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杰佣)黑箱子2

食用须知:
1、每一章的篇幅很长,每一篇差不多有五六千字,但本文章节数不多,请酌情食用
2、作者是渣玩如果有bug请默念三声“作者是渣渣”然后一笑而过
3、本文清水正剧向,感情部分其实比较牵强(小声bb:谁叫我是先想到剧情,后有别的呢……)
4、奈布视角,私设很多,有伏笔且剧情比较紧凑

2、吻
出游戏后,奈布舒展了一下一直紧绷的身体,来到休息室,因为这一局意外地轻松——其实是几乎什么都没做——所以,他想他还有精力再开一局。
休息室内,艾米丽正紧张地布置着床铺,医箱里放满了纱布、医用酒精一类的物品,还有兴奋剂、镇静剂什么的。
在准备好这一切后,她严肃地坐在床边,等着某个人的到来。
“艾米丽,这局奈布先生不仅没有受伤,还很轻松,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的。”另一张床上,艾玛伸了个懒腰,直起身对艾米丽说。
艾米丽一脸不放心地说:“我这不是担心嘛,谁叫某人身上那么多旧伤,稍微出点什么事就会伤口崩裂——虽然我现在并不想给他治疗,谁叫他没保护好你呢?”
“咔嚓——”门开了,奈布放下火红色的兜帽,露出他栗色的短发和一张冷冽英气的脸。
他叹了口气道:“真是抱歉,艾米丽,是我的疏忽,这局的监管者的隐身很麻烦,我总是找不到他。”
“行了吧,我都听克利切说了不知多少遍了!”艾米丽翻了个白眼,指着床铺道,“喏,上来躺着,我看看你这次伤口有没有裂开。”
奈布耸耸肩,走到床边,大大咧咧地往上一躺,用行动表明他现在很好。
虽然局内受的伤出来就会恢复,但他以前在战场上受的旧伤还是会存在,在游戏中受伤往往会牵动旧伤,这种伤在出局后是不会恢复的——更别说,如果他不小心被脾气不好的监管者给抓到,他们往往会鞭尸泄恨。
但这局他既没有受伤,更没有被鞭尸,还不怎么活动,当然好得很。
说起来,杰克真的是个奇葩,奈布一边接受艾米丽的“殷勤”检查——没办法,谁叫他没保护好她的小天使艾玛呢——一边在内心疯狂吐槽。
在欧利蒂斯庄园常驻可不是免费的,不管是监管者还是求生者,每个月都要上交1000积分的租费,交不上就要受罚,三月不交直接玩完。而且积分不是别的东西,只能在游戏中获得。
赢一局加30分,输一局扣30分,平局分数不变。对于求生者而言,只要逃脱就可以加20分,而监管者,抓到一个人就可以加20分。
这就是他们觉得杰克杀三放一是很不可思议的原因,因为扣分机制,所以在求生者越来越精,胜局逐渐增多的情况下,监管者往往会砍倒所有人,多获得一些分。
当然,同样因为扣分机制,造成了监管者与求生者之间无法调解的仇恨,求生者无比憎恨监管者对于他们的绝对性的压制,监管者也无比憎恨不听话的求生者——尤其是像他这样的,不断干扰他们狩猎的猎物。
想到这里,奈布突然无端的觉得疲惫、无趣,就好像在训练营里一直重复的训练,且没有终止。
“唔——你还真是碰到‘好人’了啊,奈布先生,”在仔细检查一番后,艾米丽带着某种莫名的兴奋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奈布扶了扶额,语气十分沉重地提醒道:“艾米丽,他是监管者,我和他之间是不可能的。”
艾米丽的表情高深莫测,她掏出一个小本子开始迅速地写写画画,顺带回了奈布一句:“我们无法调解双方的仇恨,但可以在脑内弥补遗憾,这是对美男的尊重。”
“噗!”艾玛忍笑忍得很痛苦,良心让她捂住自己带笑的脸,她不想伤害奈布如钢铁般笔直的内心。
“就是!大好的(创♂作)资源放着不用,多浪费啊!奈布,姐鼓励你多多了解‘杰克’,为了我们的创……不,为了胜利!”在沙发上小憩的玛尔塔突然兴奋起来,一个箭步揽住奈布的肩膀,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说。
奈布(满脸黑线):……
“啪!”“你们喜欢的零食来啦!”就在奈布快撑不住(腐女的)热情时,克利切拎着塑料袋冲了进来。
“啤酒,谢谢!”
“请给我们蓝莓酱和草莓酱,还有全麦面包。”
“艾玛还想吃沙拉!”
就在腐女们注意力放在食物上时,克利切凑到奈布面前,同情地说:“习惯就好,你看向我这样满脸胡茬贼眉鼠眼的小流氓,都能被她们强行和瑟维组成cp,你的话也就可想而知了,做好成为新的cp的r18本子主角的准备吧!”
奈布捂脸,无奈地说:“我知道。”
“那个,”吃着沙拉的艾玛突然兴奋起来,“我好像知道怎么对付‘杰克’了!”
“怎么办?”
“下次带上海伦娜小姐不就行了么?”艾玛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说。
其他人相视一笑,也笑了起来。
唯有奈布躺在床上,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真的可行吗……为什么我觉得……这么不安呢?不,其实是对必定的结局的不安吧?
监管者休息室——
“足迹、呼吸、指纹、表情……有太多太多的踪迹可以追寻,我只需要发现它们,抓住它们,跟着它们,就可以很轻松地找到先生们女士们的身影。然后看着惊惶与恐惧遍布他们的脸颊,在怪诞的游戏里,进行一场结局早已注定的追逐,最后将他们送上狂欢之椅,让死亡来安抚他们的不安……”
杰克端正地坐在沙发上,优雅地擦拭着他的指刀,不紧不慢地回复着来自小丑裘克对他“杀三放一”做法的质疑。
“只有绝对的强者,才能逃脱我的追捕,那么为什么我不能怜悯一下这些可怜的弱者呢?”
裘克的额角冒出一些细汗,本来下一局该他上场,他不该在局前紧张的。
“但求生者总会熟悉你的技能,然后针对性地制定对策,他们是非常狡猾的,作为前辈我必须提醒你这一点。”
“其实我不需要技能,”杰克停下擦拭缓缓抬头看着正在戴面具的小丑,“无论是雾隐还是别的技能,它们会帮我更快地追上猎物,但那样会非常无趣,如果不是时间有限,我想我不会用的。”
裘克看着白色面具后的紫罗兰色双眸,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小瞧了这个“新人”,虽然杰克现在什么都没做,甚至他浑身上下无不透露着一种来自贵族的优雅的风度,但他依旧觉得心慌。
这人——真的很恐怖。
“既然如此,那些雾是什么?为什么你的身边总会出现那些令你隐身的雾?”令求生者闻风丧胆的小丑,在这个“新人”面前做着最后的挣扎,他不信,他不信杰克的话。
“那是我的回忆,对雾都的,还有我所遗忘的,”杰克突然起身倒了一杯冰咖啡递给裘克,“下一局该你上场了,裘克先生,请不要在局前如此紧张,喝杯咖啡冷静一下吧。”
目送冷静好了的裘克进入游戏后,杰克收起指刀,不紧不慢地进入观战室。
他已经回房间休息过了,所以他现在可以看看他的前辈的游戏,熟悉求生者的逃生方式——虽然他觉得他不需要。
杰克将画面调到裘克的位置,不出意料地看到他附近如同背后灵一般的明红色身影。
在一段时间的追逐后,奈布站在已经打开大门口,神情有些恍,以前跟着小丑是最难的,在有小丑的对局中,他往往得紧绷神经以防被小丑一个转身冲刺撞到倒地,但今天……似乎有点不在状态?居然把他们四个都放跑了?
不知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事和杰克有关。

次日——
地图:圣心医院
求生者:佣兵、盲女、空军、前锋
监管者:“杰克”
虽然知道对面是谁,但奈布还是穿了那身最显眼的红色外套,现在他正坐在医院二楼的缺口处抽烟思考人生,不,对局。他们特地选择了三保一的阵容,就是为了方便海伦娜的发挥,以此来克制杰克的隐身。
但,开局没多久,海伦娜跪了。
据海伦娜说,她在开局用盲杖确定杰克的位置后,就找了个相对安全的角落修电机,但不知为什么杰克会知道她在这里,在经历一番挣扎后被砍倒在地。
然后在玛尔塔用信号枪崩了杰克,又有威廉冲刺眩晕救人后,杰克带的传送CD好了,然后海伦娜又被放上了椅子。
所以,现在他们还剩下的三个,一个脑壳痛不能修机,一个是个文盲,一个虽然可以正常修机,但因为海伦娜在椅子上所以无法专心,炸机不断,在还有四条密码未解锁的情况下,该如何赢得游戏的胜利?
哦,主啊——如果有的话——请告诉我,我们该如何面对会隐身能加速的强大监管者?
奈布把烟一拧,跳了下去,吐槽归吐槽,游戏还是得认真玩不是?
杰克现在正在海伦娜身旁守尸,不过他有把握可以把海伦娜再救下来,最后能不能逃走就看海伦娜自己了。
“嗖——!”奈布冲刺到海伦娜附近,却意外地发现杰克正在和海伦娜聊天。
“……杰克先生居然可以将只会出现在文学作品里的方式,运用到现实中,真的很厉害呢。”海伦娜非常认真的说。
“不过是看到的比较多而已。”即使离杰克还有一定距离,奈布也能感觉的到杰克正在微笑。
“可惜,我是个瞎子,连去看的资格都没有。”海伦娜无奈地笑笑,敲了敲盲杖。
“我只能通过这根盲杖来感受世界。”她说。
“那确实是不幸的,我为您感到可惜,”杰克惋惜地说,随后又话风一转,“不过,看不到也许并不是坏事,起码不用看到别人伤心,然后想尽办法来逗她开心。”
杰克取出一枝红玫瑰,插在海伦娜的口袋里:“虽然你看不到它的颜色,但希望它的芬芳可以缓解你的哀伤,海伦娜小姐。”
奈布捂脸,杰克果然是个神经病,居然和求生者聊起家常来了。
“那……杰克先生,能把你的面具给我摸摸看么?”海伦娜突然说,“我很好奇你的面容,可惜我看不到,但我想摸摸你的面具。”
看不到个鬼啊……奈布脸色抽搐,虽然海伦娜确实看不到,但凭盲杖感知对方的长相她还是做得到的,至于为什么好奇杰克的长相嘛……
说起来海伦娜居然也会写r18同人本呢,呵。
然后正在他想出来救人时,他听到杰克意味深长的话——
“那可不行啊,海伦娜小姐,我的面具已经被奈布先生预定了呢,他说过他会过来取的。”
“砰!”奈布一脚踹翻身旁的木板,冲到杰克面前,他觉得他要是再不出来救人话题一定会朝某个危险的方面发展。
“呵,你终于出来了,奈布先生。”杰克轻轻低喃道。
奈布面无表情地躲开杰克的攻击,然后迅速将还剩一丝血上天的海伦娜救了下了。
“快走!”奈布推开海伦娜,然后用身体堵住杰克。
“噗嗤——!”奈布的右肩被狠狠挠了一下,进入受伤状态。
强行扛了一刀的奈布紧跟上海伦娜,以保护海伦娜不会再受到攻击。
翻窗,砸板,反复……但这只能拖延很短的一段时间,因为他们根本跑不过隐身后的杰克。
“噗通——噗通——”心跳声逐渐靠近,很快杰克就能到他身后将他砍倒,然后绕过他,攻击海伦娜。
他可以走的,护腕还能用,所以他现在就走不行吗?不行,这样不行,他是强大的廓尔喀佣兵,他不能让同伴受伤。
于是奈布转身冲向已经隐身的杰克,捏紧拳头打向头部,却又在触碰到面具时停了下来。此时杰克不知为什么解除了隐身,低头看着看起来像在触摸他面具的奈布。
奈布看着纯白的面具,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手在碰到面具后立马转了个方向揭下面具。
然后他就被杰克吻住了。
奈布:!!!
周围诡异地安静下来,他似乎看到玛尔塔的军装,又听到威廉冲刺戛然而止的声音,最后连海伦娜敲盲杖的声音都消失了。
只剩下他们接吻时的呜咽声。
在缓过神,意识到自己大概再也无法摆脱成为r18同人本主角命运之后,奈布心一横,转头朝他依旧目瞪口呆的同伴们大喊:“还不快走!!!”
然后本着一种大无畏的牺牲精神,扯过杰克的衣领,摁住头继续吻下去。
“奈布我们会记住你的牺牲的!”威廉回过神,不嫌事多地朝奈布喊了一句,抱球而去。
玛尔塔和海伦娜强行忍住继续观看的冲动,发出“fufufu”的笑声,向远处跑去。
杰克似乎也为他的行为感到惊讶,竟没了下一个动作。在被奈布摁着强吻了好一会,杰克突然弯下腰,右手捧住他的脸,左手摁住他的头,加深了这个吻。指刀正好擦过他与杰克的脑袋,将两人裹在一起,在空无一人的废墟里感受着对方的温度。
突然杰克放下右手,扯回他的面具起身重新戴了回去。然后取出一条手帕擦了擦面具下的嘴唇调笑道:“很遗憾,奈布先生,你这次没有拿到我的面具,请再接再厉。”
奈布红着脸迅速擦干嘴角的口水,咬牙切齿地盯着杰克。
“不过我可以将这条手帕送给你,这样下次你就不用弄湿手套了。”面具下的紫罗兰色眼睛愉悦地眯了起来,含着笑意的撩人的嗓音如是对他说着。
奈布面无表情地接过手帕,然后狠狠摔在地上,咆哮道:“去你的手帕!你以为我还会用得到吗!特么你之前在干什么啊啊啊!”
“吻你,”杰克眨眨眼,弯腰捡起手帕有些失落地说,“你这样我会很伤心的,奈布先生,毕竟我还放走了你的三个同伴。”
“噢,现在我得去找他们了,你已经成功把我拖住很长时间了,我得在海伦娜小姐破译完最后三条密码之前找到他们。”
说完杰克整了整衣领,准备使用传送——虽然他更乐意走过去,但他怕他再不走又要被奈布拖住了,因为他发现他居然很喜欢和奈布接吻。
“等等!”奈布突然叫住了杰克,神色有些危险,“如果你现在传送过去,你有把握抓住他们么?”
“怎么,你还想继续拖住我么?”杰克低低笑了笑,笑得十分暧昧。
“是,”奈布缓缓走到杰克面前,然后一个膝顶顶在杰克腹部将他放倒在地,“不过让你失望了,是另一种方式。”
奈布表情狰狞地着看着倒在地上的杰克,随后像失去控制的傀儡,瘫倒在地。
杰克皱着眉头揉了揉腹部,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奈布毕竟是雇佣兵出身,哪怕这一膝顶没有让杰克昏迷,他也不可能拖着受伤的身体追上其他求生者了。
但是,在游戏里攻击监管者是违规的,下场就是立即倒地,无法动弹也无法说话更不能逃脱,并在离开游戏后被关一周的禁闭。杰克叹了口气,缓缓起身挪到奈布身边并将他抱在怀里,悠悠道:“你应该知道攻击我的结果的,需要我帮你复习一下规则么?”
奈布翻了个白眼,向杰克表明他不是第一次这么干。
杰克揉了揉奈布兜帽下栗色的头发,淡淡地说:“不过,真没想到你能为同伴做到这种地步,真的是……太有趣了。”
杰克低头看着无法动弹的奈布,他的表情固定在倒下时的狰狞,却意外挑起杰克征服他的欲望。杰克细细打量着奈布的眉目、鼻梁、脸颊,最后落在他淡色的薄唇上。
奈布闭上眼,他不想看到刚刚和他基情热吻某人而已。然后他感觉自己被杰克搂在怀里,被他肆意地亲吻着。
奈布:……啧,该死的伪绅士。
禁闭室——
所谓禁闭室,其实就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黑色空间,被关在这里的人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只能一个人孤寂地与自己聊天,或者听着自己被寂静放到无限大的心跳声。
奈布在来到这里后就随意地躺下了,值得庆幸的是,在被关禁闭时不吃东西是不会死的,所以他打算好好睡一会,这几天他不用和监管者纠缠,倒是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因为自身的原因,奈布不得不担当起遛鬼的角色,但总会有那么几次失手,所以攻击监管者成了他最后的手段。
所以他对这里很熟悉,虽然这里没什么好熟悉的。
以前怎么熬过去的,那么现在就怎么熬过去,只是这一次,似乎有什么不同了。
奈布无意识地摸摸自己的唇,似乎上面还留着杰克的温度,他听着熟悉的心跳声渐渐昏沉。
“噗通——噗通——”
“你这是在为我而心动么?”
“不,那只是靠近监管者的正常反应。”
“真的吗,呵……”
突然脑海里闪过莫名的一句话——我在床下放了一个黑色的箱子,里面放着所有我想知道的东西。

封仄:不要问我为什么他们刚见面第二天就亲上了,不要问,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也不要问为什么艾米丽她们一局以后就给他们强行拉郎,不知道,真的!略略略略略~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