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弃号勿关)

封仄:我永远在这里守望你们。

(杰佣)黑箱子1

食用须知:
1、每一章的篇幅很长,每一篇差不多有五六千字,但本文章节数不多,请酌情食用
2、作者是渣玩如果有bug请默念三声“作者是渣渣”然后一笑而过
3、本文清水正剧向,感情部分其实比较牵强(小声bb:谁叫我是先想到剧情,后有别的呢……)
4、奈布视角,私设很多,有伏笔且剧情比较紧凑

1、“杰克”
地图:红教堂
求生者:园丁,“慈善家”,空军,佣兵
监管者:“杰克”
“嘿嘿,这局的监管者你们谁见过?”局内界面,求生者频道中标注着“慈善家”的求生者发来一条消息。
奈布一边看着局内界面上的信息一边跑向最近的监管者出生点回复道:“听瑟维说,技能和隐身加速有关,好像还能隐去警示灯的红光。”
“开玩笑呢!怎么可能连监管者标志性的闪瞎你双眼警示灯都隐去!”克利切立马回复道。
“据说还喜欢杀三放一。”
“他疯了不要全胜的20分了!”
“专心修机,等看到再说,克利切记得报箱子点。”身为空军的玛尔塔回复道。
报箱子点,就是将地图上已经打开的,有有用的东西的箱子的位置报出来,这个工作很适合动不动就喜欢翻箱倒柜的克利切,当然和他同局的人也非常受益。
此时奈布已经跑到第一个出生点,并且不意外地在这附近发现了地下室,他将位置发到频道里,又专门发消息给艾玛道:“艾玛这局先别拆椅子,快点破译,瑟维说和‘杰克’对局不能拖后期。”
“好的,奈布先生。”
在得到艾玛的肯定回复后,奈布转向另一个监管者出生点。
奈布有很严重的战争后遗症,这个后遗症让他无法长时间听密码机的声音,时间一久就会头疼到动弹不得,所以在局内时,他往往会主动找到监管者然后死死跟着,为同伴报点。
如果监管者追他,那么就遛到门开,如果不是,跟到门开。他有这个自信。
这也是奈布生存的途径,毕竟监管者都被他遛精了,他们不愿意浪费时间在一个追不到又不会拆机的人身上。
不过,也许这局可以试试能不能遛他个三台机,奈布想,虽然瑟维说,“杰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失败过,不过刚来的监管者还没经历过被他遛一整局的绝望,应该是能拉到仇恨的。
关于“杰克”的技能,奈布也不相信“杰克”能隐去所有红光,肯定只是隐去一部分光。
突然他看到花园里的一台电机旁有一团很奇怪的浓雾,浓雾所在的位置很微妙,如果不是奈布眼尖的话,他甚至会以为那是地图上的雾。
不过……那会是什么呢?
奈布小心翼翼地靠近浓雾。
“噗通——噗通——”在他靠近浓雾时,一阵一阵的心跳声从自身传来,连带着他的心情也兴奋起来。
居然是“杰克”?
奈布给其他人报了个点,然后跑到浓雾附近警惕地盯着。大概浓雾里的人也在看着他,奈布突然觉得浑身不自在,就好像被什么盯上了一样。
然后雾团开始动了,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来到他面前。
“刷——!”
奈布条件反射往后一躲,才堪堪躲过这一击,这时,雾中的人显出了身形——那是一个穿着礼服戴着纯白面具的瘦高男人,透过面具,可以比较清晰地看到男人呈紫罗兰色的双眸。
奈布神色一凝,立马转身向最近的板旁跑去,却看到男人立在原地,并没有追上来。
“呵……”男人突然笑了一声,转身离开。
奈布:?
不久后,奈布回到花园,坐在椅子上给同伴发消息。本来他是跟着男人的,但男人隐身后很快就把他给甩掉了,在本来就弥漫着淡淡烟雾的地图上,要靠仅有的一点点心跳声来判断男人的去向,他觉得还是抽根烟冷静一下比较好。
更别说,为了吸引监管者的注意,他故意穿了最显眼的明艳红外套。现在不是他找到“杰克”然后粘着报点,而是“杰克”远远看到他,然后邪魅一笑转身找别人去了。
不知为什么,奈布突然有种始乱终弃的感觉。
在好不容易靠着心跳声又一次找到那团浓雾,又又一次眼睁睁地看着浓雾向远方飘去,奈布只好放弃找人,找了台电机随便修,炸机声连绵不断。
不过此时,已经有两台电机修好了。
“滴!”“园丁已受伤”突然局内界面弹出这样一条消息。然后求生者频道里出现了一条来自艾玛的语音。
“呀!好可怕!真的什么都看不到啊!”艾玛的声音显得非常慌张,“不过,那个监管者在砍了我一刀后出现了,看来攻击真的能让他破隐啊!”
“砰!”
“在哪!报点!”奈布连忙喊道。
艾玛连忙发了一条“监管者在我附近”的消息给奈布报点,她发完快捷消息后,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男人的位置,然后倒吸一口凉气,因为男人的身旁开始出现淡淡的雾,身影已经开始消失。
这……这么快!
“砰!”就在艾玛快被砍到的时候,一声枪声响起,艾玛一看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翻出信号枪的克利切。
“艾玛快走,我来牵制他!”
“……你确定?”艾玛表示她对这只皮皮虾很不放心。
奈布在快赶到到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声熟悉的声音——
“看板!”“砰!”“去吧手电筒!哎呀!转身了!”“哦哦哦!好快啊!做男人不能这么‘快’……啊啊啊!好痛啊!”
“滴!”“‘慈善家’已受伤”
奈布叹了口气,连忙冲刺现场,正好看到残血也不忘了皮的克利切,一个蛇皮走位躲过攻击,然后跑到板后猥琐地笑着准备放板砸人。
然后很荣幸地皮断了腿。
听着不远处克利切凄厉的惨叫声,奈布扶了扶额,他现在就想转身离开,哪怕克利切被放血放死也不想救了。
“救救救命啊!”奈布回过神,只见男人哼着小曲提着克利切的领子提到不远处没被拆掉的椅子上绑好,然后干脆利落地转身去追艾玛了。
不守尸,那好吧……奈布扯了扯他的红色兜帽沿,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他跑到狂欢之椅跟前迅速将人救下,然后将人摁在原地治疗。
因为自信自己的遛鬼技术,又要照顾很可能皮断腿的队友,所以他总是带着治疗方面的天赋,所以治疗速度十分很可观,尤其是在刚救下人的时候。
“奈,奈布,快走!他回来了!”克利切突然尖叫道。
“待会和我一块跑,往狭隘的地形跑,我可以堵他的走位,到时候快跑!”奈布面无表情地继续治疗,即使他已经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还有男人的歌声。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一面墙后走出一个浅棕色的身影,玛尔塔迅速对准开枪,随后翻板离去。
“砰!”
男人歪了歪脑袋,被强制眩晕了过去,就在这时奈布治疗好了克利切,迅速将护腕拆下丢给他,然后径直跑向玛尔塔刚在的区域。
“咦,你不是佣兵么?怎么带着医生用的天赋?”这时,男人说出了自开局以来的第一句话。男人的声音很有磁性很撩人,如果是艾玛的话指不定就愣住了,但可惜他不是。
奈布露出一个扭曲的微笑咆哮道:“还不是为了照顾那只皮皮虾!”

“嗖!”奈布迅速地翻过板子,正打算拉一把克利切时,却突然看到克利切向远方跑去。
“克利切,别皮了!回来!”奈布连忙喊道。
克利切翻了个板子,边跑边喊道:“该走的是你们,老子看准了,这混蛋早就摸清我们的套路了,所以赶紧都滚去拆机啊啊!老子拖住他!啊!”
“滴!”“‘慈善家’已受伤”
“滴!”“还剩两条密码未破解”
看来现在不拆机子是不行了。奈布咬咬牙,跑到最近的教堂内的密码机解密码。
“咔哒咔哒……”密码机的声音一阵接一阵,让他头疼欲裂,眼前不住地闪过战场上的种种混乱,炮火、尸首、血……
奈布不得不慢下来,以保证基本的准确率,现在可不能炸机了,炸一次就是好几秒,必须得趁着克利切拖住“杰克”的时候开完最后两台机台机,此时艾玛已经被治疗好了,看来她现在和玛尔塔在一起……
“滴!”“‘慈善家’已倒地”
“啊啊啊啊啊!奈布你不是骗鬼吧!那混蛋隐身后真的能看见雾么!”
“砰!”奈布炸机了。
“卧槽!我看到雾了,好快!艾玛、玛尔塔小心啊!”克利切在被送上椅子后又发了一条语音。
“奈布你们专心破译,不要管我,啊啊啊~怎么又是我第一个上天啊!”
“还不是你太皮了!”艾玛忍不住吐槽道。
看来艾玛她们还算安全,奈布稍松了口气,继续拆机。
“滴!”“园丁已倒地”
“砰!”奈布又一次炸机了。
这时候,倒在地上的艾玛发来一条语音,语气很弱很不好意思:“那个……他带了闪现和欧皇斩……”
三分钟后——
奈布坐在教堂内的长椅上,翘着二郎腿,颓然的往后一靠,现在他真的想抽根烟冷静下,于是他真的这么做了。
任何东西都可以带进游戏里,只要不影响游戏的正常运行,别说烟和打火机了,坦克都能开进来。
现在克利切已经上天,不知道是不是忌惮他的治疗速度还是周围没有椅子了,艾玛被砍倒后被扔在原地放血,现在除他外,还剩已经被砍了一刀的玛尔塔在奋力地苟着。
“艾玛,你可以自愈么?”奈布一遍抽着烟一边给艾玛发了个语音,语气十分疲惫。
“可以是可以,”艾玛的语气也十分疲惫而且沮丧,“可是我找不到你说的那团雾,时间也来不及了。那个奈布,你现在要不去修机?”
“呼——!”奈布吐出一口烟,回复道,“艾玛,还有两条密码未破解,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艾玛(沮丧):“对不起,我又忘了你修不了机……”
“滴!”“空军已倒地”
“艹,隔板刀,这真的是新来的么?!”空军的声音充满着不可思议和悲愤,“姐都多少年没被隔板刀砍过了!”
好了,现在只剩他还活蹦乱跳地待在这了。按照一般套路,他现在应该去找地窖,起码可以少扣20分。
不过,他还是打算抽完烟再说。
“噗通——噗通——”心跳声逐渐增强,奈布一脸了然地继续抽烟,然后他看到身旁多了团浓雾。
“如果要砍我的话麻烦速度,时间久了玛尔塔会急的。”奈布淡淡地说。
“不会的,”浓雾突然散去,显出里面的人来,透过面具可以看到男人紫罗兰色的眼睛正细细打量着教堂的摆设,“我将她放到了艾玛小姐的身旁,在剩下的时间里,她们可以好好聊聊天——我不会让美丽的小姐们无聊的。”
奈布瞥了一眼坐在他身边的监管者:“那你找我干什么?”
“你很厉害,也很有意思,”男人不紧不慢地说,“如果不是为了避开你,这局游戏可以结束的更早。”
“所以呢?”
“我决定这局放你走。”
“虚伪!”奈布冷笑一声,继续抽烟。
“这只是一个绅士该做的而已。”
“哦,伪绅士!你怎么不放走美丽的小姐呢?”奈布掐掉烟,直起身子准备离开,教堂内尚未解开的密码机的声音让他十分烦躁。
“随便你怎么说,”男人也站起来,悠悠地说,“我只放走强者。”
“呵,再强还不是被你遛得团团转。”
此时长时间倒地的艾玛已经出局,还剩一个被放到半血的玛尔塔还在场上,奈布无奈地耸耸肩,看来“杰克”是真不打算砍他了,如果他不倒地,他们是无法投降的。
“奈布,你有看到那个混蛋么?”这时玛尔塔发来一条语音。
“有,他就在我身边,而且还打算放我走。”
“看来瑟维说他‘杀三放一’是真的了?”玛尔塔突然起了兴趣,戏谑道,“噢~那你还真是‘杰克’先生的幸运儿啊~”
奈布扶额,大多数时候他都无法理解女性的某些爱好:“……别开玩笑了,又不是只放过我一个,按你这么说,瑟维也是。”
“不,他不是,因为颜值不匹配。”玛尔塔认真地说。
奈布:“……瑟维会伤心的。”
“啊,奈布啊,我先走了,这局我们都大意了,回见。”玛尔塔看着放血进度条,发出了最后一条语音,然后离去。
此时奈布也找到了地窖,他坐在地窖边很认真的向擦拭着指刀的男人建议道:“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要是倒了你能多拿20分。”
男人停下手上的动作,弯腰看着他说:“原来你这么想死?不过,这是你的事,你真的很有意思,我可不希望你死。我很期待你下一次可以拖住我,那会让我觉得更有意思的。”
奈布盯着男人白色的面具,大概是男人说得很正式,他似乎能感觉到男人面具下认真的表情,让他很是好奇。
于是他迅速起身去摘男人的面具,然后被擒住。
“最后问个问题,”奈布一点也不意外地说,“你叫什么?”
“杰克。”
“不是问你职业。”
“我的名字就是杰克”杰克松开手,悠悠地说,“你该走了,再会。”
“再会,还有我挺喜欢你的面具的,下次见面就送我吧。”
奈布转身跳下窖井,游戏结束,监管者胜利。
杰克回到房间摘下自己的面具仔细玩弄着,突然他低笑了起来,紫罗兰色的眼睛里充斥着玩味的笑意。
“那就努力来取走吧。”
“奈布·萨贝达对吗?真是个有意思的猎物。”

封.辣鸡渣玩·仄:炸机小王子奈布,啊哈哈……私设很多,有bug请一定要一笑而过,毕竟我是个渣玩……嘻嘻……

评论(9)

热度(55)