小,身子又弱,来了也是酱油瓶~”
“讨厌!小心我故意给你报错让电流电死你哦~”
“好了好了,别闹了 专心拆机!”跟在一旁的艾米丽无奈地看着一边拆机和一边傀儡拌嘴的艾玛,觉得自己的心一跳一跳的,跟游戏里碰到监管者似的。
“艾米丽你不用担心,”艾玛笑了笑,“我不会受伤的。”
“嗯,我相信你。”
“对了,奈布先生还好吗?”艾玛又问机械傀儡。
特蕾西哈哈大笑:“好好好,肯定好得很,为了防止他忍不住跑过来违规,你们不是把他绑起来了么?怎么,要听听他的声音么~”
“要!要要!”
远方的求生者阵地,特蕾西的工作室内,特蕾西笑嘻嘻地将手上的傀儡,递到被绑在椅子上的戴着灰绿色兜帽的男子面前说:“来~鼓励下艾玛吧,别让她失望了~”
奈布无奈地说:“你先放开我。”
“我不,玛尔塔他们好不容易才把你绑起来的,你就这么说!”
“好吧,艾玛你小心拆机,不要碰到蜘蛛,不要碰到厂长。”
“真是没有诚意……”艾玛撇撇嘴,有些不高兴的继续拆机。
“砰!”通电房的门被狠狠敲开,露出外面一脸阴沉的厂长和正在布置蛛丝的蜘蛛。
“奈布你个乌鸦嘴……”艾米丽喃喃道,然后一把扯过艾玛向深处跑去。
工作室内,特蕾西与奈布面面相觑,分分耸耸肩,然后把注意力集中到画面上来,这是特蕾西为了观察战局特地做的飞天摄影傀儡的视角。
说起来,监管者和求生者虽然一直互相仇恨并伤害着,但似乎总保持着一种默契,就是不让对方阵营输到死。这是一种微妙的平衡,是前期监管者和求生者在局外,不断去对方的阵营里破坏,以至于谁都无法安然游戏后出现的平衡。
但杰克的出现,打破了平衡,虽然他在奈布手里吃了次亏,但之后再也没有输过,让求生者们失了不少分。
所以,他们需要一场破坏,甚至是荒诞的闹剧来维持平衡。
于是奈布出来后便看到他的同伴们两眼放光的看着他,眼里带着他熟悉的兴奋和愤怒,就像是要制裁什么人似的……
“我刚从禁闭室回来,我的朋友们,”奈布头疼的说道,“我不想为了照顾你们再进一次。”
“所以这次你不用行动,跟着特蕾西在老家围观吧!”玛尔塔熟练地检查着她的信号枪,带着一丝恨意说。
然后他就被一群人围着绑了起来,美名其曰,为了他的安全考虑。
现在他正和胆小的特蕾西在工作室里观看他的同伴们搞事情。说真的,他很反感这种事,因为双方的仇恨,所以再怎么轻微的骚扰,都会演变到流血。
而只要一开始流血,就不会有终止,直到有人失控到打破规则。
玛尔塔那边还在一边和裘克周旋一边乱扔炸弹;别墅内部的搞事三人组已经被愤怒的鹿头班恩发现并追赶,不过以别墅的地形来看,班恩暂时还勾不到那三只皮皮虾;艾玛那边一边逃跑一边还不忘了随便关闭点什么,顿时监管者的别墅里一会亮一会暗,好不痛快。
远在求生者阵地的特蕾西,正慌忙地启动着飞行器上的自动导航装置。这些飞行器可以自动飞到监管者阵地里,把一众玩嗨了的求生者们安全地带回来——但她现在真的很害怕,害怕到差点被电到。
因为就在刚才,玛尔塔勉强躲过了杰克挥向她胸口的攻击,但她的左臂被杰克的指刀狠狠抓了一下,伤口很深,甚至能看得到里面的白骨,鲜血大量地喷出,染红了土地,让特蕾西无法冷静下来。
她慌乱地整理着机器,突然,她想到了房间里的另一个人——也许奈布先生能安慰我一下,她想。
然而原先椅子上的绿色身影却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堆被利刃割开的断绳。
“奈布先生——!”特蕾西惊恐地尖叫,但也无法唤回正在前往监管者阵地的奈布。
她只能强迫自己安下心,快速启动装置。
另一边,玛尔塔喘着气,一边死死盯住杰克,一边迅速地给手臂包扎。
“玛尔塔小姐,您不该烧掉我的红玫瑰的,”杰克擦拭掉指刀上的血,悠悠地说,“这样我就没办法再送你们红玫瑰了。”
“呼……呼……呸!谁稀罕你的玫瑰!”玛尔塔后退了一步,狠狠说道。
“喂,我说杰克,下手轻一点,”裘克检查着他的火箭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打个半死就好了,打死是违规的。”
杰克躲过威廉的冲撞,将他踹到树上,然后低低笑了笑:“不会的,玛尔塔小姐这么美丽,又这么爽朗帅气,我怎么舍得让她死呢?”说完他挥拳打向右方,正中玛尔塔的小腹。
“噗——!”玛尔塔喷出一口血,恨恨地盯着杰克。
“不过我很好奇,”杰克走到玛尔塔面前半蹲了下来,“怎么不见奈布先生呢?”
“呸!你猜啊!”玛尔塔吐出一口鲜血吼道。
“我猜是被你们绑起来了吧?为了防止他犯规救你们,不过——”杰克淡淡地说,然后又笑了起来,隔着面具玛尔塔看不见他的笑容,但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他的愉悦。他说——
“我想,你们是绑不住他的,在看到自己的同伴受伤,他一定会很快赶过来,哪怕牺牲自己也要救你们。”
“就比如,”杰克突然将指刀抵在玛尔塔的脖颈上,“我拿着指刀抵住你的脖子时,他也会拿着枪抵住我的脑袋。”
“放开他。”
奈布用手枪抵住杰克的后脑勺,冷冷地说,他浑身上下充斥着一种危险的气息,杰克一点都不怀疑,只要他敢再动一下,奈布会立马崩掉他的脑袋。
所以他收回了左手,但他紫罗兰色的眼睛里充斥着兴奋与欢快。
第一次,他想砍倒他,禁锢他,然后看着他死去,但他没有,他很自然地放走他,并期待着下一次的对抗;第二次,他依旧很想虐杀这个不想当猎物的猎物,但他又很自然的在他揭掉他的面具时,仔细地吻住了他,沉浸在柔软之中。
奈布·萨贝达,这个存在在他所遗忘的回忆中的人,让他一次次失常,一次次很自然地失常。
所以,现在,作为一个绅士,他本应该就此打住,然而——
他迅速挥动左手划向向玛尔塔的脖子,很自然地刺激着珍惜同伴的雇佣兵的神经。
来吧,来杀了我吧,这个无趣的庄园,我早就想离开了,杀了我,我们一起堕入深渊。
“砰!”枪响了,他还活着。
子弹擦过面具的边缘,打在进处的地上,顿时一片片面具碎片掉落下来,然后便裂纹布满整个面具。
杰克的手停在玛尔塔的脖颈处——他没有杀掉玛尔塔——然后他起身站到奈布面前,整了整礼服,低问道:“不动手杀了我么?”
“没必要。”奈布闭了闭眼,他是真觉得杀了杰克也没用,就好像他干过这种事一样,让他又无端觉得疲惫。
“那么,恭喜奈布先生,你拿到了我的面具。”杰克勾起嘴角,摘下充斥着裂痕的面具,半蹲下捧给奈布。
面具下的脸有些阴柔,却是实实在在的俊美,脸的主人正微笑着,用完美的笑容,恭敬地将战利品呈到他的面前。
奈布神情有些恍惚,不知是救下了玛尔塔感到高兴,还是沉浸在杰克的微笑里无法自拔——但总之,他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接过了面具。
别墅内——
三只被愤怒的鹿头追得十分狼狈的皮皮虾,终于看到希望的曙光,他们将剩下的炸弹丢向别墅,然后潇洒地乘上飞行器,返回求生者阵地。
通电房外——
此时外面的飞行器已经被蜘蛛缠住了一台,所以艾玛和艾米丽必须留一个人下来。
“艾玛,你快走!我留下!”艾米丽打开一台飞行器,朝艾玛大喊。我的小天使啊,你可不能受伤,我会担心的!
艾玛站在飞行器外,朝艾米丽笑了笑,一把扯过羸弱的艾米丽塞进了飞行器,关上并启动。
“艾玛!你傻吗!”艾米丽着急地在飞行器里朝大喊。
“艾米丽,你是我的天使,我不希望你受伤”艾玛喃喃自语道,“更何况这里还有我一直想见的人,所以,你先回去吧,艾米丽。”
“艾玛!”
在目送艾米丽离开后,艾玛冲身后的厂长里奥微笑,眼里带着泪光:“爸爸,你说过,女孩子一定要坚强、要友爱,所以,我现在留下来陪您。”
“爸爸,我好想你,在你走后一直是艾米丽陪着我,现在……我终于能和你好好说几句话了。”
里奥看着快哭出来的艾玛,沉默了很久。
闹剧最终以奈布被关了两个月的禁闭落幕,艾玛那天和里奥聊了些什么没人知道,但可以知道的是,艾玛不仅毫发无损地回到阵地,还格外的开心。
禁闭室——
奈布坐在一片黑暗中,用手抚摸着面具上的裂痕,摸到右边子弹留下的裂口,又摸回眼睛处的两个洞,然后不自觉的戴到脸上。
回去……把它粘一下,然后好好收起来吧。
脑海里又开始回荡起莫名的话。
——我不知道该往里面放些什么,事实上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放。
——所以我把……放进去吧,我想不到还有别的什么可以放了。
奈布皱了皱眉头,好像他的床底下确实有一个黑色的箱子,回去再打开看看吧。这个月的积分没攒够,交不了“租费”,只能受罚了……
哎……真是一群不省心的同伴啊,可比战场上的那些队友难照顾多了。
疲惫感油然而生。
几天后,求生者阵地,玛尔塔的房间里——
刚刚恢复行动力的玛尔塔正坐在床上,抱着本子奋笔疾书,表情扭曲且带着诡异的微笑。
“玛尔塔你右手刚能动,不要这么勤奋。”一旁的海伦娜喝了口奶茶,淡淡的说。
“不!现在除码字外没有任何方式能抚平我的怒火!”玛尔塔的嘴角勾了起来,恶狠狠地说。
“那现在写到哪儿了?”
“犯贱的杰克被冷酷无情的奈布丢到一堆发情的狗中间被[哗——],然后又被拎出来用道具[哗——],我还打算让杰克被其他什么东西[哗——],然后……”玛尔塔的笑容越来越扭曲诡异,最后抱住海伦娜哈哈大笑,“好……好带感啊~”
海伦娜扶扶眼镜,镇定自若地说:“那大概我们说不到一起去了,我现在吃裘杰,哦,就是小丑和杰克——我突然迷上了小丑用火箭筒爆杰克的菊花的情节。”
玛尔塔突然又颓了下来:“其实说到底,还是我的错,我不该提出去揍杰克的建议的。”
“不用这么难过,至少从那次后,杰克开始放水了。”
“咔嚓!”门被打开,一个带着面具的瘦高男子走了进来。
“杰克,就算不是你,我们也不欢迎任何监管者过来。”海伦娜看着自然而然地坐在沙发上的杰克,警惕地说。
“问个问题,同时被关禁闭的两个人,是被关在一起的吗?”杰克整了整他的新面具,淡淡的说。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去找奈布。
“不知道,这事你得问奈布,不过他出来差不多就该死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海伦娜捂住想要咆哮的玛尔塔的嘴,淡漠地说。
杰克又整了整面具,新的面具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于是他就取了下来,很认真地提议道:“海伦娜小姐您不用这么疏远我的,因为我也不希望奈布先生会离开我们。”
“但他因为你,不仅要受两次罚,还会攒不够积分而被庄园主杀掉——我想您能猜的到,他其实不怎么攒积分的,每次都是卡着月末攒够1000积分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求生欲很弱。”海伦娜冷冷地说。
“请不要推卸责任,虽然本质上确实是玛尔塔的错,但您也有责任不是吗?”
“那是自然的,当然我也有办法,还请你们收下我的歉意。”杰克勾起一丝笑容,悠悠地说着他的主意。
然后杰克愉悦地看着目瞪口呆的两个人,然后哼着小曲离开了。
两个月后,刚从禁闭室出来的奈布便被杰克找上,虽然开枪是他自愿的,但因为一些莫名的原因,他暂时不想看到杰克。
然后他就听那个虚伪的绅士,诚恳地对他说——
“让您的生命受到威胁,我十分抱歉!所以,为了表示歉意,请让我帮你赚积分吧,奈布先生~”
为什么?奈布复杂地看着杰克。
我还不想你死,除非我拖着你死。杰克低头看着奈布,眼里是说不尽的决绝。

封·解说员·仄:这里算是真实世界,里面一盘游戏差不多得一两个个小时,还要加上休息时间。也就是说,一天顶多开两到三盘,奈布没攒过积分,所以等他出来后,他的积分依旧不够交“租费”,还因为受罚没有过多精力去进行游戏,这就是海伦娜她们觉得奈布活不了的原因。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